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晓日成霞张锦绮  

2009-06-07 07: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晓日成霞张锦绮

宋卫霞散文集序

王剑冰

 

宋卫霞把一本厚厚的书稿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感到了惊讶。河南文学的园地里,又有一棵果树蓬勃了。随便翻看一两篇文章,那文字可就好得很,味道很足。到底怎么足,足在什么地方,一下子说不上来。现今有文化的人很多,喜欢文学的也不少。尤其是在散文热的今天,很多人都想试一把,觉得散文好弄,发表的地方也多。但大都急火烧汤,猛劲添柴,搞得烟熏火燎,却不管那汤味的好坏。宋卫霞是文火炖煮,不急不噪,慢慢续柴,慢慢品觉,直到炖出味来。这味即使是在深宅老巷,也会飘散得很远。

宋卫霞是从河大出来的,现在一家报社做着文字编辑。这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河南大学紧靠着开封铁塔,每天早晨,学生们都会翻过墙头,去园子里读书,或者到铁塔湖游泳。再就是携伴攀上围着河大半边的城墙,在蓬蓬草中相伴夕阳。那个氛围很好。能启发智力,生发想象。很早的时候,学生就自发成立了铁塔文学社。社员们聚会或者搞诗歌朗诵,总会选择铁塔公园。前一段我到河大去,看到正在扒着与铁塔相隔的围墙,铁塔公园并入了河南大学校园,成了河大的一景,就像北大的未名湖,这是多么让人欣慰的事情。其实在很早的时候,铁塔本就是在河大的校区内。过去有个铁塔牌的说法,现在的铁塔还真就成了河大的标志。

河南大学有爱写作的传统,慢慢还真有人写出了名堂。就有了河大作家群的说法。既然是群,就不是一个两个,就是形成了一个气候。前些时,河大出了一本河大作家群的研究著作,开了河大作家群的讨论会。在这样的气候里,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就总有人在文学上冒出来,成为河大的骄傲。宋卫霞也必是在这样的气候里悄悄地长,悄悄地发,悄悄地结出收获来。

读完《富足的色彩》,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女作家成长的轨迹。她从小生长在农村,周围有一群可爱又可敬的人,她在众多的关爱中长大。在奶奶的故事中,在父亲的文艺细胞中得到滋养,她具有所有女孩特有的善良和同情心,对美好充满了向往。因而不管是她的小学生活、艺校生活还是大学生活,都充满了乐趣。她善于观察事物,理解人物,她总是怀着一颗爱心看待周围的事物,感觉周围的人。她像记日记一样,把自己的经历和感悟都记录下来。她有着极好的文学天赋,她的文章自然、大气、没有框架、没有刻痕,就像农村的野桑,蓬勃而朴实,让人把书名、人名一同联想成一句古诗:晓日成霞张锦绮。

宋卫霞把亲情、故事放在前面,说明她很看重这一部分作品。我也觉得,这些作品凝聚着作者的深情。在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以及老五爷、四元奶奶等亲情的温润中长大的宋卫霞,想起乡村生活依然像在昨天。

我们在《榆钱儿串串》、《奶奶的故事》、《小花帽》等篇章中知道了奶奶,奶奶是那么的亲切、善良,对儿孙们那样的关爱、体贴。在宋卫霞记忆的旧照片里,“奶奶成了我每天放学回家时的一道风景。她总是很准时地站在路口,拄着一根拐棍,搭着手看着学校的方向,灰色的衣襟被风吹起,奶奶的苍发更显得稀少。我欢叫着扑入她的怀中,奶奶抚着我的头,很庄重地一遍又一遍嘱咐我要好好用功,当个识字的有出息的人。”奶奶的影响对宋卫霞的成长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在《纵然穿件长衫》、《笛声里的红太阳》、《小站,那矮矮的店铺》、《一根“锡”条》、《父亲,祝您好运》的文章中,父亲给我们的印象更是深刻而具体。父亲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人。他有自己的喜好,他会吹笛子,喜爱文艺,命运又使他不得不留在农村那块土地上。他不甘心,他不喜欢做田,他会把农活干得一塌糊涂,但他会用自己的聪明把铁匠炉做得红红火火,他会打各种各样的家什,会修理各式各样的农具。因而他受到乡里人的爱戴,更受到母亲的喜爱。这许也就是为什么爱整洁的母亲能够容忍邋遢父亲的原因。父亲的形象真是让人感觉可爱极了。作者这样形容:“父亲的两件中山装,早被他一年四季不离身穿走了形,最上边的扣子从来不扣,敞敞地开着,测试着四方各异的风。然而,他看上去蛮舒服。休息时,他常叉着腰,矮身子很直地立着,望着远方,微凸的双眼里有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坚定。我托着下巴无边无际地想,他怎么这样?”这是多么逼真的小女孩的心象。

我喜欢宋卫霞的具有概括力的叙事方式,她总是以广角境头拍摄景物。让人看得全面,有一种开阔感,但它并不等于说宋卫霞不会运用特写。如她写《一根“锡”条》的故事,就写得生动、具体、蕴满情绪。回家的路上,她捡了一根银白色的锡条,那是父亲用于焊接东西的宝物。小女孩既想给父亲一个奖赏,更想得到父亲的奖赏。这份奖赏就是爱意。作者把兴奋的心理,父亲得到锡条的高兴劲都展现得活灵活现。

