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苏思达尔  

2009-02-17 10:38:00|  分类: 天涯羁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思达尔

 

王剑冰

 

这是离莫斯科只有三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小镇方圆只有9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万余,但它却有33个教堂,5个修道院,12个钟楼冬天,由于树枝稀疏,可以放眼四下里望去,总能望到隐在各处的特点各异的建筑

一条河缠绕了小镇。河里结了冰,冰上敷了白雪。阳光来了,先照了河中央,中央的雪同阳光一起向两边扩张。等到快中午的时候,会有一些水漫过冰层,让河产生一些动感。

偏有一些钓者,喜欢在早晨凿冰,然后放一条线下去,静静地坐在风景中。

一条看不见主人的狗,自什么地方走来,漫无目的地找寻着什么。后又顺着一条小道,慢慢地走远了。

河上架着不高的小木桥,将两边的来人送上对岸。桥不宽,似乎仅容一人,又没有栏杆扶手,就让人觉得有点游戏性。万一来一场大水,这样的童话里的小桥会被冲得无影无踪。小镇也不知是因为人少,还是安全意识不够,桥就这么架着,且偶尔会有一两个来人,远远地像小矮人似的一点点过到河的对岸去。

对岸有一些钟声慢慢传来,一声,两声,在一棵棵高高的白桦树上绕几圈,就随着开化的河水流走了。

远处,白桦树高大的缝隙处,可以看到两架风车,那许是小镇人过去打米磨面的地方。风车已经不转了,但它还站立在那里,同这个小镇构成一种和谐。

如果就这么看着这样一些景色,会感到苏思达尔一直没有随着这个世界往前运行。

就在看这些风景的时候,我把自己丢了。

大家进了一座修道院,我在外边没有进去。我想拍一棵长在河边的树,正等着太阳从云彩后面露出来。谁想这些人一直就不出来了。拍完了我进去绕了三圈也没看到一个人影。也就别说是找人问一问了。

我只好守在修道院的出口处,等着他们从里面哪个楼上下来。

这中间从什么地方来过两个小孩和一条狗。叫叫唤唤地又跑走了。之后就再见不到一个人。一些鸟儿在树上飞来飞去。那棵很有特点的树也浴在阳光里了。我却没有了兴致。这可是俄罗斯,真丢了可要费很多周折。可能同伴们还没有发现我的走失,或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走失了。

我发现了修道院的后门。而后面高树覆盖的小路不知道通向哪里。如果顺着小路找过去,又怕与来找的人走两岔。

我在门前的草坪上走来走去。

一个声音在叫我,是个老太太。远远的她站在高坡上冲我打着手势,嘴里不知说些什么。我还是奔她去了。但我们无法交谈。她说她的,我说我的,我连可怜的一点儿英语都用上了。

她似乎比我更急,不知又从哪里叫来了一个小男孩,动作更大地比划着。我终于有些明白,我已经被一群人丢掉了,她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她要让小男孩领着我去找。

就是被人引到孙二娘的包子店,也不好犹豫了。小男孩在前面只管走,好长的一段路啊!拐了个弯,小男孩还在往前走。

这时我看见了古丽雅。她正和一个当地人朝我走过来。古丽雅惊喜地说,终于把你找到了。原来他们只是穿过了修道院,并没有到里面参观。当发现我没跟上队时,已经又转了两个地方。他们就分头去找。可能是在向谁打问时,被那个老太太听到了。

我感受到了小镇的淳朴。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