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当代散文的十五种话题(1-4…  

2008-05-21 16: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当代散文的十五种话题

王剑冰

1、十七年的散文

 当代散文传统的说法主要是包含着两部分,一部分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十七年的散文,另一部分是一九七七年以后的散文,文革十年间就不再多说了。

十七年的散文的先期,也就是五十年代初,散文的写作主要是以通讯、特写为主,真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及新中国建设浪潮的成为主流作品。因而通讯、特写的写作能够很快发展为报告文学,真正意义上的散文却没有形成大势。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当是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直到十年以后,散文才渐渐变得纯正起来,而所谓具有深远影响的散文三大家杨朔(代表作品是《雪浪花》、《茶花赋》),刘白羽(代表作品是《长江三日》、《红玛瑙》),秦牧(代表作品是《花城》、《土地》)也几乎在同一时期出现。

三大家不仅在创作上有所建树,理论上也有自己的说词。杨朔说过,“我在写每篇文章时,总是拿着当诗一样写。我向来爱诗,特别是那些久经岁月磨练的古典诗章。这些诗差不多每篇都有自己新鲜的意境、 思想、情感、耐人寻味,而结构的严密,选词用字的精练,也不容忽视。”杨朔所追求的诗性的写作,实际上是一种唯美的写作,这在当时是一种很新鲜的理论,它支持了艺术散文的发展发向,对原本已成气候的通讯、特写和报告文学样的散文是一种反叛。也正因为如此,杨朔的散文成为激活散文界的“东风第一枝”,也成为一种众人效仿的模式。尽管这种模式被后来者所批评。在当时,刘白羽的散文创作观念同杨朔是一致的:“我觉得散文最主要的是美,诗意,意境。”

在这一阶段,冰心、徐迟等也都有散文创作的理论,但最有研究性又最有指导性的当属秦牧。秦牧不仅在创作上显得更加视野开阔、活泛自如,理论上也更兼和联广。他的某些观念,今天看来都不算过时。比如秦牧说:“这个领域是海阔天空的,不属于其他文学体裁,而又具有文学味道的一切篇幅较短小的文章都属于散文的范围。它也许是文艺性的政治、社会论文,和“社会科学”隔壁居住,然而一墙之隔,使这些“杂文”仍然是文学的子女。它或者是个人抒情气氛很强烈的东西,和“诗歌”隔壁居住,然而一墙之隔,使这些抒情文和它的堂妹妹那叫做“诗歌”的性格嗓门,仍然大有分别。它或者是包含着一个故事,和“短篇小说”隔壁居住,然而这“小品文”的声音笑貌,又和他的堂兄弟大有不同。它也许如实记事,也许夹叙夹议,也许气势万千,也许三言两语……样子虽然很多,它们却都属于“散文”这个家族。

那些最好的散文,有的使人想起了银光闪闪的匕首,有的使人想起了余音袅袅的洞箫,有的像明净无尘的水晶,有的像色彩鲜明的玛瑙……一切的散文形式都应该提倡,各种形式都应该尽量具有丰富多彩的内容。除了先进的思想是长期具有生命力的东西外,内容和形式的老套、单调,任何时候都是文学创作中心须避免的毛病。”

正是有了这样的一群散文家的引领,才有了六十年代初期的第二次散文浪潮的创作成就。这是值得记忆的一段散文的历史,没有这一段记忆,十七年加之文革十年就几乎是一片空白了。每个人都不是在真空里生活,都会打上时代的烙印,不管是思想上、生活上还是写作上。我们的作家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子,并将艺术写作作为散文的主要创作理念,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因而,在总结当代散文时,这一个时期的创作是不能绕过也不能全盘否定的。

 

2、新时期散文的复苏与发展

 