第二部分写出了宋卫霞离开农村进入校园的生活。尽管还不是完全地进入了社会,却让她感到了一种全新的场景。在这个场景里,她的心态,她的对人对事物的感觉都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在作者的笔下,同学关系、师生关系是那么的和谐,校园生活又是那么的活泼有趣。

宋卫霞善于观察生活,也正像他父亲说的,她适合于当记者,也适合于当作家。比如《女子学校的男老师》,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女对一个教美术的男老师的关注,那真是抓人又揪心。男老师和哪个异性接触,有谁进了他的房间,都成了姑娘们共同的讨论焦点。

    宋卫霞的文章中也充满了善良与人性,《想起阿超》中作者竟善良得起了一个念头,想嫁给在监狱服刑的阿超,为阿超扶养她的儿子,而不去考大学。作者这样写道:“一直到就要走向考场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读着阿超写给我的厚厚的信,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心里想的是阿超坎坷的道路,怜的是阿超没有妈疼的儿子。”这种善良让我们感动。

    宋卫霞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文章中善于以对话的形式刻画人物,展示情景,让人物鲜活起来,让画面变得丰满。

    集子的第三部分是散文诗。一章一章精短的文字,展示出宋卫霞对语言的把握,由中可以感到宋卫霞的诗人气质。她能够在很短的文字中把握一件事,写活一个人,这在当今越写越长的文风中是难能可贵的。《我被天空宠坏了》、《午后,春正在轻轻地睡》、《流浪的暑假》、《夏阴里的女孩》、《念你,在红叶飘零的秋》、《秋的路口》都充满了诗性的色彩。散文诗是不好写的。它既要有诗的凝练,又要有散文的随意。二者结合的越是自然越好。

     看《念你,在红叶飘零的秋》中的一段:“生活外的风景区,有一株顽强生长着的小草,正把所有的往事都催化成点点滴滴的绿汇聚在它的脉络里,你还记得我们一起为它培上的每一铲黄土吗?假如你是风景区里的人,你该为拥有绿的亲吻而高兴啊!毕竟,那是生命之本,它不会因秋季的到来而任叶片凋零。”述说很见特点。还可举《舞思》一段:“箫声如梦,轻轻与天空唱和。理想依旧舞蹈,偶尔也叹息,像寂寞风口处松柏的言语,静静叩击生命的节拍,在每一个枝头,在每一个细胞。”作者的散文我们正在读,已经领略了独特的本色,可没有读过她的诗。从这样两段文字中,也就知道宋卫霞写诗,也是高水平的操作。

这个集子的编排,就像精心制作的套餐,让人一点点觉出味道觉出特点来。有些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能品出味来,比如茶,得慢慢泡,慢慢品,要不怎有工夫茶呢。越是好的东西味道越醇。

    集子的最后一部分就是有味道的东西。充满了青春的味道,生活的味道。其中写了几个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参加报考艺校的面试,第一次进行三百里的骑车远征,第一次进报社当编辑,第一次打工当服务员……这一个个第一次,让我看见一个小女孩纯真、坚毅的性情及渐渐长大的过程。

    《初涉人生》讲了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报考幼儿师范的曲折经历。那是她对自己的首次检验。而她成功了。字里行间扯着读者的牵挂。又一个惊心是《第一次远征》,三百里路只是个概念,所以这个刚刚报考完大学的女孩才敢要骑车回家。这是一次考验毅力的拼搏。一个小女孩,一辆破车子,一条漫漫无边的路。中间竟要经过三个县区!几次想放弃,坐车回家,又几次咬牙坚持。放一个大男人身上敢试试吗?难。

    读这些文章的时候,你早被其中的故事所吸引。这是一个引发人关注,引发人好奇的女孩。她所透出的情趣、个性让人生怜。《初当服务员》写假期中自己应聘到饺子馆打工的经历。那可不是心血来潮,想去体验生活。而着实是为自食其力。有这样的心性,让人相信这个女孩没有什么不能干成的。

   这是一部散文集,又像一部个人写真集,它毫不遮掩、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家事、私事、心事,自己所遇的故事,所办的傻事,全托了出来。真实,大方,痛快。

有人写散文,怕暴露,又想表现,读着总觉得矫情。有人爱研究市场,这终是形成了毛病,容易步人后尘,有一种模仿的痕迹,看似像个文章,却少自然的东西。现在的农作物,越远离城市,远离精明,越充满绿色。人们都愿去深山区品尝农家饭菜,就有这个原因。

宋卫霞的作品,起码给了我一个缺少污染的感觉。

散文的格局越来越宽泛,写作也越来越自由,没有一个严格的说法,要求必须怎样,必须不能怎样,只要你写的文章能够感染人,就可以肯定并且值得坚持。而且,越朴实、越自然、越纯真的东西就越有生命力。散文不需要“雕梁画栋”,不需要“勾心斗角”。散文是帘外潺潺的雨,是吹动塔铃的风,是由此给人们带来的生长的东西、滋润的东西、开心的东西,联想的东西。

每个人都会遇到写作的困惑,这是在有了一定的成就之后。我不知道宋卫霞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在热闹的散文背后,总是要拌随着冷静的思索。有些思索,之后会有新的长进;有些思索则会带来更大的困惑,甚至畏首不前。

有理由相信,宋卫霞在有成就的今天,必能够于思索之后有新的开拓。这个理由就是她的一惯拥有的信心和毅力。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