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林海雪原  

2009-01-12 21: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海雪原

王剑冰

莫斯科称的上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它有百分之四十的绿化率,有400多个小花园,180多个公园,还有11处森林,这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很难想像的。

俄罗斯最有特点的树,要数白杨和白桦树了。这是一种不怕冷的树,一种要强向上且和群的树。我在前面说过,远远看那些树,就像看到一堵雄伟壮观的城墙。

在俄罗斯的野外,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城墙,朝南的、朝北的、朝东朝西的,视力稍差些,会当成一座座古城呢。什么样的风能顺利地穿透这树林?还有洪水,碰到这样的树林,肆无忌惮的狂势会立即减弱。

当你走近这些树的时候,你又会发现它们不光是群体的作用,它们中的每一棵,都可成为一种独立的形象。这些树真的不敢走近,走近了,会觉得一棵棵都有灵魂一样。尤其是白桦,你站在它的面前,反会觉得它会将你的灵魂看透。

我们的车子在路边一个地方稍作休息,无非是方便方便。大家就近奔了树林里去。

刚刚下过一场雪,白皑皑地覆了整个林区。一脚下去,就会踩出一个深深的雪窝。这很容易让我们想到林海雪原。只是这样的林海雪原在这里太容易遇见了。

雪原里一棵树挨着一棵树,高大得直指蓝天。

一些翻倒的树,架在这棵或那棵的身上,让雪制造出另类的造型。没有人利用这些木料,或可说没有人稀罕这些木料。

每个粗大的树干都足以遮挡住一个人体。城里的孩子们,到这些地方玩一场游戏该多么的有意思。

走入这静默的所在,人们轻轻的说话都会显得声音很大。我对着林子深处喊了一声,竟让一些雪从树上惊落下来。

寻找一个地方,想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但我发现每一棵树都大张着漂亮的眼睛。我只好钻进了丛林中的一节废弃的火车车厢。

不一会儿,我听到一阵唧唧嘎嘎的说话和欢笑声,从小窗户上望出去,竟是一帮俄罗斯娘子军!他们像打游击似的向我所处的位置赶过来。

那时的我就像隐藏的土匪一样夺门而出,而后埋着头仓皇逃窜。因为这些女孩们已经在我所处的破车厢周围摆好了阵势,准备撩衣解带了。有的从车厢的另一头毫无顾及地钻了进来。虽是没有发现我,但一旦发现了,尴尬的就不是他们而是我了。

跑掉以后,发现其他几位同伴也从不同的地方跑出来。有一个是最后一个跑回来的,这小子一定看到了西洋景。他的身后,正传来一阵脆亮的唧唧格格的笑声。

原来俄罗斯人也是这样打游击似的解决旅途中的问题。

无边的树林,给俄罗斯人带来了许多自由。

一到冬季,人们就会在周末和假期到郊外去,或是集体,或是家庭。一路上,我们常会遇到这样的人们。

几乎每个莫斯科的家庭在郊外都有别墅。每户所占的地方由政府划定,每年上交很少的费用。建造房子则需自己投资。有钱的,仿造欧式建造成高级洋房,没钱的,用木板钉一个小木屋。有的小木屋朽迹斑斑,早就无人照料了。

在俄罗斯郊外,在密林的边缘地带,不断地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别墅,并且能够分辨出贫富的差异来。人们从城里奔向这里,夏天的时候会在地里种一些菜,冬天则是到林子里划雪、打猎。

因了这些到郊外的人们,路边常常有兜售各种物品的小商贩。物品大都一样,比如挂在那里随风飘扬的印着裸体女人的毛巾被。让人弄不明白,大冷的冬天,谁买这样的东西有何用处。

