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时代的先锋写作(下)  

2009-06-12 09: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时代的先锋写作(下)

 

三、女性散文家对新散文有着不容忽视的贡献

近年来,女性作家的写作呈多向性发展,关注历史,关注社会与人生的作品越来越多,且写作者越来越年轻化,知识的层面越来越高,其最大的一个特征是,把更多的视角放在性别本体,尤其是以女性的自身感觉与体味展现本真的生活。如方希的《乳话》、张艳茜的《为什么我的眼泪在飞》、马莉的《潮湿》、洁尘的《女人书》、潘向黎的《红楼隔雨相望冷》等,这同男性作家有了明显的区别,也让我们就此感觉到那种女性的、细腻的、纯粹的、安祥的东西,那是她们拒绝了某些喧嚣与浮躁,静静地躲在尘世的一角,寻求的一种精神的慰眠。这些作品的胜处还在于超于内容自身,由文字的情调所释放出的个性质感。

格致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散文家,她的出现显得很突然,这个东北大地上的女作家,以她独特的构思及叙述方式征服了读者。格致的散文同传统散文相比,有着明显的变数。其提升了散文审美上的难度,同时也加大了对于散文认识上的难度。但我觉得,这不是格致的预谋。她的直接经验使她自然地构成了与这一常规文体的异质性隔膜,也由此顺理成章地成了“新散文”篮子里的花朵。

《减法》(载《人民文学》2004年第10期)同作者2003年发表的《转身》并蒂生香。格致写了上学的孩子由一群渐渐减少为一个的过程,这个过程写得意象万千,如电影镜头一样,一个接一个闪现,给人以躲避不及的撞击感。作者对事物观察的透彻和描写的细微让人叹服。《告诉》(载2005年第3期《民族文学》),以工作记录本的形式开写,记录标明上访的方式、上访人、接待人及上访内容,然后引出事件与人物,很见新意。

格致的散文注重细节,着意渲染。我曾问格致,某两篇作品中是否有虚构的成分,格致坦率地认可了环境和时间的重新组合。经常会在一些散文中,看到作家对人物的传神描写,这种描写有助于调动想象并由此产生阅读的快感。当陈胜辍耕之垄上,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时,当李广的响箭没入石头,不在现场的司马先生都形象地描写了出来。读者不会追究他的虚构性,却要为他的笔力喝彩。一些写作者,甚至已经有了一定成就的作家还将虚构当作谨慎的话题谈论。其实每一个实践者都已经解决了一个问题。即使是高喊散文不能虚构的作家,细观他的作品,也一定能够看到某些虚构的痕迹。当然,这里所说的虚构,是关于散文的虚构,而不是小说的虚构。二者有着完全不同的概念。小说从头到脚都可以是虚构的,散文却要求情感的真实,感觉的真实,人物的真实,事件的主干的真实。至于叙说的那天是阴是晴,某人是不是讲了什么话,没有非要考证的紧要了。只要是文学作品,就没有绝对的真实。即使不是文学作品的文字材料,也不一定就绝对地真实。

这几年写动物与自然的作品不少,周晓枫的《鸟群》是较为独特的一篇,其简直把鸟这种灵异之物写活了,鸟性见人性,鸟情喻人情,在鸟的呜叫中,让人想到许多不鸣叫的事情。她把鸟比作天空之箭,“短暂的降落不过是为了把自己再一次搭在弦上”;她赞颂鸟的友善,“鸟无疑在众多方面为我们提供着美德的范本”;她歌唱鸟的形象,“鸟是神的拟态。人们想象中的天使,就是根据人与鸟的结合形象设计而出”;她将鸟性与人性类比,即使是描写丑陋凶险的鸟也以细腻的心态注意其两面性色彩,她写秃鹫:“难道这个穿着又脏又旧衣裳,秃顶又驼背的家伙,其实是个面丑心善的卡西莫多?”在作者长篇的描绘中,无不显见善良的天性、知识的广泛及作文的成熟,其语言魅力深深打动着我们。如其写乌鸦的飞行:“这滴黑暗的浓缩液降低了光明的纯度。回巢的鸦群又像四处溅开的墨水,弄脏了整张天空。

习习的《桃之夭夭》(载2005年第9期《飞天》)记载了作者对死亡由模糊到具体的认识,其例举了一些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离去,伤感中透着善良的追思,凄婉的笔调张扬生命的美好。整体发散着忧思而又优美的情怀。

苏沧桑的《孤山不孤》(载2005年第6期《散文选刊》),是一篇女性化很强的写西湖的文字,其读孤山,更是读人,一个一个的人构成孤山的风景,孤山也就显得热闹起来。题目很有特点。

