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暖暖(6)  

2008-11-06 07:09: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暖暖(6)

6

在台上跳舞的时候,暖暖忽儿想起那个男孩,就趁抬头或扭脸的机会往台下瞅,却是没有瞅着。

风把一些音乐断断续续地踅过来,那是对面篷子的舞曲。

篷是昨天搭的,听说是哪的什么"超级舞团"。跳的都是现代舞。

这下好了,唱起了对台戏。今天来的人明显比以前少了一半。而每天必缴的款项不能少,这是原来合同

写好了的。合同却没写场子里不能再增加新篷。

萍姐和三哥犯难了,晌午饭都没吃好。

第二天人更少了,对面的篷子却火得很。萍姐说她去门口看了看,外边的人都涌着往里进。

傍黑天上飘起了雪花,天气变得寒冷起来,耐不住寒的人们早早地走了。暖暖他们也只好早早地收了场,

在篷子里拥着被子听着风吹雪花的声音。本来觉得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风已经暖融融的了。却似又要来

个倒春寒,将风变得冷嗖嗖的了。

暖暖想,后边的河又要结冰了。

萍姐和三哥在外边争论着什么。好象三哥去了庙会管理办,责问为何又进了新篷。人家说是早先签的合同,

缴的钱也多.

萍姐说,这不是说瞎话欺负人吗?

三哥说,欺负人的事在后边呢。

萍姐说,怎么说?

三哥说,你花钱买一张票去看看不就明白了?

萍姐说,我才不去给他花那钱。

萍姐进来告诉姐妹,"新潮舞团"的头儿原是和萍姐在一起的,两人总是为争着演角闹矛盾。后来那女子和

团长攀在了一起。萍姐就没啥好果子吃了。其实萍姐唱得比她好。萍姐不服气,又没有别的办法,就躲在

一边伤心。一直追萍姐又不被萍姐理睬的三哥看在眼里,就对萍姐说,我要帮了你,你得跟我好。萍姐

,除非让她身败名裂。三哥就学了特务盯梢的手段,半夜三更看她钻进团长的屋里,就喊了人敲门。后

来两人都受了处分,团长调走了,女子也不好再呆,听说去了南方。却没想在这儿出现,和萍姐唱起了对

台戏。什么“超级”啊,是带了几个女子跳那种只穿裤头文胸的光身子舞。怨不得人们都跑过去了,那是

看希罕去了。

姐妹们听了就显得很生气,生气又能怎么着?

萍姐就说了,常言道,不蒸馒头争口气,要不咱姐妹们也试他一试,再把观众夺回来!

暖暖听了先就脸一红。萍姐这话是说,也穿着裤头文胸跳光身子舞?

萍姐说,没啥办法了,咱这也是被逼上梁山啊,这么着,只要姐妹们答应,每场再加两块钱。

萍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谁还有什么说的,而且谁也不好领头说什么,都是跟着萍姐出来的,萍姐也没有

亏待过大家。于是就商量着把《担鲜藕》和《现代舞》跳成“新潮”的。

担鲜藕好遮掩,还像过去一样,时不时地将身子从藕衣里露出来,带着俏皮,带着欢乐。这回要带着羞

怯,带着难堪了。《现代舞》就脱掉紧身服,披一身白纱,时不时地张开合上。萍姐说怕姐妹们紧张,她

也跟着跳。姐妹们就更没什么说的了。

重新换了海报,换了广播词。新的一天,新的亮相,

来逛庙会的人可真是多啊,上香的、磕头的,耍猴的、练武的,卖东西的、买东西的,唱曲的、听戏的,

还有暖暖他们这样的歌舞团。

人们是进来的出去的,闹闹嚷嚷,推推搡搡,把好大一个庙会整得更显得大而热闹。农村人这个时候正是

闲来无事的时候,刚过完了年,心情正好着,地还冬眠着,不往这里凑往哪里凑啊。一凑就凑出热闹来

了,就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了,心里的空虚就有了着落了。

花几个钱算什么,这个时候正是花钱的时候。何况有些东西是平时花钱也买不来的。尤其是那些光棍男

人,从这个蓬转到那个蓬,又从那个蓬转到这个蓬,只感到眼福饱了又瘪了,就一整天地举着个烧饼,人

群里跷着脚、仰着头、呼着气地直把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人们本来对"青春舞团"有个好印象,这回又改变了演出方式,好印象上又增加新印象,"青春舞团"就大大

地增加了票房收入。

重新赢得了观众。小姐妹们虽然亮出了身子,却找回了面子。尽管见了自己团里的男孩都感到难堪,姐妹

们也只好认了。何况男孩们也是带着感激之情净说好话,不是这些小姐妹冲锋陷阵,他们的饭碗也就不好端了。

为了表示庆贺,三哥特意让人给小姐妹们做了红烧排骨。暖暖她们香香地吃着,早忘了上场时的难堪。

萍姐说,能咋的呀,不就是亮亮吗,就说是沾了一身子男人的目光,一抖撒也就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