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的散文记忆(4)  

2009-02-04 03: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的散文记忆(4)

王剑冰

 

四、忆旧散文的意义

 

2008年8月24日,作家魏巍永远地走了,他走得很平静,也很坦然,由于多年不写作的缘故,他似乎对这个世界已经淡漠了,但人们始终会记着《谁是最可爱人》,这篇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不只是在文学上,更是在精神上,因而不少的作家在魏巍走后写出了追忆和怀念他的文章。周明以最快的速度写出了《在潇潇秋雨的夜晚》,发于2008年9月1日的人民日报,他不仅写出了魏巍在当代的影响力,也写出了魏巍的正直、热情、坦荡的为人风范,其中提到了被邀为仙游寺题词,魏巍热情应约,并写下了一首:“诗圣仙游后两年,中原又生白乐天。篇篇歌哭生民泪,不绝诗魂千古传。”这首诗既显现出魏巍对待历史、人物严谨的创作态度,也显见出魏巍身后的文史功力,此一记,使文章有了更深的力度。

北大校园是一个特殊的校园,它张扬着民主、科学的力量,张扬着青春、向上的活力,谢冕的《年年此夜》(载2008年第10期《海燕·都市美文》),以无比依恋的心情写出了20世纪50年代学校师生在除夕迎接新春的舞会和团拜会。在谢冕的笔下,描述出了一幅昂扬向上的校园场景:大约是除夕的晚八点光景,大饭厅已经张灯结彩,播放着欢乐的乐曲,开始迎接客人了。在现场指挥和服务的,是学生会的干部们,他们个个也都是盛装打扮,那些歌舞队的,合唱团的,戏剧社的,那些平时就很活跃、也很骄傲的“公主”们,早就花团锦簇地出现在现场了。五十年代是一个充满幻想和希望的年代,周遭充盈着早春的气息和情调。百花齐放,向科学进军,先进班和三好生,都是那时的号召。北大更是了不起,声称要办“太学”。当日学校园里弥漫着这种轻松的和欢乐的气氛,一种类似青春期做梦般的天真烂漫的情绪,是与时代的总体氛围相吻合的。普及交谊舞,提倡女同学穿花裙子,唱苏联的和古典的歌曲。学生中西装长衫并存,社团活动蓬勃开展。而且经常性的有来自国内外的名家讲演,上自国务院总理、各部部长,以至各路学术艺术新秀,都是北大邀请的客人。在这篇文章中谢冕着意提到了校长马寅初,写马校长很少公开讲话,更不做长篇报告,但他是学者,是一代宗师,他以他的学术、风范影响着一个北大。惊天动地的人口论就是他在任职期间写成的。谢冕说他是一个“无为而治”而又政绩最著的北大校长。其中一个情节给我们的印象很深,说欢乐的人们在新旧年交替的时候会在未名湖畔的钟声里簇拥着马寅初校长登上讲台,而马校长的新年致词也仍然是寥寥数语,如同家常。内容记不清,“兄弟我今天多喝了几杯酒”却印象深刻,那个浓重的浙江口音后来却消失了。谢冕并没有记述后来所遇到的困惑与灾难,但是前面浓墨重彩的描写反而使众所周知的后果变得凝重而深刻,从而回味出更多的东西。

自从张学良与宋美龄两位百岁老人在本世纪相继仙逝,人们便谈说着他们的世纪情缘。王充闾便是以《良言美语》(载2008年第10期《海燕·都市美文》)解说了这段情缘,作家详实而细腻地而不是概念化地写出了两人的相同与不同,文章里是这样描述的:一个俏男,一个靓女,在出身、地位、年龄方面也大体上相似,两人又都通晓英文,都有接受西方教育的文化背景。因此,他们一见倾心,都为彼此的高雅气质、出色才华所吸引。张称宋为“美若天仙”;宋则称张为“莱茵河畔的骑士”。可惜的是,张学良已有太太于凤至,而不久宋美龄也嫁给了蒋介石,但这并没有影响以后两人的友谊,这多表现在宋美龄对张学良的关照。王充闾的这篇文章,史料可谓详实,文字可谓真切。

梁衡的《你不能没有家》(载2008年第2期《海燕·都市美文》),从读一篇烈士后代赵一曼之子境遇的文章而感到吃惊写起,写出由于母亲牺牲,父亲被共产国际派往国外,回国后已另有妻室,使赵一曼的遗子没有能够很好地接受家庭的抚养与教育,致使其有着许多不好改正的毛病,其不能管理自己的卫生、使用和支配自己的钱物,婚姻的结果也不好,最后的结局是自缢身亡。梁衡在文章中总结说,这个孩子的血统不是不好,组织上也不是不关照,本人的智力也不是太差,主要是最基本的生存能力、生活能力过不了关。因而归之于家庭影响及教育的缺失,从而分析当今社会、家庭对后代影响的重要性。当一个人少了最基本的社会关系——家庭关系,少了家庭教育、家庭温暖,他至少不是一个完整的社会人,不是一个很幸福的人。佛缘是最基本的,因情缘而进一步结成家庭就有了血缘,进而使民族、社会得到延续。

南丁写的《幸福的感觉与回忆》(载2008年第4期《党的生活》)是对自己近乎一生的文学经历的总结,幸福的感觉就是他在写作中的沉醉,以及在这沉醉中产生的不朽的作品,做一个作家他写出了不止是《旗》、《检验工叶英》这样的名作,厚重的《南丁文集》垫起了他的一半人生,而出任文联的领导直到卸任,做了一个作家所不能做的另一些有利于文艺界的大事和要事,是他的人生的另一半。他的这个回忆,基本上是从改革开放以后,因而他的感觉充满了对新时期以来中国的发展变化的感佩,由此可见出他的明朗的精神层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