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知性的写作  

2010-12-22 08:18: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性的写作

——梁翠丽散文集序

王剑冰

 

知道梁翠丽,是从她的博客上。翠丽是山东人,在海边一个美丽的城市享受着教书育人写作的生活。那里曾是一个小渔村,现在变成了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我以为,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对其影响是很重要的,古人选择居住地,大多是江河或山野,因为海太遥远,他们对于海有着某种神想。翠丽现在临海而居,品茶而乐,开襟怀,滋灵性,冶情操,隐祛熙攘烦嚣,避于名利红尘,把自己做成了一个成熟的、理性的、睿智的知性女子,这是很多人为之羡佩的。

文中感觉,翠丽会生活,懂得照顾自己、调节情绪。她在不少文章中谈到了茶,茶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茶本身就具有一种诗性与悟性。泡茶的美妙过程,构成知音一般的和谐气氛。翠丽与茶相互对视、相互品味,也就自然而成为一个茶女子。当然,翠丽品味的是悠然而不是沉迷,她能够保持时常的清醒。即使偶尔的破例,在某个时段某种情绪中“给自己倒一杯烈酒,”也是一种随性的超脱。翠丽的文字,能读出这种随性,随性而不随意。她总是认真地对待,不轻易出手,每一篇都来自于心。整体来看翠丽的文章,能看出一种色调,或就是海与茶融合的色调。

翠丽是一个真实的人,她不伪虚,无论做人、做文、交友、读书,喜则喜,恶则恶,近君子远小人,并气正精毅。文字如《放生》、《踏青鸡鸣岛》,既写出了对生命的怜惜与珍重,对生活的热爱与追求,也写出了“司机大叔”、“海鲜大婶”、“渔家嫂子”这些海边人的淳朴与厚道。这也是一种融合。《雨夜拾零》,将一腔思绪寄于一个阴雨的酒后。那些思绪是有层次的,如一山分四季的梅里雪峰。由于自己的真实,也便有了些许诗人气质,那气质里多数是纯粹。这样,在《斯人杳杳》里也便把屈原看作了“一个纯粹的诗人”而非政治家。翠丽有时也不乏幽默与诙谐,如写《同学“老公”》,而这也属于一种真性。

由于翠丽过于真实,也就见她不断地自省、自问、自正。如《我在,我在……》总是提醒着“我们真该适当放慢脚步,时时关照自身,无论你是身处官场,还是置身商海,总也要留给自己一些时间,适当整理自己,想想自己要走的路,是否有悖行走的初衷。”在《温暖自己的路》中,她说:“我不能够选择自己不经历磨难。当磨难降临时,我能够做到的只有面对,坦然地面对。那些有实的和无实的责任和义务,时刻考验着我每一步路,也许举步维艰,也许覆满风烟。或者,放弃会很轻松,但是,人生始终不是‘说’过去的,是需要一步步走过去。既然要走,为什么不能给自己足够的勇气和信心,观赏一路的风景呢?如此,坎坷充其量只担任了景色中错落有致的陪衬而已。” 这或许与她的经历、性格有关,与她所受教育和家庭影响有关。让我们想到,翠丽只能也必须把握自己按照一种轨迹前行。

翠丽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她很容易被生活中的真善美所打动,而对那些假恶丑所不屑。她在《定义心情》中坦陈“我算得上容易感动的一种人。我知道,世间事本质上是一种简单的重复,可我还是愿意为每一次相同或者不同的故事感动着;被生活中种种的琐细吸引着,为生命的每一次飞跃喜悦着;在回想过去和展望未来中,一次次领略屐痕处处的层林之美。”

这是她心情的定义,也是为人的定义。看她写生活的文字,如一条狗的《黑子》,黑子是那么讨人喜爱,但又不得不送人,让人动情的是送走好远的黑子,还能在一个傍晚找回家来,再次被送走后,因为想念主人而不吃不喝,朝着主人家的方向不断狂吠,直到活生生地饿死。翠丽的讲说满含了人与动物的相知。还有《飘满记忆的“字”墙》,只上过识字班的小脚姥姥,对文化是那样地重视,在自己的儿时,就是姥姥的引导才有了对文字的最初认识。叙述中,姥姥的性情也展现了出来。最带有感情色彩的,是写母亲的散文,《怀念我的母亲》、《如字的表情》多篇文章都有痛苦的眼泪。失去母亲后,很长一段时间翠丽不能自拔,她努力把自己变得繁忙一些,想让自己回到曾经有过的温和的状态。但是努力是徒劳的。这才让她刻骨铭心地知道,没有了母亲的疼爱,没有母亲这根心灵的拐杖,是多么地难以独自行走。她在《怀念我的母亲》中说:“我不敢回想那一幕,生怕刻骨铭心的疼痛,会惊扰了母亲的安详;生怕我泗涕的泪水,会疼痛母亲的宁静;我甚至不敢轻抚母亲的遗物,怕留有母亲味道的物件会从此迷蒙了我的双眸,再也站不起来。”还有她写父亲的《父亲和他的花儿》,她细心地观察到“伴随着母亲的突然离世,父亲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每天盯着那些花儿发呆,偶尔会默默掉眼泪。”母亲在世时抱怨父亲眼里只有花没有她,现在才知道母亲是错怪了父亲。翠丽以父亲的爱花、懂花、惜花来写父母的感情,抓点选题都恰如其分。