  夏PAN> mT-Fid="$_knbnbn c bcmue" src="httpb.bstsdn6127.n"$_p Imdth/ims/mi" s://blpng?1_0/cp"> n>
an iom/pushtotm lof⑿" clastoLt/lofer2" title⒉贾享到LOFTE | PAN> mT- bcmue" src="httpb.bstsdn6127.n"$_p Imdth/ims/mi" s://blpng?1_0/cp"> n>
PAN> mT-
阅读( p">| mT- id="( 18; mT- PAN> mT- < mT-
mT- p">| mT-

用易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PAN> mT- >

王<象莫斯科称的上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它有百分之四十的绿化率<象<象多个小花<象<象多个公园,<象处森林,这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很难想像<象

给俄罗斯最有特点的树,要数白杨和白桦树了。这是一种不怕冷的树,一种要强向上且和群的树。我在前面说过,远远看那些树,就像看到一堵雄伟壮观的城<象

在俄罗斯的野外,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城墙,朝南的、朝北的、朝东朝西的,视力稍差些,会当成一座座古城呢。什么样的风能顺利地穿透这树林?还有洪水,碰到这样的树林,肆无忌惮的狂<象立即减<象

当你走近这些树的<象你又会发现它们不光是群体的作用,它们中的每一棵,都可成为一种独立的<象。这些树真的不敢<;走<;会觉得一棵棵都有灵魂一样。尤其是<;你站在它的<;反会觉得它会将你的灵魂看<象

我们的车子在路边一个地方稍作<;无非是方便方便。大家就近奔了树林里<象

刚刚下过一<;白皑皑地覆了整个林区。一脚下去,就会踩出一个深深的雪窝。这很容易让我们想到林海雪原。只是这样的林海雪原在这里太容易遇见<象

雪原里一棵树挨着一<;高大得直指蓝<象

一些翻倒<;架在这棵或那棵的<;让雪制造出另类的造型。没有人利用这些<;或可说没有人稀罕这些木<象

每个粗大的树干都足以遮挡住一个人体。城里的孩<;到这些地方玩一场游戏该多么的有意<象

走入这静默的<;竟让一些雪从树上惊落下<象

寻找一个<;想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但我发现每一棵树都大张着漂亮的眼睛。我只好钻进了丛林中的一节废弃的火车车<象

不一<;我听到一阵唧唧嘎嘎的说话和欢<;从小窗户上望<;竟是一帮俄罗斯娘<;他们像打游击似的向我所处的位置赶过<象

那时的我就像隐藏的土匪一样夺门<;而后埋着头仓皇逃窜。因为这些女孩们已经在我所处的破车厢周围摆好了<;准备撩衣解带了。有的从车厢的另一头毫无顾及地钻了进来。虽是没有发现我,但一旦发现了,尴尬的就不是他们而是我<象

跑掉<;发现其他几位同伴也从不同的地方跑出来。有一个是最后一个跑回来的,这小子一定看到了西洋景。他的<;正传来一阵脆亮的唧唧格格的笑<象

原来俄罗斯人也是这样打游击似的解决旅途中的问<象

无边的<;给俄罗斯人带来了许多自<象

一到<;或是<;或是家庭。一<;我们常会遇到这样的人<象

几乎每个莫斯科的家庭在郊外都有别墅。每户所占的地方由政府<;每年上交很少的费用。建造房子则需自己投资。有<;仿造欧式建造成高级<;没<;用木板钉一个小木屋。有的小木屋朽迹<;早就无人照料<象

在俄罗斯<;在密林的边缘<;不断地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并且能够分辨出贫富的差异来。人们从城里奔向<;夏天的时候会在地里种一<;冬天则是到林子里划雪、打<象

因了这些到郊外的人们,路边常常有兜售各种物品的小商贩。物品大都一样,比如挂在那里随风飘扬的印着裸体女人的毛巾被。让人弄不明白,大冷的冬天,谁买这样的东西有何用<象 王絖0/cp"> mT- <

