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当代散文的十五种话题(5-8…  

2008-05-21 16: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当代散文的十五种话题

5、长散文和短散文

 从五四以来直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散文的篇幅应当说长的是不多的,似乎长了就跑出了散文的范畴,成了另一种文体。散文的话语也就总是在一定的字数内框着,意思肯定能表达完,表达不完的,就会另加题目,在之下面,给人的感觉还是散文的样子。即使有一些长文,也并不为理论界所重视。

时间到了八十年代末,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被散文界接受和认可,长散文之风就越刮越猛了。长的散文,确实能涵盖很多东西,能有更多的表达,甚至能将报告文学和小说的东西容纳进去,将演讲报告的东西容纳进去,这也是为什么大批小说家、报告文学作家、理论家加入散文的原因。

容量的扩大,所叙述的事件、描画的人物、表达的思想必然具体而深厚,层面也相对多起来。作家在写的时候,有一吐为快、一泻千里的感觉,读者读起来,也会有一种过瘾的感觉,能够品嚼出相通的东西。当然这是指成功的长散文而言的,对于那些拉杂冗长的文章,则是散文的败笔,既不能让人产生共鸣,也不可能让人卒读。

话又说回来,并不是能写长文章才是散文高手,才是满腹经纶的大家学者。精短美文的制作不比长散文容易。近百年来留入史册的、选进教科书的还是以精短美文居多。这也像小说一样,长篇易写,短篇难工。长的东西,往往可以隐藏些粗糙,短的就不行了,你必须精打细磨,不得有一点暇疵。模特大赛,要选出更好的,光看一身长袍不行,还必须看看穿泳装的效果。而往往有些人在这时败下阵来。这也就是艺术的残酷、真实的残酷。

我们看秦牧在一九五九年说过的一段话:“散文一般篇幅较短,篇幅短,写起来虽然有它方便的地方,但要写得短而又好,又不可避免有它的独特的要求。一座大山上有小堆的乱石,时常无损于大山的壮观。但如果一个小园中有一堆乱石,就很容易破坏园林之美。同样道理,短小的文章特别需要写得简洁和优美,任何的败笔冗笔在篇幅短小的文章中,时常显得格外刺眼和难于掩饰。”这样的观点于今天仍然有说服力。

在经历了一段大散文热潮之后,精短散文的呼声又高起来。这是时代的需要,生活的需要,也是欣赏趣味的需要。这就好像服装的变换一样,得不断地有新鲜感。

对散文的要求越高,散文就越不好写了,尤其是精短散文。

 

6、散文诗与散文

 

有人说散文诗应该属于诗的范畴,也有主张说散文诗应当归入散文,这样的争论的结果是一直没有定论。

没有定论便使得散文诗自己独立起来。尴尬是很多种的评奖将其搁置起来,很多关于诗的研讨、诗的书籍,散文的研讨、散文的书籍也将其侧过了。尽管说散文诗可能并不在乎,但这对于散文诗的发展确乎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我以为,散文诗既然和“散文”与“诗”联在了一起,那么说它属于诗也好,归入散文也行,它进入哪个队伍都应当受到欢迎。

散文诗,应当是一种有着诗的内在的韵律,又像散文那样自由活泛的文体。而最主要的是这种文体都不须长,它是极精短的、纯粹的,表达的东西往往是单纯的。如果它的诗性很明显,或者叙说的篇幅很长,那还不如排成竖排的诗行或就叫作散文呢。

也可以这么想,诗与散文本就是亲兄弟,体例自由,语言灵动。爱伦堡说过,“旋律,这是散文的基础。每个散文家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不因袭的音乐的调子。”列夫·托尔斯泰说,“为什么诗和散文,幸福和不幸那样紧密地连在一起呢?应该怎样生活呢?忽然努力把诗和散文结合在一起呢?还是先尽情享受诗歌,然后再委身于散文呢? 幻想中有高于现实的地方,现实中也有高于现实的地方,完全的幸福应该是两者的结合。”泰戈尔也说,“我不反对散文应有诗意,诗应有散文的严肃性。”

这样的一些主张,可能就在散文的写作中,将一些短小精悍的文字另列出来,诞生了散文诗。因为后来的写作中,散文不一定全是诗性的东西了,将散文当诗来写,更多地是写成了散文诗。

在现代写作中,文体的界定已经不是什么严格的事情了,而更多的诗歌作者转行搞起了散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值得琢磨的问题是,有不少人在诗歌界耕耘多年不闻不名,搞起散文后却快速出名了。我说,正是由于他们多年的拣词炼意,也就在语言的描写上更有特长。细观这些作家的文章,有一些可以说是散文,而不少的,就是散文诗。按照我的原则,编刊物、编书籍我都接纳了。

 

7、批评——个人的意志

 

当代散文批评实在是一个弱项,较之红火的散文创作来说。

散文批评的落伍,主要有两点,一是老的批评家受旧的散文观念影响较深,而对于新出现的散文写作理念又不能完全接受。所以要么不再发言,要么发言就老调重谈,让人感到陈旧不堪,不要说具有指导意义,不误导就是好事了。

二是所谓的先锋批评家,理论上确实是走在了写作的前面,在这些人的眼里,上线的作品总是少得可怜,棒子一舞,抡倒一大片。让人疑惑,散文是否走到了尽头。而仔细看去,他们推崇的那些人物,那些作品,同被贬斥的相比并不让人刮目。反倒让人怀疑是否借机将“哥们”拉了进来。这样的批评,尽管在理论上有某种借鉴意义,但实际中又往往矮了下去。也就出现了服不服人的问题。为此,也不利于散文的健康发展。

其实,散文的发展并不怎么需要理论的指导。有没有它都行。散文照样写出来,照样发展着、变革着。有些批评家的提法像“小女子散文”、“小男人散文”又有什么意义呢?有些提法又有失周延。

如果说散文批评总是不具备指导性而是指手划脚,那还是不要这样的批评的好。我倒觉得,如果批评家没有太大的本领,不必在前面扯旗放炮,可在后面收集整理为好。

 

8、所谓名家散文

 

往往给人的感觉是,只要是名家,就一定出名作。但又总是细细一观,发现本不是那么回事。名家的东西也可能让人嗤之以鼻。也就千万别信了“名家”这两个字。

现在动不动就成了“著名”。某些被人拉去捧场的场合里,就会轻而易举地出现一群“著名”。而有些“著名”的作品着实是让人啃不下去。反之那些不名的小人物,挣扎中写出的东西,倒让人亮眼,以为是名文。“著名”与无名,最好的检验方法,就是像考卷一样,将名字遮住。

可喜的是,现在很多的年轻的作者,已经将文章写得很老到了,真是不问年龄,不知后生可畏。这些作者,其实已经将那些“著名”看低了。越是看低,就越出妙文。

当然,真正的名家的东西,像上面所举出的那些,总还是好东西。还是有可学习的地方。我喜欢季羡林、余秋雨、李国文的作品,也喜欢筱敏、王开岭、马莉的作品。后者的作品放在当代散文的前沿位置是不弱的。而这样的年轻的“著名”人物有着好大一排。这是散文的希望,也是中国文学的希望。

                    (此文是为北师大现当代文学研究生开设的讲座题纲)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