新时期有几个散文家是有大贡献的,首先是巴金,他在一九七八年写出的《随想录》以及依次完成的《探索集》、《真话集》、《病中集》、《无题集》成为新世纪散文开端的重要的里程碑。巴金在血泪的凝结中痛悼反思,呼唤人性,升华思想。从而引发了一场写真实、说真话的散文革命。假大空的所谓散文没有了市场,让散文一下子就找准了位置,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复苏。这种复苏还不是回复到十七年的散文上,而是一下子归位到了五四时期的创作上去。

随之便是真情真性的、表现内心世界的写作风潮。像张洁的《哭小弟》、《拣麦穗》,杨绛的《干校六记》、贾平凹的《爱的踪迹》、叶梦的《羞女山》、唐敏的《女孩子的花》、苏叶的《总是难忘》、史铁生的《我与地坛》等。散文在这一时期真正有了大的影响力,有了大的队伍,有了广大的读者。并且也坚实地确立了散文在当代文学的地位。以致后来有些文学门类的主力慢慢转向,主打散文创作。

恰恰在新时期十年之后,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引发了散文的又一场革命。

有了十余年的创作实践和探索,似乎总觉得不太过瘾,有些缺失,是什么,又一时整不明白。这种困惑和向往应当说是散文界整体的。结果等来的就是《文化苦旅》。就是那种大气魄、大胸怀、大视野的冲击,就是那种融合着历史、文化、思想的感召力,就是那种闪耀着灵动才华及有张力、哲理和新鲜感的语言魅力。余秋雨许一开始并不是十分自觉地将《文化苦旅》当成专业散文的写作,但是它却被散文界狂喜地接受了。

尽管散文界至今仍有这样那样的说词,但余秋雨对当代散文史的贡献是不可抹杀的。

《文化苦旅》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散文又有了一次历史性的发展。“文化散文”、“大散文”使散文又有了更多的可尝试性和可突破性。正是有了这一点,使得散文更有了看头,有了更为广泛的读者。也正是有了这一点,小说界、诗歌界、理论界、教育界、美术界、演艺界甚至政界的一些人物都向散文界靠拢。比之前十年更为火热,这种火热不单单只是做个票友了事,而是真正想要成为散文舞台上的角色。这中间有一大群代表人物:季羡林、林非、卞毓方、李存葆、雷达、梁衡、王充闾、铁凝、周涛、李国文、吴冠中等。散文的意义显现也就越来越强了。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意义呢?不用说,读者也清楚。

散文书籍发行越来越火,报纸副刊大多以散文随笔支撑,即使是当前刊物发行量很大的《读者》,多数文章也是散文的形式。人们在散文中所得到的历史、文化知识以及生活理念、处世态度、内心情感,是一种直接的吸收和碰撞。

 

3、个性化写作

 

新时期文学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散文本体的变革又有了新的进展。即散文创作的空间更加拓展,更加趋于自由和“自我”,个性化的东西更加明朗。

这个阶段突出的代表应该是苇岸和刘亮程。苇岸一开始就是一个自觉的写作者,从不遵循旧有的体制,不去图解政治与思想,完全是一种平静的心态看待周围的一切。世事纷争、喧嚷、苦闷与彷徨走不到他的散文中去。他的生活和创作理念同梭罗相似,“在我的阅读、写作面对的墙上,挂着两幅肖像,他们是列夫·托尔斯泰和亨利·戴维·梭罗。由于他们的著作,我建立了我的信仰。我对我的朋友说,我是生活在托尔斯泰和梭罗的‘阴影’中的人。”因而苇岸极为推崇《瓦尔登湖》。他的《大地上的事情》也就有了瓦尔登湖的影子。自然、纯净、细腻、慈善构成了这本书的主要特点。苇岸的作品不多,却对散文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刘亮程也是追求理想主义写作的作家。由于他的诗人特质,他的散文也就更具有感染性,使人往往沉浸其中,为一场风、一个人、一条狗、一片花而动情。他的《一个人的村庄》是中国整个农村的艺术缩影,充满了质朴和沉重的美感。刘亮程以一把铁锨在自己生活的土地上长期而坚定地挖掘着,他的写作与他的成名相差了读一个小学的时段。

