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刘家科散文谈  

2008-06-07 19: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刘家科散文谈

  

  我来的时候一路上正收麦子,越往北的时候越让人感得到丰收的季节景象越热烈。因为南边的麦子都收完了,所以越往这边走,我在火车上看见这个两边真的是繁忙,而且这个繁忙的景象是收割机的繁忙,不是挥镰的繁忙。

 

  所以从这点上,我认为现在的生活和现在时代所发生的变化,是我们的文学无可扭转的变化。

  比如现在的散文创作,我们前一段比较盛行的是那种大散文,好像这个大散文的出现,就一下把以前的旧散文的体制给彻底地批驳了。往往让人们感觉不写几篇大散文好像就成不了散文的大师,成不了散文大家,大手笔,大制作。那这样一来就真的混淆了好长一段散文的市场,或者使这个散文的花园呢慢慢地发生了一些变化。

  

  最近的几年当中,散文中又出现了一些变化,那就是刚才提到的这个新散文。新散文这个东西到底有多新呢?我们很难说,但是它一下子就把这个老散文踢一边去了。让人感觉到很多的这个写法发生了变化,写散文的人有很多人感觉到茫然无措。新散文大部分是这样的一些人,比如说一些诗歌界的人,找来找去急得最后找不到北了,就慢慢往南走,这个“南”可能就是散文。还有一些是专业知识非常高的人,大学生之类的,他们从书本上找一些东西,加之他们的这种富有跳跃性的诗歌性的语言,和他们对事物的那种高层次的凝练的观察和敏感,使他们的作品出现了与众不同的表现方式,让我们阅读起来有一种新的口感。所以这样的新散文也真的是横行霸道了几年。但是很多的新散文的作家的出现,他确确实实也扰乱了一些视听。慢慢这些新散文的作家他们在写出来一些作品之后,也慢慢地找不到北,不知道该向何处去。

 

  所以现在看来大散文的这些作家,我们现在明显地看到的一些弊病,因为他大,因为他长,所以容易往里面塞一些东西,容易让我们看不见一些东西。就像舞台上杂耍的人往袍子塞一些东西,你能看到吗?但是你如果穿着衬衣短袄,你一下就能看到他们的一些本质的东西。像大街上那些美丽的秀女们,你一下子就能看到她们美妙的腰身,或者是粗壮的身材,你没法遮掩。有些看似聪明的之处,我觉得也不是他的聪明之处,我想的是这样一个词,就是刘家科的坚守。他的这个坚守我觉得是他本来的东西,就是我们现在还能看到田地里面那些收割的农民们。他们那种辛劳的,欣慰的,欣然的身影和爽朗的收获后的笑容。尽管很多农民都进城了。但家科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农村的麦地里不断坚守着,守着自己的麦香、自己的收成。那他并不是一个茫然者,所以他在他的后记里,在跋里说得很清楚,他的这个创作观念,所以他又是一个自学者,所以这一点我是相当有感慨地。

 

  农村的题材说实在话不很太好写,因为什么呢?我国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从农村走出去的,那么假如回过头来再写农村题材,很多人都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成功者。所以这一点我又觉得家科的另外两个字:深掘。

 

  我们很多的这个农民乡村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现在的割麦,已经不用镰刀了,现在的吃水已经不用老井了,现在的面已经不再用磨了,但家科他却不断的往下挖掘乡村的这口记忆井。当然乡村的这种记忆,这种记忆的方式给我们带来了甜蜜的回味,我们每个人都从儿童时代过来过,我们没有过过的人,从家科的这些文字里面了解到,这样的东西进入到文学,恰恰产生了文学的那种质感和美感。所以这一点我觉得,家科让我们感觉到他的另一种精神。

 

  第三点就是他的亲情,他是一个官员,但我们在读他的文字的时候,从来没有把他想象成什么官员,为什么?就是因为他坚持了文学的一种东西。文学是和官场、市场、商场有本质的区别的。文学里面讲究的是一种人格的问题,尤其是散文。那么我们在家科的文章里也看不出多少风格来,而更多地感受到他的人格。这是一种倾向。第二种就是他在他的跋里写到的关于写作的那种倾向,文字运用的倾向。正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们在他的文章里看不出多少失信的东西,看不出更富于情节性的小说性的东西,这样就出现了更加质朴的东西,这是我们现在很难得的。

 

  最后一个补充是:我作为一个河北人,作为一个河北老乡,对河北的文学创作尤其是散文创作是尤为关注的。我曾经和铁凝主席说过:我看见河北人创作的东西我就感到非常的亲切,尤其是在这个大平原上产生过《平原枪声》的这么一个地方,这个周围的地方还产生过《小兵张嘎》,还产生过《地道战》,还产生过《野火春风斗古城》。这些作品真得很让我们永远的铭记这些重要作家。铁凝同志写过一篇非常著名的散文叫《草界》。他写到了河北农村人那种质朴的心理。刘家科他不是一个纯粹的文人,但是它写出的这些一小节、一小节东西,就像一个一个的麦穗构成了整个河北平原麦地的麦象。

  

  麦浪滚滚是一片收获的季节,我真的感慨万分:我谢谢刘家科,谢谢河北作协,也谢谢中国作协。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