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序巫国明散文集《远行》  

2008-02-04 09:10: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负文学的生命远行

——序巫国明散文集《远行》

王剑冰

  我是在去广东增城开会时认识巫国明的。这是一种缘分,文学的缘分。

  初时接到会议通知,说是增城有荔枝节。我还不知道增城在哪里,而在此之前,我着实还不知有增城这么个地方,到了增城才知道,这是个美丽的荔枝之乡,荔枝中的上品挂绿就出在增城。增城还有好多出名的山水风光。增城人不急不缓地安排着节目,看了荔枝再让看山水,看了山水再让看庙宇,庙竟然是何仙姑家庙。品赏了这么多好东西,肚里眼里已觉装不下了,朋友又引来一个巫国明。

  在我的印象里,巫国明是一个不事张扬的人、一个谦逊的人、一个谨慎的人、也是一个热情的人。我喜欢交这样的朋友。几天的会议中,巫国明忙前忙后,只在会务上用心,并不在私交上用意,也就没有谁能注意到他。当朋友把他介绍给我时,我才知道他原来是这次主办方的主要人物,且还是文联的领导,一个很有实力的作家。朋友说巫国明正在整理自己的散文作品,要出集子,想让我给他写个序,我就不好推托且乐意地答应下来。不久,我就读到了他的作品,真的是很让我惊讶。

  增城是个盛产名贵荔枝的地方,是一个盛产山水的地方,却没想也是盛产作家的地方。国明在增城是一幸,而增城有了国明也是一幸。

  巫国明很年轻,而他的年轻体现在文学方面则显得老成了。他在1982年就加入了广州青年文学会。1982年是个什么概念?那时候新时期文学刚刚萌动,众多的新老作家纷纷投入到文学创作的百花园中来,青年人只是凭着一种热情寻找着入园的门口,而作为20岁的巫国明,高中毕业不久即在创作上一脚踏进门里,成了小有名气的作家。这多年里他发表了有近百万字的作品,出版了多部作品集,并且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领域都有涉猎和探寻,成绩斐然。今年他又成为增城市第一个拥有国家高级职称的作家,成为增城市带领文学爱好者奋起进军的举旗人。

  纯粹的增城人巫国明,就像他笔下的乡间野花,是家乡的泥土的芳香把它熏染,家乡的风情把它培育,家乡的山水把它衬伴,使它开放起来有一种家乡本真的色彩和芬芳。巫国明对家乡增城充满了感情,他昂奋而激情的笔总是不断地描写着家乡的山水、家乡的风情、家乡的人物,他要为家乡再增添一种美丽,要为家乡呼吁,他的文学创作成了家乡的一张文化名片,他的文字成了家乡极富感染力的广告词。他尽力地以自己的能力,以自己的号召力和影响力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为增城造势,创造增城的文学氛围。他引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来自全国的作家和诗人,他也把增城的文学写作推广到全国各地的刊物上去,从这一点来看,在增城,巫国明既是一个文学的创作者,也是一个文学的造势者。

尽管巫国明给人的印象是敏行而寡言、敦厚而实干,但我总觉得他纯朴中透着精明,甚至还带有那么一点狡黠,从他的文字中可以看出这一点,他的文字透着空灵、机敏、锐利,有一种极强的感染力和穿透力。

我们来看他的几段文字:

  如《等待落花》中:“在孤独的凤凰山上,一个这样简单而复杂的清凉的早晨,一个这样胡思乱想的我,悄悄坐在木棉树下,坐在3月将尽的春天的尾巴上,倾听小城心脏的跳动,静静地等待,等待落花自天而降,等待那一杯杯的阳光,一束束的火焰……然而,随手可拾的,竟是心头的一片狼藉。”

  如《远行》中:“远行的季节还未到来,但秋天的信息已经叩响了我的心扉。远行的冲动,又一次波澜壮阔地自生命的深处汹涌而至……远行既是人生一种选择,远行又是生命的再一次寻找。我好像又一次看见雪白的蒲公英,正以一把柔弱的绒毛小伞作翼飞翔。她携着饱实的种子飘过蓝天,于悄无声息之中,用远行,为春天,为新的生命埋下惊喜的伏笔。远行,不为什么,只为再做一次饱含痴情而无怨无悔的游子,只为再做一次因爱而恨,因恨愈爱的含泪归人。”

  如《又到元旦》中:“元旦一支箭。人类以理想,以热血,把生命挽作一张满弦的弓。一箭一箭地,把元旦这支锐箭射出,每一箭,都竭尽了生命的所能;每一箭,射程都只有三百六十五日。一箭一箭地向前射,箭一旦离弦,人类便呼啸着奋力上前,眨眼把三百六十五个日子甩在身后,然后又一次重新拾起元旦的利箭,再度挽开了弓……元旦复元旦,年复一年。执著地,坚毅地,悲壮地,推动着年轮滚滚向前。”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尽善尽美,而粗糙的、残缺的、磨失的、缺憾的、朦胧的东西往往给人以更多的遐想与等待,更多的渴望与向往。巫国明懂得这一点,所以在他的作品中经常会出现描写"不完美"的文字,比如写盛开之后花朵的容颜与状态的《等待落花》、写为了实现理想而离家的游子内心痛苦与挣扎的《远行》、写经过了春天的萌动和夏天的火热之后的秋天伤感的《秋天无语》。