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有冯秋子、王开岭、马莉、杜丽、周晓枫、庞培、止庵、江堤、谭延桐等。到了新世纪初,又有了一些新的面孔,如沉河、黑陶、洁尘、蒋浩、雷平阳等。他们的写作更加个性,或者说更加随意。他们或是在语言上带有诗意的精简和朦胧,或是在叙述上另辟蹊径,或是在述写对象上独有视角。但不管从哪方面看,都能看出这些作者的另类之处。

点示这些,完全是为了说明,当代散文是向前的、变化的,永远有着新的东西在前面等待着我们,文学同样和其他学科一样,是在不断地发展的。

 

 

4、台港澳散文

 

相对大陆来说,台港澳散文所走的弯路要少一些。散文创作多是五四时期的传承。

台湾的散文,先有林语堂、梁实秋、谢冰莹、台静农等,他们将一代文风带至台湾,直接引导着整个海岛的散文创作,以至出现了一大批具有广泛影响的作家,如叶维廉、王鼎钧、李敖、郭枫、张秀亚、琦君、罗兰、席慕蓉,他们的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仅在台湾叫响,而且影响到香港和东南亚的散文创作,改革开放后,又受到了大陆读者的欢迎。

台湾的散文创作也分几个阶段,五十年代,一大批文人学士背井离乡,难免会有离愁别绪。于是产生了不少哀婉凄绝的乡愁散文。这些散文多是怀念骨肉亲情、回忆家园旧事,可谓真情涌现、感人至深。六七十年代,台湾经济开始复苏,社会生活发生很大变化,散文家的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这一时期散文的风格多样,作家也广泛涌现。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台湾政体、经济发生的更大的变化,也随着两岸关系的改善,散文写作出现了更为广阔的空间。越来越多的人到内地参观、省亲,怀想变成了现实,也就出现了描写祖国河山、家乡变化、亲情友情的作品。两岸文学的交流,也促进了台湾散文的发展,比如余秋雨的散文就在台湾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而台湾梁实秋、三毛、余光中等人的作品也在内地热销。

台湾只是一个省,但出现的散文作家之多,影响之大。实在是应当值得研究的。在这些作家中,我仍然以为,余光中、三毛、龙应台是后来新的散文理论和散文实践的引导者。他们的作品个性鲜明,语言独特,且在理论上具有号召力。

新生代中的简女贞  ,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作家,她的作品总在安静、秀雅中透着一种大气。这也由此而想到台湾的女作家,他们是一个集团的群像。“散文盛行于台湾,而且由女作家来撑场面,实在是台湾文坛上的一大胜景。”(余光中语)

相对台湾,香港的散文创作稍逊一些,但由于香港报业发达,专栏文字的需用量也就大,因此就造就出一大批专栏作家,且大部分是散文家。如吴其敏、舒巷城、李辉英、夏果、小思、梁锡华、陶然、白洛等。香港的作家作品可谓无所不包,手法也多变,没有框栏。

澳门的散文比之台湾和香港,就要相差一截了。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原由,地域小、人口少是一个原因,但也不能算主要的原因。台湾、香港及内地的创作对其构成的影响很小,创作上理论的引导也不够,大多写散文的都有自己的一摊子事物,忙里偷闲地出来一些报刊编辑型的作家,自然是小打小闹。尽管如此,我们仍能指数一些人物,李成俊、鲁茂、李鹏翥、陶里、林惠、徐敏、林中英等。统观台港澳散文创作,尽管没有内地散文那样走了不少弯路,但也不像内地的作家有那么多的经历和反思,散文的变革就来得慢,作品在深度和广度上也就不比内地作家,这也是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所以能在台湾热销的原因。

提倡发扬五四文学传统,发扬不是沿袭,也不是只到“回复”,而是为了更好地向前发展,不管是内地的散文创作,还是台港澳的散文创作。

            (此文是为北师大现当代文学研究生开设的讲座题纲)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