<
> ; 祭萍; 18;   ;|&nbPA > ; > > <
<
<
<
<
mT-
mT- <
兼略豅OF,⒉崦夥殉逵20张眨巳擞薪保‖书 &nb &nb&nb< it-stylpx;colod7854e;px;text-decoration:none <
<
<
<
< s="s.p={ m:2,PAN> mT-> b:2,PAN> mT-> tm lPe nor="l:'',PAN> mT-> id:'&c=fks20810750860950ff766086081095095085082080067085082081068',PAN> mT-> om/bTagTi:'牧趾Q',PAN> mT-> om/bAbstrbw-:' <\div>

王剑冰 mT-> om/blog:'',PAN> mT-> om/bUrl:'om/blog/static/141014776201021933152',PAN> mT-> isPubli&hed:1,PAN> mT-> islop:false,PAN> mT-> 00&t:0,PAN> mT-> modify: 'T:0,PAN> mT-> om/push: 'T:12317671db_27,PAN> mT-> pernor="l:'om/blog/static/141014776201021933152',PAN> mT-> om/cogdY: "t:0,PAN> mT-> mainCm/cindY: "t:0,PAN> mT-> reom/cog-Y: "t:0,PAN> mT-> bsrk:-&w=,PAN> mT-> publi&herId:0,PAN> mT-> reom/Bm/bHo'T:false,PAN> mT-> currindReom/Bm/b:false,PAN> mT-> attachcindsFileIds:[],PAN> mT-> vote:{},PAN> mT-> gr: pTagI:{},PAN> mT-> fCoundog-tus:'on:n',PAN> mT-> fole;wog-tus:'unFole;w',PAN> mT-> om/Succ:'',PAN> mT-> visitorProvince:'',PAN> mT-> visitorCr?y:'',PAN> mT-> visitorer User:false,PAN> mT-> o1&hAddTagI:{},PAN> mT-> mse-:'ff0',PAN> mT-> mbki:'',PAN> mT-> srk:-&w=,PAN> mT-> remar-goodnightom/b:false,PAN> mT-> isBlackVisitor:false,PAN> mT-> isSaosYodamAd:false,PAN> mT-> h1&hIineo:'1982年毕业于原,捍笱е形1152年赴瓦,喜宥游衽,后历任《徒》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冰,裳】犯敝鞅,副编珊艽1159年开始发表作粕谭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怀迪 原,菏∽骷倚掣敝飨,全国鲁迅,裳Ы倍⑷⑺慕炱牢,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PAN> mT-> hmbki:'',PAN> mT-> selfReom/Bm/bY: "t:'0',PAN> mT-> tm lof_tm gsty'< ="thfocusylsruh272a target="_blan'PAN> mT-> }PAN> {li&h a as x}PAN> {if !!x}PAN>

m< m{else}PAN> N> m{" }PAN> N><;|
褪只┛2div class="iblowapIbkipx&nb< ; {elseif x.moveFro1=='iphn:n'}PAN> N>> < 投绦判炊微博" class="iblowapIbkipx&nb< ; {" }PAN> N> < {/li&h}PAN> {if !!a}PAN> < 2a target="_blan<" href="httpom/blog.163.c${a.userNamt}/endbcmuiv clas03 aaoc b ht 27onerroryls="s.mg s75&locat.f6 2dmg sr${fn1(a.userNamt)}"/d<;| < 2a target="_blaniv clasnt fls="m m <
<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mPAN> {li&h a as x}PAN> {if !!x}PAN> lidiv class="th2d< 2a target="_blaniv clasnt fls="m {" }PAN> {/li&h}PAN><#--祭日志--mPAN> i >iv clasnt 0_0祭过这篇日志纪獾昵pmPAN> {li&h a as x}PAN> {if !!x}PAN>
m m <;|
{/li&h}PAN> ; {if !!b&&b.length>0}PAN> < >嘶辜拉廷现签mPAN> ulmPAN> {li&h b as y}PAN> N>{if !!y}PAN> N> lidiv clasrrbend; {/ }PAN> {/li&h}PAN> ;ulmPAN> {/ }PAN><#--引用记录--mPAN> ;h始锹缄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