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新处女公墓  

2009-02-18 07:27:00|  分类: 天涯羁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处女公墓

 

王剑冰

 

名字总让人有点琢磨头。但这个公墓跟处女没有什么联系,它只是在一个叫新处女修道院的附近,这个修道院有着红砖修葺的钟楼和教堂,而里边的女修士,大多是皇室家族的女贵族。

这里是莫斯科的南郊,多少年以前,一定是一块安静幽雅的所在。在这样的地方设置一座公墓,不知是谁的主意。公墓不叫别的什么,就叫新处女公墓,或新圣女公墓。别看这个有点纤弱的名字,里边居住的魂灵却不同凡响。

同以前的环境一定是有了变化,现在的这里紧挨着繁忙的通向市区的公路,来往不断的车子带来一阵阵声响。只有仍是红砖砌成的公墓的大门和围墙,给人一种庄严和肃穆感。那种同克里姆林宫围墙一样的红色,似乎断然分开了两个世界。

轻轻地走进去,高大的树荫下,到处是鲜花和绿草,是无一重复的各种各样的雕塑。那些雕塑用意独特,做工精美,无疑是第一流的艺术品。漫步其中,你会觉得是置身于一个充满艺术氛围和浪漫色彩的公园里,没有压抑和沉重,没有痛苦和忧伤,只有一种轻松的、敞亮的感觉,一种沉迷和欣赏的感觉。

也许,这正是这些魂灵的初衷。

这里埋着一对夫妇,他们的雕像是两个人伸展的裸体。他们许是一对艺术家,以展示人的身体美而终身奋斗。他们的后代以这种形式表现死者与生者的共同心愿。

著名芭蕾舞演员乌拉诺娃的墓前,是一个永远旋舞着的白天鹅,那青春亮丽的少女形象,让人一见就感觉有《天鹅湖》、《睡美人》的乐曲在耳畔响起,她的可爱、动人、美好的舞蹈于花丛中翩然再现。

著名的喜剧演员尼古林的雕像,依然是歪戴着帽子,对人们扮着滑稽的笑脸,走近他的人,都想对着他露一个同样的表情。

在这里我还看到了一些著名的人物。发挥无数的想象,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和他们相见。不同时期的人物,他们在这里竟住的这么集中,以至于他们不用走很远的路程,就能切磋和交流。

果戈里还在安排《钦差大臣》出访吧,法捷耶夫为《青年近卫军》又设计了一次近距离的巷战,马雅可夫斯基还在自己那独特的阶梯诗上徜徉。

这就是奥斯特洛夫斯基?他清瘦的浮雕立时会让人想起保尔。柯察金。在他的墓碑的左前方,还有一柄军刀和苏联红军帽。“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给予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可以说,我的整个鲜血和生命,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眼前的情景,让人会想起这段至今仍被很多中国人所引用的名言。保尔即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化身。他在战斗中负伤及至全身瘫痪、双目失明之后,坚强地写出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书在苏联时期被印行了三千万册。而现在俄罗斯的青年人,不再读这部曾经让无数苏联人热血沸腾的书了,他们不知道奥斯特洛夫是谁。

尽管如此,我还是看到了在这座雕像下,谁人放置的鲜花。

不经意地随处走去,都会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会不由地发出一声感叹:啊,这么伟大的人物,他在这儿啊!

当然,这里还有另一些"艺术家",他们是“图”系列飞机的设计者、喀秋莎火箭炮的设计者、重型坦克的设计者,人造卫星的设计者。他们的雕像即是那些让人们感叹不已的作品。不用看什么说明,就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他们会将人们带到不同的年代,放到不同的场合引发回忆。

这些人的安葬地是随意的,即不是精心安排的,没有化分什么区域,什么时间段,也没有划分什么领域。这是一个大杂院,住着各个阶层,各种职业的人物。他们互相映衬,组成一曲生命的壮歌。

我又见到了卓娅,二战纪念馆中对我笑着的女英雄,在这里变成了一座昂首挺胸的汉白玉雕像。她点着脚尖,似要离地飞翔,让人想到精灵,想到乌拉诺娃。作为一个少女,一个美的爱好者和追求者,她是在残酷的战争中旋舞,在自己的信仰中旋舞。她的上半身已经越过了冬青树枝,在一片柔和的阳光中灿烂。

在这里我还见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坟墓。她的形象是那么年轻,可以说是充满了稚气。从墓碑标明的年代来看,她是死于卫国战争时期。是什么原因夺去了她年幼的生命,又是什么理由将她安葬于此?我看不懂碑上的文字,但我猜测,她也是一位有功之臣,就像中国的王二小一样。

在我的镜头中,她们都属于艺术家,她们自身的形象就是一件不朽的作品,在和平的年代里,以她们的个性,她们也一定会创造出不朽的业绩。

当然,在新处女公墓还埋葬着一些不同时期的政要,但对于我们来说,那些人不足以让人有长时间的驻足。

在漫无目标的浏览当中,不时会看到来瞻仰的三三两两的当地人。看情形他们与这些死者并无多大关系,他们只是怀着好奇和敬意走向这里。有的手里拿着一个本子,一边走,一边查阅,像是一种说明书。可惜没有中文的,这使我们少了解许多东西。

有人是带着鲜花来的,走到一些墓碑前,就恭恭敬敬地放上一束。

一个少女看我在选取好的镜头,就向我招手,并介绍她眼前的人物。那是一个女子的雕像,但我听不懂她的话语,也看不懂碑文。我以为她是想让我为她照一张像,就做了个手势。可她摇头笑了,示意我为那个雕像拍一张。我照着做了。她满意地离去了。我大致地明白,这姑娘觉得我不应当错过那个雕像,那一定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

过了一会儿,我又在另一个地方看见了她,她拿着一个小本子,在抄着什么。

来这里的人并不多,主要的还是一些老人,他们或孤单一人,或结伴而来,迈着有些艰难的步子,来找寻他们的精神寄托。我似乎更多地看到了二战时期的老兵。从他们的年岁上,从他们走路的姿势和他们向一些墓碑致敬的方式上。在他们这个年岁,在这样一个时代,这里似乎成了他们主要诉说的场所。当我把镜头拉近时,我竟看到了一个老人胸前的英雄奖章。那是我在纪念馆里看到过的。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几乎每一座墓碑下都有一束或几束鲜花,那是一些活着的人不愿这些魂灵寂寞而时不时地献上的。

我对这些我尊敬的人物表示敬意,对这些我不熟悉的走来的人们表示敬意。因为他们的不断到来,使这里有了一种盎然的生气。尽管我知道,到这里来的人越来越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