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血脉大运河(下)  

2008-12-12 06:44:00|  分类: 天涯羁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脉大运河(下)

王剑冰

 

 

 



20世纪70年代,一列由上海开出的火车驶入了嘉兴的一个小站。

一位步履蹒跚而面容峻朗的老者走出站台,接过随从递过来的小瓶黄酒,又从怀里掏出一包马粪纸包着的花生豆,静静地坐在站口的台阶上。

乡里接站的人来了。老者终于又看到了大运河。他被扶上一条小船,而后顺着大运河缓缓前行。这还是用手扶拖拉机上拆下来的柴油机做动力的船。单缸作功的声音很大,直把人的耳朵灌满。老者却依然显得兴奋,眼里有了一层泪花。他知道,大运河拐道九十度弯的时候,就到了他的石门。

三十年代,他将两坛黄酒搬上一条小船,就是从石门沿运河而下,开始了一位艺术大师的漂泊之旅。这次回故乡,该是最后一次了。他是要了断一种思乡的情结。不久,这位老人溘然长逝。他,就是丰子恺,嘉兴众多值得说道的其中的一个。

呆呆地望着这雨中的巷子,不定哪一个巷子里,便会走出一个人物来,嘉兴的名人可谓多矣。怀着渴望追求《雪花的快乐》的徐志摩出自海宁硖石镇;穿着长衫寻觅于《子夜》的茅盾从桐乡的乌镇走出;揣着《观堂集林》的国学大师王国维生于海宁的双仁巷;自《书剑恩仇录》成为大侠的金庸,故乡是海宁袁花;还有沈均儒,还有李叔同,还有李善兰……有人说,中国现代文学史的领军人物,浙江籍的占了一半以上,而嘉兴籍的又占了浙江的一半以上。

这些人物出生在大运河边,又借助大运河走向四方。许就是这样一种摸索人生把握社会的模式,把他们铸造得格外与众不同。为此他们难以割舍心中的一片乡情,总是要在生命的重要阶段走回大运河边的家乡来。徐志摩十五岁外出求学,与陆小曼伉俪新婚,把度蜜月的地方还是选定在了家乡,那是对妻子的一种幸福的显摆。 

船行运河,远远看见了望吴门城楼。就有一个女子翩翩而来。她是众多的临水浣纱女中的一位。而她长得实在是出众,以至排在了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的第一位。

春秋末期的吴越之战,越国战败。越王勾践打造卧薪尝胆的故事的时候,又一个凄婉的戏剧上演了。西施这位越国美女走上了历史的舞台。此后,不管是王昭君,还是杨玉环,便都与重大的历史事件绞结在一起。有人指着岸上一个地方,说是“歌舞庙”,是西施入吴前专门练歌习舞之处。为了能赢得吴王欢心,越国人可谓绞尽了脑汁,将一个浣纱女,培练成一位能登大雅之堂的大家闺秀。长袖飘飘,柳腰柔柔,不知一个女子当时是何样心情。在桐乡一个细浪推涌的岸边,还有“洗足滩”,说是西施洗脚的地方。好笑了,一个女子成了名人,连洗足之处也成了古迹。当年也就只有乡姑能在水边褪去鞋袜,自然地濯足浣洗。换了身份,西施赤裸着一双秀足在水边的美姿,只能留在人们的回味中了。

一个柔弱的女子,她的命运就是将自己变成一个礼物,献于敌国的国王。乘舟行到吴越边界,吴国的车队已经等候了。西施弃舟上岸,登门楼回首,望见的是山河破碎的家乡,朝北望,则吴国此去前途迷茫,不禁潸然泪下。

这些临水之地,随着运河的开挖,又成了运河的一景。如今人已去,望吴门还在。名字也不是一般人起的,相送西施的越国大夫范蠡由吴返越,见不少越国百姓仍在楼上翘首北望,内心感动,便将此门叫作了望吴门。大运河的水波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无论是写一部运河史还是江南史,嘉兴段都会是中国历史典籍中厚重的一章。

翻开介绍嘉兴的文字,有一句话说的好,万里长城与京杭大运河像一撇一捺,正构成中华版图上一个巨大的“人”字。

现在看来,长城的一撇,更多地成为了某种观赏物,而京杭大运河,却是造福至今的利民利国的一捺。

说起来这个人字,应该是由秦始皇开笔。人们只知道秦始皇修筑长城,对他的开凿江南河道却知之甚少。一个人能把两件历史上的大事担于一身,不能不说其有过人之处。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曾数次东巡。唐《元和郡县志》称:秦始皇东巡时到丹徒县,“初,秦以为地有王气,始皇遣赭衣三千人破长陇,故名丹徒。”无独有偶,当秦始皇出巡到吴越之地的嘉兴,又听说此地有天子气,而调出囚徒数万,开凿人工河,以再次掘断天子气。这种做法,使长江与钱塘江水上渠道的沟通在秦代基本形成,由此奠定了江南运河的走向。秦始皇开凿运河乘舟东巡的政绩,不可被防备造反的说法所遮蔽。

