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当兵的女孩  

2009-06-09 03: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兵的女孩

王剑冰

 

列车行进好久了。

结伴的人们有的在聊着本单位的趣闻,有的打起了扑克。我很不习惯独行孤旅,没有交流地干坐着总感到一种寂寞。我拿起了笔,随意地记点什么,或瞄一眼书,或把目光长久地投向窗外。而那景物,慢慢也就看倦了。

在我收回目光时,就感觉有一双眼睛从另一个小桌旁投射过来,迎视过去的一瞬,那目光又转向了窗外。

过了长江以后,山开始多起来,视野总是受到遮挡。

售书车上,花花绿绿的书籍中,我抽了一本文学书。女孩也站在旁边,拿起的是一本文学杂志。

一个小男孩跑过来,摔倒了,哇地一声哭。我扶他起来,女孩捡起一只鞋子,给他穿在了脚上。

这是一个当兵的女孩,看样子也是孤身一人,眼睛里透着固有的纯净,她把手支在腮下时,脸部线条十分秀雅地勾勒出来。是个女兵的形象,一道浅黄的杠杠在绿色的肩上,表明是个新战士,是头一次探家,还是外出执行任务?在今天,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要么正上高中,要么刚刚考上大学,在家长和老师的呵护下继续着从家门到校门的简单路程,很少有从戌远行的。她当是一个例外。因而她多少又带有种成熟感,同那些女孩比起来。在她的心日中,当兵,许是最神圣的选择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在交流了。

当我以文字记载下来的时候,才知晓这里面含有的那种对山花样的爱美之心。

时间有了车一般的速度。那轮圆圆的太阳很快就跌进水田里去了,水田溅了一层红光,红光映过来,女兵的脸微微显现出一线红润。这个剪影很有些艺术。毕竟不相识,如熟悉,我会抓拍一张很不错的照片。

我在军营里长大,在“小鬼”的爱昵声中懂事。从小就想能像父亲一样,体验一次“兵”的滋味。那滋味总是刺激着我,初中毕业时,正赶上东北招兵,就缠着父母想去大兴安岭。那时不觉得离家会吃苦,会有长长的思念,只是想着好男儿应当走四方。那时上学没什么前途,到了还是要上山下乡,军营生活几乎是所有的青年人的理想。当然,一些人还不敢奢望,家庭出身与社会关系就限制了他们。我没有这种顾虑,却被父母卡住了。好不容易又有了一次机会,而且带兵的已经同意了,可户口远在下乡的唐山,不在招兵地。就有了一个永远的遗憾。这回招的是特种兵,也就是文艺兵,到部队的文工团的。

当兵的女孩,你是否也有过当女兵的夙愿呢?现在可供选择的路太多了。当兵要远离亲人,要受很多约束,吃很多苦,你都细细地想过吗?当兵的一身戎装遮体,最青春的年华被武装起来,少一份自在潇洒。现今流行的小背心超短裙与你无缘,金耳钉、红发梢不敢浪漫,严肃、正规、整齐、稳重成为你最明显的特征。女兵,你许以此为一种追求一种自豪。

那么你不同于那些依然学生气十足的女孩,不同于那些将自身整日展现于街上的女孩,你是地道的一名负有责任与使命的当代军人。

夜降临了。当你光着脚丫爬上中铺,我又看到一个小女孩的影子。那细白的小脚,每个脚趾都涂了层淡红的指甲油,光光泽泽地像一对艺术品。你纯真烂漫的少女之情、天性自然的爱美之心显现出来。这种微妙包在鞋子里,平时是没人知晓的。可以想象在你选择了美的一种方式去付诸行动的细微与认真。那不亚于:描眉、画眼线、抹口红,而这些你不能,你只能以此种形式表达一种心性。

女兵,毕竟是女孩子。

又是一个早晨。我身后的几个人兴致勃勃地谈论起了战争。这是早晨刚上车的几个退役了的中年人。其中一个女的竟然上过前线,立过三等功。她操着湖南口音谈的时候,不住地展现面部表情,以不堪回首地表明战争的艰苦与惨烈。

这些人谈着、笑着,毕竟是过来人,带种自豪感,就像我谈论经历过的大地震。

隔窗而坐的女兵,不知听没听到这里的谈论,你依然以手托腮静静地望着窗外。窗外正是一个隧道接着一个隧道了,黑暗与光明交替地闪现,你能从中看到些什么,感受些什么呢?

我觉得这样的女孩不应属于战争,她们应是和平的装饰。她柔和的肩上,能站立两只安详的鸽子。当然那瘦削的肩膀也属于钢枪。战士该是善战的,但不是好战的。战士排起来是一条和平线而不该是一条战线。军人以保卫和平为宗旨而不是以进行战争为目的。

然而当和平需要以战争的形式来确立时,你怕吗女兵?你敢于以柔弱的身躯迎上去以保护我等这些平民百姓吗?

我想你会的,因为,你是一名中国的军人。

多少年前我去过前线,我看到过一个女兵墓。我在她二十一岁的鲜花前站立很久。泪水模糊了一个男子汉的双眼。

不知为什么,那几年,一看见女兵我就想起那个沉默的女兵墓,那个有着美好信念的小女孩。她许也像你一样,偷偷地染了小脚趾,或还有些不为我们所知的对美的表达。她许也经历过这么长长的旅程,从遥远的北方一直向南,离别父母时有一番衷肠话语。她甚或会有一个男孩子在心目中陪伴着,直到她微笑到最后的一刻。

女兵,原谅我作此联想。而这种联想,使你在我面前英武起来,我的目光里有一种敬意呢。

列车跑了两天两夜了,我们似乎交谈了好久,好久。我早已忘却了旅途的寂寞。每次当我的目光扫向你时,都见那美丽柔和的目光迎过来。当兵的女孩,我们的性格许是一样的,矜持、内向而又善解人意。我们对人生的认识、追求,许都在一条线路上,就像这穿山越岭,一往直前的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