杜丽的《走路去法国》(载《人民文学》2003年第1期),把业余时间学法语的人物和故事,叙述得个性而新鲜。

苏小卫的《掌上风》(载《人民文学》2008年第14期),将上学其间的所见所闻中的有趣话题记录下来,给人以真实、耐读的感觉。

塞壬的《转身》(载《人民文学》2008年第1期),以个人的真实体验,写出了自己的一段打工经历,转身是多向性的隐喻。

唐继东的《珍惜一捧细沙》(载《吉林日报》200811月),一捧细沙成了作家经世的独特视角,内中有多重的感觉与提示。

王芸的《在茶香中安卧》(载2008年第5期《海燕·都市美文》)以解辞辞典的形式,解说关于茶、《茶经》的诞生与精髓,手法上显见新意。

马小淘的《蝴蝶的翅膀在远方扇动》(载2005年第9期《美文》),以随感的形式写对电影的观感,其对经典影片的认识和理解别出心裁,让人体味出新女性的独特思考。

可见这些女作家每个人都以文字的形式展示她们各自的心性与神态,那种历世的端肃、天成的悯善、青春的荡漾和个性的坚韧。瓦格纳曾经说过:“世间的刚性都被卷入滔滔的俗潮里的时候,女性常是不失其优情,因为在她们的心灵中宿着柔和与湿润。所以女性是人生的音乐。”我们总是在这样的音乐中沉醉。

 

四、网络写作为新散文提供了自由的空间

在当代的散文写作中,青年作家占有很大的比重,他们活跃在各个层面上,更多的一批活跃在网络上,网络时代的到来着实给散文的自由写作提供了一个阔大的空间,写手们在报刊的过于拥挤的平台后选择了网络。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网络写作的自由性,因为在报刊上展现的作品可能还会有某种顾及,还会受到编辑的删削和改动。而在网络上,作者可以极尽内心的情感并充分发挥文字的能力,他们不需要任何的犹疑,这或可使他们的才华也得到了极大的发挥。

当然网络散文也有着某种弊端,那就是未必都是成熟的写作展现其中,正因为写作者的无所顾及,很多的水分会掺杂其中,甚至带有粗俗的语言。但是,这并不影响青年作家鲜活的个性和鲜活的文字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活力。它着实给了体制性的写作者一种很大的冲击。我们接受并且支持这样的一批作家,这或可给当前的散文创作和散文研究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可供参考的平台。我们希望有更多的青年作家到这个平台上来,我们欢迎那些怀有真挚的情感、鲜活的故事、灵动的语言的作品,欢迎那些耳目一新的一扫常规的写作方式,欢迎那些不见经传的陌生的但是很有潜力的名字的出现。

既为青年,就要有活力,有魄力,就要敢想、敢为,我这是指在著文上。要使自己的写作同别人的不同,尤其是同中老年作者的不同,有一种反叛性,有一种革命性,我想不只是青年人欢迎,中老年作家也会叫好。但是,就怕只是有批判的意识,有反叛的思想,一操作起来还是走不出老调子、旧框框,甚至比不过那些“老姜”,这样的作者那就只能让人说“嫩了”。



五、语言在新散文中的优势

在阅读中还会发现一个特别的现象,这个现象是近几年已经显现端倪的,这就是从诗歌进入散文的作家比其他行当要多,要显眼。他们在诗的炼意上、神韵上研究、操练得很久,转入横排的文字便显得得心应手,且文字运用较好。一些新锐作家多出自这样的一些人,这些人的作品会让人感到新鲜、透亮,富有深涵的哲理。从他们的作品中,更多地看到了某种诗性色彩,也可以说这些作品是一些纯美的散文诗,只是登载这些作品的刊物没有明示罢了,因而这些作品都归为了精短美文。

如阿贝尔的《火车四周的风景》(载2006年第5期《青岛文学》),巧妙地利用了火车的穿越,将中国的西部与东部连在一起,将地势的险峻与开阔连在一起,将历史人文和地理风光连在一起,作者是位诗人,在这篇作品中,更多地利用了诗的语言和诗的思维,想象宏阔,意绪飞扬,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句子:“没有想到,秦岭,这样一个纯粹的地理概念,一个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在我的视野和感受中却成了一个诗歌的意象,一个艺术的巨大元素。”“西安到了,列车擦过它的后腰,轻微的伤口几乎没有感觉。”“如果说秦地是我们先祖的思维器官,那么潼关以东便是他们的消化器官。”“先前的江南还只是半幅画,没有南京这团厚重的笔墨。但画布一直铺在那里,任凭我虚设的模型占据着南京的空白。”

这些语言让人感到一种张力,给人一种新鲜的感觉,使得这类作家的散文有一种穿透力,让人们去想散文前面的时光。

 

   新散文与老散文,有一种割裂或区分。新散文同新作家还不一样,新作家说明还没有写得老到,刚出炉的钢似的,还泛着蓝光。新散文就不一样,新散文说明是散文的一种新路数,也可能是作家成熟的一个标志。

   在当今语言文学最好改造重组的莫过于散文了,它给了人们无比广大的运用空间,因而凡想在此领域着手实验者,都应给他一种可能。诚然,这些人的出现,也使散文界变得骚动起来,这种骚动还会长久地存在下去。这是件好事情,在骚动中散文便有了新的思路,新的开拓,新的发展。否则,一种文体就会像小街一样,要么成为体制的古董,要么慢慢地老掉。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