接下来,京杭大运河引出了隋炀帝的登场,这位始终有着争议的帝王以他的孔武与残暴,同时也以他的政治家的智慧与谋略,将被称为蛮夷之地的江南变成了隋王朝的金腰带。嘉兴从此与大运河紧紧相连,成为江南的膏腴之地。 

传说中的隋炀帝贪恋江南的繁华富庶,运河巡游极尽奢华,不仅带有大批的嫔妃、扈从,还异想天开地让上千美女与数千嫩羊沿河拉纤。这简直就是一种想当然的儿科行为,或可是后人对其厌恶而成的一种笔误。隋炀帝出游江南的场面,《资治通鉴》有记:“龙舟四重,高四十五尺,长二百尺。上重有正殿、内殿、东西朝堂,中二重有百二十房,皆饰以金玉,下重内侍处之”。极富张扬的隋炀帝,恨不能将整个朝廷都搬运到龙舟之上。可以想见,在中国乃至世界的河流上,没有一条河能像大运河这样繁闹过。舳舻相接,百里绵延,旌旗蔽空,鼓乐喧天。在长长的历史画卷中,沉寂的江南一次次会被当权者的兴致搅醒。当然,从积极的角度看,这也给江南带来了活力,带来了发展。

历史走到了乾隆时期。这位风流皇帝对大运河表现出的兴趣更不同于一般,他的行踪也更让人关注。六次下江南,四次他都住在陈阁老家的安澜园,并御笔题匾、作诗,“名园陈氏业,题额曰安澜,至止缘观海,居停暂解鞍。”乾隆就此颇感安逸地住下了,他住的十分地舒心,有走运河的舒心,有观海潮的舒心,或可也有归家的一种舒心吧。

有闻传道,其父雍正为皇子时,与陈家的关系甚好。“会两家各生子,其岁月时皆同。雍正闻悉,乃大喜,命抱以来,久之始送归。则竟非己子。且易男为女矣。陈氏殊镇怖,顾不敢剖辨,遂力秘之。”《清朝野史》记载,乾隆帝乃陈阁老(元龙)之子,雍正帝以女调包。雍正即位后,对陈家十分宠眷。到乾隆时期,待陈家就愈加优厚。陈家也就有“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之誉。那么乾隆的江南之行,无非成了一次次地拜望。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说,得不到什么证实。好笑的是乾隆后来又下旨将安澜园绘成图带回北京,仿建于圆明园中,亦称“安澜园”,不能不说他对此园的情有独钟。其还赋诗曰:

“安澜易旧名,重驻跸之清。御苑近传迹,海疆遥系情。来观自亲切,指示泊分明。行水缅神禹,惟云尽我诚。”

诗中流露出的情感灼灼可见,那是一种何样的牵系,只有乾隆爷知晓了。正史对此总不好直面。也许只有大运河清楚乾隆下江南,是因为割舍不下大运河独特的魅力。

宫里园里呆久了,享受这般自在与辽阔如何不心内翻波澜。乾隆的母亲贵为当朝太后,随乾隆游历了一次大运河,竟还痴迷万分,向皇帝要求说:“大运河归我。”在自然永恒的规律中,活不了一百年的皇后,好笑地把这条美丽的河流视作了自家宝贝。

然而,秦始皇挖掘后的威仪远去了,隋炀帝的豪奢远去了,乾隆六下江南的浮华远去了。纤夫们低沉的号子、宫女们辛酸的香汗也随着水流远去了。而大运河仍在,星月斜照,水波翻涌,时光永恒。

 

   一个嘉兴,不长的一段运河水系滋润的土地,早已让我沉迷万分。它的底蕴太深厚,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不知道该先看何处,从桐乡丰子恺故居出来,我才知道,乌镇也是桐乡的,我想提议去乌镇,但同行的说,就半天的时间了,还有海宁呢?那时我尚不知海宁有那么多的去处,那么多的说头。最后我连走马观花的时间都没有了,只好留下许多的遗憾。

我只是打开了江南这部大书的封面,而嘉兴这一段运河,只是这书的一条窄窄的书签。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