翠丽更是一个理性的人,她能够审慎地看待一切。翠丽或在茶中品到了真意,不少文章都写到了品茶的体会。“ 人生如茶,茶如人生。仔细琢磨这句话,颇有些禅机。品茶如品人,茶品不同,人品亦各有异。未必每一种味道都是你喜欢的,可正是因了这些不同的味道,才隽造出一些斑斓。” (《茶言茶语》)翠丽入世而出世,入世是一种生活状态,出世则是一种生活态度,后者平衡并审视着前者。正因为此,她才不断地修正自己。

在翠丽的文章中,常常会读到充满智性与禅意的话语,那是自省,也是她给读者的警语。我还是举出她在《茶言茶语》中的话:“就像这杯中清茶,三盏过后,或者就索然寡味,可怕什么呢?只要香过,哪怕就那么一瞬间,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又何在乎时间长短?更何况,没有味道或者是最好的味道也说不定,怎能以现有的粗糙来诠释曾经的美丽呢?能够愉悦你的心灵,能够馨香你的生命,这就足够了。”这样的文字还能在《禅意百合》、《问禅亿城寺》等篇什中看到。

之所以能够顺畅地阅读,一定是文字中有你喜欢的东西,比如相通的感情,相知的话语,当然还有如水的文字,没有好的文字,也是要有障碍的。在今天以时间为紧要的时代,必还是那些赏心悦目的东西能够留取一些时光在其上。我喜欢她的《紫砂熏炉》,在细细把玩熏香炉,研读每一阙花纹,每一处镂空蕴含的过往时。她能有“想着那匠人细细雕琢的专著,想着它被烧制的磨练,便觉得这样一只熏炉,定然含了些许生命的内容,竟直直地有些入迷。或许,任何一种物件,会因了人们的喜欢,从此便没了自己的自由,多少竟然生出一些怜悯,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凄怆。不过,又一想,若然不是因了这种颇似残酷的喜爱,又如何雕琢出这样一份精美呢?”的话语。我喜欢她的《一个有长度的季节》,开篇有句:“秋天的风有些调皮,吹着我的面颊还搅乱了我的长发,我冲着它一笑,它有些羞涩了,随即把晚霞推到了我的面前。终于有些有温度的样子了,我疲惫的大脑也欣欣然地放松了,我感谢风儿吹来的些许有温度的凉爽,我们在默默对视中,听懂了彼此的语言。我笑了,风儿也笑了。它说,这是个有长度的季节,需要我慢慢来品呢。”直把一个季节的景象搬到了眼前。

这些都突出了文章的个性,彰显了作家的特质,读后会如品茶一般,回味无穷。我还喜欢这样的文字,如:“冷雨敲窗,夜过子时,孤灯把盏之余,文字将假寐的情绪一起泛滥为平仄相间的语词。‘瘦到梅花应有骨,幽同明月且留痕。’是呀,无论光阴怎么流转,无论季节怎么变换,岁月依旧,人也依旧,能够自由地行走在天地间,该是一份难得的福分了。” (《雨夜拾零》)如:“我其实是懂得那些花的。我也知道,那些花儿,从来没有想过生死。来这世间走一遭,只负责了美丽,只会尽情绽放,开到茶縻,然后悄然谢幕,美丽了他人,美丽了自己,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我相信,它们每一次的轮回,一定都是带着希望而来,带着收获而去的。”(《如字的表情》)如:“这样的文字,是适合酒的。可我深怕,那些浓烈稍有不慎,就污渍这字的清秀;也怕自己不谙酒味,会湮没了这些字的深情。然而,枉凝眉,一曲深情,一斛牵情,还是将心底的那杯浓郁洇散出来,让人无法淡漠那字字珠玑。” (《一盏苍凉对君酌》)

从某些方面来说,翠丽是知足的。知足在哪里?在个人的感觉里。从惠丽的文章中,常能读到这种知足。当然也能读出她的缺欠,那多是因为亲情,会偶添孤独与忧烦。这许使她对人生的认识更深一层,并且左右她的生活质量,希望翠丽能尽快摆脱这种状态,走入春风秋阳。而这本书,也便是翠丽向母亲交的一份答卷了,“我知道,我粗粝的文字不能表达母亲之一二。可是,我相信,母亲因了这些文字,会含笑九泉的。”翠丽跟母亲说过要写一本书给母亲看,现在她实现了。翠丽该是欣慰的。

有的人的作品有种沧桑感,有的有种青春感,这与年龄无什相干,而与一个人的经历、心态、思想有关,从翠丽的文章中感觉,这是一个具有活力、热情向上的人,是一个具有学识和品味的人,愿翠丽永葆这种留给读者的感觉。合上书稿时,想起古人一首诗,或可写意一种情境: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 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 

 

201011月于形散庐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