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暖暖(3)  

2008-10-21 12:34: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暖暖(3)

王剑冰

 

3

应该说,是好心的大伯改变了暖暖的命运,没有大伯的帮忙,也许暖暖现在还在那个穷山沟里。

大伯许是怕暖暖一个清纯的女孩子,不适合在理发店这样的地方呆,时间长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从另一个角度说,也是大伯的好心害了暖暖,使一个天真烂漫的十六岁的暖暖,过早地成熟了。

大伯的外甥女拉的是一个草台班子,有唱戏的,唱歌的,跳舞的,还有玩杂技的。总之,很花哨,让各种层次、各种年龄段的农村人都能得到精神享受。

站在台下的暖暖就看得眼花缭乱。想这么高的水平,自己到里边能会什么呢?

演出之前,大伯拉着暖暖见过外甥女了,外甥女让暖暖叫她萍姐。

萍姐说,呦,真个是好妹子,我把舅舅想简单了耶。这么着吧,暖暖先在台下边看一回,等看完再说,好吧?

大伯说,这妮子,几天不见倒跟大伯绕起弯来了,你倒是说成也不成,先给个利落话,大老远的,几十里地呢!

成,成,亲舅舅领来的,还能不成嘛?萍姐说。

大伯说,妮子,听见了吧?你姐她错不了。

暖暖就跟做了个美梦似的笑了,暖暖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暖暖好久没有这么笑了。

暖暖把萍姐看得很高呢,萍姐唱豫剧,唱黄梅戏,萍姐还和三个小姐妹跳舞,四个人一人拿一把大扇子,舞得满台开莲花,开金杯银盏的大葵花。暖暖看得高兴哩。可暖暖不喜欢她们的打扮,衣裳穿得太短,一扭一晃的,露出了腰肢,露出了肚脐眼儿,旋起来的时候,还露出了白白的大腿。

暖暖回头看,呦,那么多人,拥拥挤挤,翘着脚,瞪着眼地看,暖暖为萍姐也为自己害羞哟。

后来暖暖跟萍姐说,萍姐竟然笑弯了腰,萍姐太不理解暖暖了还是暖暖太不理解萍姐了?

后来暖暖也穿上这种衣裳上台时,暖暖知道了这叫艺术。艺术就不同于平常的生活,相同了就没有人看表演了。

暖暖知道了就狠劲地跳,跳起来的时候就光怕看得人少,人少了不就说明艺术不好吗?人少了也就挣不到钱了,暖暖一天就白拿了五块钱,还有三顿饭呢,萍姐也不容易呀,这么多人,上上下下二十来号呢。

那天看完演出,大伯就回去了,暖暖成了篷里人。

暖暖不知道为什么叫篷而不叫别的。

暖暖说该回去告诉表姨一声,大伯说他去说说就成了,暖暖说还得回去拿东西,萍姐问拿啥东西,暖暖说穿的衣裳还有鞋子。

萍姐说,就这呀,穿我的好了,萍姐随便拿出几件衣裳,都让暖暖承受不起,哪一件不得几十块呀!

就这样,暖暖以一个无产者的身份跟着萍姐走了,或许走的有点唐突,有点迟疑。

那个小山沟,那个家能让暖暖流连什么呢?跟大伯来的路上,又经过母亲和弟弟出事的地方,那是个陡上陡下又陡转的山梁,车子就是在那里翻了下去。暖暖心痛地闭了眼睛,暖暖不敢看。还有父亲,被抓走时也经过了这道梁。

站在梁上往四下里看,除了山还是山,远远的有一条铁路伸向远方。让人感到一点现代的文明。以前刚通车的时候,暖暖会和小姐妹爬上山梁,一遍又一遍地看火车来回。在暖暖的心里,感到总是那一列火车,将东西拉过来拉过去。

现在,暖暖也随着萍姐顺着铁路走了,有时步行,有时坐小拖,有时还坐汽车。

萍姐的篷叫"青春舞团"。一群年轻人,哪来的都有。小姐妹居多,都像暖暖样十六七岁的年龄,天真活波,无忧无虑,别看长得高高挑挑,一个个还没褪掉顽皮与清纯。演出间隙,大家还会玩一阵踢毽子、跳皮筋的游戏。

为了演出,得不断地换地方,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打游击一般。好在都是年轻人,对这种生活并不反感,反而总有一种新鲜感。有人专管联系演出,联系好了就出发。一般都是在这个地方演,就已经联系好了下一个地方。

一年来暖暖走过了很多地方,河南、湖北、安徽,真让暖暖开了眼界,尽管去的大多是县以下的乡镇。

暖暖学会了化妆,学会了留长指甲,学会了戴文胸,这些都是演出的需要。暖暖更多地有了笑声,连暖暖自己都没有听到过这么脆亮的声音。

暖暖和秀秀、菊花、荃荃三个小姐妹住在一起,还有几间房住其他的男孩女孩们。每次演出,都要有这样几间房。

萍姐和男朋友住在一起,男朋友就是专管联系演出的,人称三哥。三哥看样子比萍姐大,萍姐才二十三岁,而三哥好像有四十多岁了,人说三哥原来是个拉大幕的,拉大幕的一般都是腔坏了功夫又没练好而给的闲差,演出帮助搬个箱子什么的。

萍姐怎么会看上他呢?要不是剧团散摊,三哥社会上会混,拉萍姐组织了一个篷,慢慢成了气候,萍姐说啥也不会和他住到一起。

萍姐跟小姐妹说,天天在社会上闯,自己又是个角儿,没有个男人照应不行,总有人打你的主意。一个蓬里混,不找他又会找谁呢?萍姐就和三哥住到一起了。这也就意味着,这个蓬的主人,是萍姐和三哥两个人。

暖暖在小姐妹的引领下,很快学会了下腰,劈叉,学会了将腿举过头顶。

萍姐说,暖暖的身上天生有艺术细胞,一点就透。萍姐说,用不了多久,暖暖就是篷里的台柱子。

暖暖有了这等见识,这等出息,真真地打心眼里感激大伯,感激萍姐。

平日里,萍姐的事暖暖都包了,萍姐病了暖暖会端水端药,萍姐累了暖暖会锤腿揉背。甚至萍姐和三哥压在枕头下面的裤头背心,暖暖都会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板板正正。暖暖成了萍姐贴身贴心的妹子。

正因为暖暖陷在报答的心愿里,才铸成后来的大错。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