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经历了唐山大地震(上)  

2009-07-28 07:29:00|  分类: 乡情亲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了728日了,这个日子总是让我想到那阵轰响与地光,由是再次翻出这篇文字,以示纪念。

我经历了唐山大地震(上)

   王剑冰

    没有谁能想到,唐山会和一场地震联在一起。当上天要把地震这个东西扔给唐山时,也许是想和当时这个产值占全国百分之一的重工业城市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百分之一的概念是什么?就是说有一百个唐山就等于全国的收入了。
       
唐山是一块肥肉。唐山到处是扬眉吐气的烟囱,横七竖八的铁道从各个厂矿伸出来。从天空俯瞰,那烟囱就像是一片巨大的树林,而铁道是凸露地表的根系。成百万的人们日夜忙碌着,为这些烟囱冒出更多的烟气,为这些铁道擦磨得更亮。
       
那个时候,中国人还不大懂得对污染这个词的反感,只顾得自豪了。能不自豪吗?这里的煤炭,这里的钢铁,这里的陶瓷,这里的水泥,这里的机车,这里的电力,哪个不是在中国的嘴上咂咂叫响呢?
       
老天也许出于某种妒嫉,或者说想做一次试验,就把一个地球上四百年未遇的特大地震掷给了唐山。世界上谁能活四百岁呢?即是说这之前没有谁体验或者见识过这么大的地震。搬出联合国所有资料,也未能见到这么一次对人类毁灭最大的灾难。
       
于是唐山又出了一个产品,创了个国际名牌。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唐山了,死去的唐山人和活下来的唐山人又有了新的自豪。他们以自己的身心为这个地震作了一次死亡与生存方式的实验。这个实验释放的波能,相当于美国扔在日本的一百颗原子弹。两颗原子弹就让日本天皇看到了末日,承受一百颗震能的唐山呢?
       
如实地说,唐山确实经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任何地面上的东西都化为了废墟。天空中望见的那片树林(烟囱)全部拦腰折断,铁道像舞蹈家甩出去的波浪优美的长绸。
       
闲了的时候我总是想,地震这玩艺儿真是个怪物,那么大的一个地球,单单在唐山那么一个点点上发生一次裂变,就好像一个大的机体上的某个神经部位轻轻地弹动了一下,小小的唐山就完了。有人说唐山就是建在了那根神经点上,而谁又能知道那根神经点四百年动一次呢?
       
这一次就该我辈赶上了。有的说唐山地震是唐山下边掏煤掏空了,影响了地壳的神经,所以才震。怪的是整个唐山没有塌下去。历史上沧海桑田的事也不少。有考证说四川盆地还是一个巨大陨石砸成的呢。如果唐山整个地陷落了,亲历唐山的纪载也就没有了。而现在还好,还有很多人能说说当时地震的所历所感,就像一部录像机或录音机一样。尽管当时还没有一部这样的设备神灵般地运作。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三时四十二分,这个让人惊让人咒让人恨的时刻,人们正沉睡在梦乡里的时刻,没有一个人能够知道巨大的恐怖和灾难正悄悄走来,没有任何一个地震预报点发出任何警报。人们在革命的年月里睡得很坦然,很安详。不少人就这么一直睡了过去,一直睡到现在都没有醒过。祖国有强大的解放军守卫着,谁敢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破坏人民财产呢?唐山很安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三点四十二分又过了五十三点八秒,一道耀眼的蓝光猛然腾起,霎时全唐山亮如白昼,就像一串照明弹为一场战役打出了前奏,接着便是万炮齐轰地吼叫和山崩地裂般地抖动。夹杂其间的是不知从何处刮起的浓烈的旋风式的黑风,尘土荡扬,飞沙走石。
这时的唐山显得那般可怜无奈,它成了洪涛中的孤儿,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大地在颤抖,摇晃,像一台巨大的搅拌机在左右着一切。
       
这搅拌机左翻右卷,然后左卷右翻,撕扯着,抻拉着,上下掀动着,巨大的轰鸣在头顶在脚下滚动,那是一颗接着一颗、一堆接着一堆的原子弹在撂着,发泄着,狂笑着。唐山一处处被扭曲,一片片被削平,一点点被吞食。
       
到处是火光到处是喊叫到处是巨响到处是黑暗到处是沉默……二十三秒钟,谁眨了一下眼睛,一个百年发展的重工业城市被夷为了平地。
       
比广岛惨烈百倍的废墟,成为世界历史上最惊心的一座纪念碑。在这些废墟下面,有二十四万多具尸体,十六万多重伤员,轻伤者无计其数。
数天之后,全国大大小小的医院诊所住满了从唐山运来的伤员,唐山终于在全国人民的怀抱中痛哭失声。赵丽蓉的家乡方言变得熟悉而亲切。
       
我之所以向读者再一次述说唐山大地震,是因为我亲历了这场史无前例的灾难,并毫毛未伤地活了下来。人说人生有两种行为,经历与表达。我这笨拙的语言也许表达不出什么,但总是祥林嫂般见着人就想说说。
       
唐山是和我开了个玩笑,唐山很友好,说你来吧,我们这儿有好事等着你,我就来了,想好事来了。结果是在我十九岁的年龄段受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十九岁,未免还过于天真,单纯地以为世界到处是鲜花和爱情。唐山友好并不表明地震的友好,外地来唐山而葬身的一万多遇难者也是有约而来的吧,谁知道来了是上了死神的传送带呢。
       
为到这个老家所在地“上山下乡”,我着实经历了一次成熟。而这种成熟在七个月后的大震面前显得又是多么可怜。那天晚上我所在的村子刚刚排练完了节目。一把小提琴使我成为两天后慰问驻军的一员。走回家去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半。屋内燥热,飞虫爬满了纱窗。挥物去打,这边跑了那边又来。奇怪的念头再多也不会想到有只世界上最大的恶魔正在两小时以外狰狞而来。
似乎是刚刚睡着,猛然的轰响中,我敢说我一下子就看见了迄今为止看到的最美丽的闪光。那五光十色的光芒带着巨大的沙浪打在窗子上,我的心里来不及感叹,身子已不由自主地在一个大筛子里交给命运了。炕、凳子、柜子,屋里所有的东西和整个的屋子都在高频率地颠簸、颤动。墙皮抖落后四处飞溅。灯泡与屋顶相碰发出沉闷的响声。大块的玻璃镜子从对面飞来,在床上摔成了碎片。
       
我的双手紧扒着炕沿,我想抓摸住一件东西,可怎么也抓摸不住,炕沿好像大筛子的边口,在我的手中跑来跑去。我惊呼着、大喊着,那是一种绝望的哀鸣。我想整座城市上百万人都会发出这样的哀鸣。岂止是人,还有各种沉眠抑或活动着的动物。这是招谁了惹谁了,向谁能够祈求,千万别千万别……不,没有谁理会你,你茫然无救,你的头在胀大,你到了盲目无知精神崩溃的地步!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