  巫国明的文字中还有另外一种成分,那就是豁达和幽默,豁达中渗透着幽默,幽默带动了豁达,这也是他的人生经历使然。从家乡增城到深圳,到北京、到西藏……,从文化到交通运输到金融保险……,他远行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生命的行囊也始终装着文学的理想,从诗歌到小说到散文,不肯辜负人生的一片风景,半片时光,这正如他在《又到元旦》一文中的心声:“——即使生活欺骗了我,我也绝不欺骗生活”。因此他从生活中得到了更多。我曾在我编的一部书的序言中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社会中人,在生活中,由单纯走向成熟,由年轻走向衰老。没有哪一个人能够逃脱生活的风雨雷电。生活让我们懂得酸甜苦辣,让我们懂得阴晴圆缺。生活给我们道理,给我们知识,给我们才华。我们可以舍弃一个职业、一个朋友甚至一个家庭,但不能舍弃生活。巫国明宝贵的生活经历倒是使他多了朋友,巩固了家庭,也丰实了创作。背负着文学远行的生命显然是沉重的,但她美丽而精彩。

  我最爱读他写的《一个国与家的年终总结》,那里就有他的生活,有他的才华,有他的无奈、苦恼、豁达、乐观与幽默。文中这样写道:“……如果硬要我动手写这一年的家庭总结,我肯定会把头皮挠破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的。到最后,你会说瞧这家伙写的什么年终总结,如此滑稽,就像一副没有肉的鱼骨架子——净是刺。因为我的家庭总结只能是如下的样子:2001年,本家庭的经济指数牛皮偏软,略有波动起伏;在一家三口通力压缩开支之下,年终略有盈余,但剩余之数仍不够到医院看一次感冒,因此一家人坚决不敢言病。事业方面虽未出现负增长,但已濒临界点;老婆依然无法找到工作,家庭的半边天阴到多云,间中有雨。爱情方面,牛熊相争,窄幅上落,最后牛皮靠稳,常在骤雨中突现阳光。健康方面,家长的身体有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孩子呢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学业也有长进。老婆越来越找不着北,胆子越来越小,到了肉菜市场什么都不敢买,怕中食物五花八门的毒;我的火气却越来越小,进了商场不是被价格诱奸就是被伪劣商品的陷阱弄得人仰马翻……”。

  巫国明的生活轨迹是多向度的,这对他的生命感悟和文学写作是有好处的,在现实生活中,他看到了更多的正面和侧面,感受到风和日丽,也感受到岁月的沧桑。我曾在写增城的千年古藤的文中写藤的坚毅:无有依托就不再存有想法,就像失去娘的孩子,自己为自己做桩,自己为自己相绕,直立而起,倒下,再直立。藤留下坚毅、痛苦、挣扎的过程。一千三百年风霜雨雪,把它变成根,变成树,变成精。我觉得巫国明就具有这种藤的品质。他的生活经历就是一直追寻奋斗的过程。

巫国明的作品多侧面地表现了他的人生轨迹,他对事业、生活的追求,对家乡、家庭的热爱,对文学、朋友的情感。我甚至能看到在他的性情里,既有刚毅的一面又有温软的东西,比如他的《男人的宗教》,他把足球场上男人的拼杀及看台上观众的助阵说成是带有宗教性质的狂欢,笔力十分到劲,很有思想性和哲学意味,让人自心底生发出一种慨叹,既慨叹巫国明所写的足球扬,也慨叹巫国明的文字。再比如他的《你是我的女儿你哭一声》,写出了一个男人对妻子对孩子的那份温软的心情,一个守在产房外面即将做父亲的内心情感的折磨。作者写得刻骨铭心,让人过目难忘。文章的结尾写得尤为有意味,那是一个男人的心理的释放,我看着也忍不住笑起来:“刚升格为奶奶的母亲,表情复杂地叫我猜猜是男的还是女的。松懈下来的我,对着那团既陌生又亲切的骨肉,一阵喃喃自语,大意是:你若是我的儿子你笑一笑,你若是我的女儿——你哭一声。于是,这一年11月1日零晨,整个世界都听见了一个新生命的哭声。”

  广东是改革大潮的前沿,想象不到的是文学的热情却是这样浓烈,几乎每一个市县都有代表人物,他们的作品不仅在广东,在全国也是让人刮目。像巫国明这样的作家,往往会放弃物质上的引诱而选择精神的追求,这就更加难能可贵。

  广东省作家协会的温远辉就极力向我引荐巫国明,不仅说他是一个实力派作家,也说他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追求的人,是一个厚道、够朋友的人。温远辉是我鲁院的同学,同样是一个很厚道很够朋友的人,我相信他的话。接触了巫国明的人,看了他的文章,我更相信了这一点。

                    2006年11月于郑州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