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的散文记忆(2)  

2009-01-31 17: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的散文记忆(2)

王剑冰

二、文化意蕴的追寻

 

2008年的散文,仍然有一批充满文化色彩与人文关怀的作品,这些作品的写作者多以学者型的作家为主,这是缘于他们的生活境遇、关注的对象、研究的方向,与他们长期的文化修养有关,他们的文字会时常透显出那种理性的精神的光芒。

范曾的《趋近自然》(载2008年6月2日《学习时报》)是在联合国教科文大会上的一次讲话,这是作者刚刚经历过一场巨大的自然灾害后参加的一次会议,这样也就使这篇文稿具有了现实意义。其以不长的篇幅融入了无限阔大的思维深度和精神广度,他谈到了人类文化的多元性,这种多元来自于人类对宇宙本体的认识,这种认识会渗透到文化的各个领域,以至形成根深蒂固的传统,范曾认为,“真正的、有永恒价值的人类各族群的文化,都是自然生发之果,它们不是人类先验理念认定的产物。大自然在人类的意志之前,有着不可转移的目标。依循着这大不可方的目标,而不是妄自尊大地自以为是,人类便能得益匪浅,这在中国叫做‘天人合一’。”文章让我们感觉到凝重、沉实、博大,以及舒展、放达、自然这样的字眼,那种对人类文明、自然变化的认知以及对汉语文字的透彻理解让人感佩。讲稿最后不忘提到国际社会对中国抗震救灾的支援,以表达中国人的感激之情。

余秋雨的《重峦叠嶂间的田园》(载2008年第2期《美文》),是写陶渊明的,这个重峦叠嶂或许有当时的社会的、政治的和生活的背景因素,但是在余秋雨的眼前出现的重峦叠嶂却是人格方面的:第一重,慷慨英雄型的文化人格;第二重,游戏反叛型的文化人格;第三重,安然自立的文化人格。这三重文化人格,层层推进,逐一替代,构成了那个时期文化演进的深层原因。如此分析,陶渊明的处世态度也就进入了更深更高的一个层面,陶渊明的避世不全然是魏晋名士类的,也不是屈原和司马迁型的,他避的很自然,也很安静,是一种真正的归赴田园的心态。归了,也并不是要做给人看,要谁说点什么,引起点反响,进而获取另一种名声。正因为如此,他长期地处于文坛的关注之外,这个长期甚至超越了唐代,直到宋代苏东坡才真正发现了陶渊明的光彩,由此才真正被重视起来。余秋雨从陶渊明安然自立型的文化人格剖析开来,写出了陶渊明高远的心怀以及田园的象征,“他知道这是人性使然,天地使然,大化使然。他不会把自己身后的名声和功用,放在心上。他不在乎历史,但拥有他,却是历史的骄傲。静静的他,使乱世获得了文化定力。当然,一个文人结束不了乱世。但是,中国历史已经领受过田园和桃花源的信息,连乱,也蕴涵了自嘲。”余秋雨总能在一个事情的现象上看到深远的地方。

阎纲、阎庆生的《孙犁的话题》,以自然散淡的对话形式,对孙犁的文学成就以及个人生活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评价。孙犁在文字的安排上、语调的叙述上都有着突出的个人特色,很多的作家从他那里汲取了文学的养分。孙犁不善言谈,不凑热闹,无是非入耳,有工夫读书,不想出世,只想心安,好像避世而居。然而,他诉诸文学形象时“远离政治”,为人处世却时刻“关心时事”。晚年对社会的观察冷静而深刻,兼有困惑和疑虑。二阎的谈论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散文,其间我们不仅能看到他们所蕴含其中的情感与思想,也能看到孙犁先生的人格特征与精神面貌,文章引用的观点在现在看来依然有着积极的意义,比如孙犁说的:“我们的文艺批评,要实事求是,是好就说好,是坏就说坏,不要做人情;要提高文艺评论的艺术价值;要介绍多种多样的艺术论,提高文艺评论家的艺术修养;要消除文艺评论中的结伙壮胆的行帮现象,群起而哄凑热闹的帮闲作风,以及看官衔不看文章的势利观点。”文章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孙犁这种大师形象的高不可攀:学孙犁柔情似水易,学孙犁明心见情难。世事多变,大海茫茫,人像一叶挣扎着的小舟,作家各人作着各人的梦。有的清廉自持,清贫自守,寻求入世出世之方;有的为钱,钻营奉承,吃喝玩乐;有的图名,多方活动,奔什么大奖、混什么大官;有的是毫猪,有的是青狐,有的是醒狮,有的是泥鳅,有的是志士,有的是混混,有的干脆就是宠物,人各有志,真正像孙犁那样为崇高的文学献身的,世所罕见。文章甚至把孙犁的走说成是带走了一个文学时代,一个不趋时、不媚欲、远功利、拒浮躁的文学时代。

朱增泉是一个军旅作家,多年来他一直以一个军人的眼光研究古今战史,透视人文精神,他曾写出了一系列的伊拉克战争纪事散文,写出了一批古今中外有影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最近一个时期,他又从春秋战事下笔,分析由这些战事引发和形成的历史事件与政治原由以及所带来的深远影响。这是可以入册的文章,是散文中的史学讲坛,《春秋四方混战(上)》(载2008年第5期《美文》)就讲述了齐、鲁、晋三国战事中的乾时之战、长勺之战、鞍之战、平阴之战、太行之战,而秦、晋、楚三国战事又讲述了韩原之战、崤函之战、麻隧之战。这些都是历史上有名的战事,后人常以这些战事为例,引出了更为广泛的军事、文学、戏曲上的延伸。

岳飞这位民族英雄已是众所周知、家喻户晓了,在他的家乡汤阴,世世代代香火不断,很多人走到这里洒扫祭拜,很多人写出了颂扬岳飞、岳家军的文章。韩小蕙也来了,如何能写出独辟蹊径的篇章,韩小蕙在寻找着、思索着,她看到了岳飞雕像前一字排开的三碗清水,她问解说员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是水而不是酒,讲解员回答不出来。《岳茔享堂、三碗清水及其他》(载2008年第8期《人民文学》)中,作家却认为这三碗清水有着不同的答案,第一碗就是歌颂岳飞大将军的丰功伟绩。八千里征云战月,他一次次从血雨腥风中将胜利高高举起,拯救百姓于水火,托举国家于危难,令敌人闻风而胆寒,亦是敌人永远攻不破的钢铁长城。第二碗作者把它想了是彰显岳飞大将军的精忠报国之心,为保家为国,他把儿子、孙子,乃至全家都送上了前线,一片耿耿忠心天日昭昭。第三碗水,作家这样写道:当我的目光落在它上面,眼眶突然潮热了,心中大恸,塞满悲伤和愤懑。我认定这一碗清水,是为岳飞大将军洗冤而备下的!这样写来就使得作品有另一层的新意,也使作家站到了一个更新的高度。

朱鸿的《关于作家的思想者化》(载2008年第1期《文学自由谈》)提出做一个作家学者化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作家不是大老粗所能担任的,固然大老粗也应当受到尊重,但作家应该学富五车,学者化是一个基础,更高的要求是作家应该成为一个思想者,那么思想者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品质呢,作者写道:其一,怀疑精神。人类的一切所谓文明,都在盘诘和重估之列。作家对自己身在其中的人类行为方式,尤其要一问为什么,再问为什么。其二,独立人格。作家有的会出身于所谓的社会底层,有的会出身于所谓的社会上流,作家在情感上和理念上落下他所在社会阶层的烙印很是正常,但摆脱自己的圈子的影响却十分有益,无命可尊和有命不尊更是可贵。作家要做代言人就做所有人的代言人,以表现无限的行动和无限的梦幻,当然,作家是通过做自己国家和自己时代的代言人而做所有人的代言人的。其三,批判态度。包括作家在内的所有艺术家,本是用审美的眼睛衡量事物,容易看见生活的假丑恶,并合为时而述,合为事而作。颂扬自有颂扬者,然而作家属于批判者。作家不可以僭越自己的本份,变成颂扬者。其四,开拓人性的疆域。人性的版图已经绘制出来,这是前贤的功劳。不过人性仍像黑暗一样辽阔和苍茫,并有待天才的作家去垦荒,去耕植。我以为对人性的任何一点新的发现,都可能给一部作品嵌入杰出与伟大的宝石。其五,从现实进入存在。作家可以从现实写作出好文章,不过也许还可以从存在写作出更好的文章。作者的这个题法很见新意,他实际上是要求中国的作家应该特别意识到自己的天职,以自己的作品为国家增加软实力,而这些真正意义的作品唯有思想者化的作家才可能出现艺术的突破。

李锐的《烧梦》(载2008年第2期《收获》)是对日本仙台的鲁迅故居的一次造访后的感念,这种感念是纷杂的,又是丰厚的。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被所有的发达国家打败,被所有的发达国家看不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什么说法、有什么关于身体的符号会被人挑选出来到处流传。鲁迅到日本的时间正是中国一百多年间面临了不断地失败,不断地割地赔款,不断地签定辱国条约的时间,他是随着一群热血青年走上东渡之路的,决心要学到些什么回国,鲁迅来的时候也像其它中国同胞一样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他是在第二年照了一张“断发照”,这个断表明了鲁迅同旧的代表软弱的封建社会的一刀两断,用鲁迅先生自己的话说:“从别国里窃得火来,本意却在煮自己的肉。”李锐从一百零三年前的一九零四年,二十三岁的鲁迅只身远离东京,远离身边的同胞,到仙台医学专门学校求学写起,写到鲁迅人格及精神的筑造。本来鲁迅是想以学医来医病救人的,但是在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却感到了这并非是第一紧要之事,第一紧要的是要改变国民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先推动文艺运动,所以鲁迅弃医从文,离开仙台回到东京,开始了自己的写作生涯。但他又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这寂寞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起来,如大毒蛇,缠住了我的灵魂了。”当中国的历史现实一片无边黑暗的时候,是什么给了鲁迅走进黑夜的勇气,又是什么支持了鲁迅终其一生独自对抗比历史还要黑暗的绝望?这深不可测的黑暗里,有多少是日本给他的鄙视,又有多少是日本给他的滋养?这是作者提示出来的可供思索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