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生计  

2009-08-02 06:58:00|  分类: 乡情亲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经历了唐山大地震”系列之七

  

王剑冰

 

被一场突降的灾难弄蒙后,一切都无所适从。房子倒塌了,一家一家的人死不复生;工厂的烟囱半截半截的没了气息,地上到处裂着口子,温热的黑沙溢出来,不知是来自多深的地底。多大的区域遭受了损失?会不会再来一次回震,将剩余者也葬身地腹?幸存的人们坐在自家门前,麻木地看着,等着。几个小时过后,当神经受到饥饿敲打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面临的还有一个问题。

没有多少人预见性地储水存粮,即使有了水粮,震塌了房子,一时也无处去寻。

于是,就有人奔向坍塌的商店,粮店,当然那出格的事大多数人还不敢。

渐渐地,听见杂沓的脚步从不远处跑过,且越来越稠密。

“快点吧,都上地里找吃的去了!”终于有人明白地喊了一声。

一种本能支使舅母全家动员,年轻人拿了铲子、筐子奔村里的菜田而去。

正七月,是蔬菜正旺的季节,地里有白菜、青椒、土豆、茄子、豆角、黄瓜、菜瓜、西红柿……

我下乡的队属郊区蔬菜队,全村的人靠集体种菜为生,这时全没了集体主义。有人传是支书暗自允许的,想让大家暂时解决一下危机。这就给公开抢劫打上了名正言顺的旗号。一时间,种有土豆、青椒、西红柿的菜地被翻腾得一片狼藉,人们都知道这些菜既能顶饥又可补充营养。舅母家的地上,也堆了不小的一堆,可想不少家庭都受了集体的益。每天做饭,舅母都做好大一锅青椒土豆配西红柿,真让人吃得倒胃口。其实没两天解放军即空投食品,大部队赶来后又分发了米面。可当时我们终算是幸运者了。

两小时以后,队里民兵紧急集合,要求制止这种抢劫,许多人才知没有什么支书暗谕。得了便宜的,一哄而故;没得着多少的,自认倒霉。我属基干民兵,且还任个小职,自然拿了枪参加这次保护菜田的行动。

民兵毕竟人手少,菜田却很大。仍有人跟我们兜圈子抡便宜。喊叫不顶用,就威胁:

“不走就开枪啦!

好多人已不是我们村子的,真得要有小本位主义了。不知谁起了头,一边高声喊着,一边就冲天勾了火。那时没人理会应不应该开枪,枪即是一种权力。我们远远地排成一排,子弹一上膛,满天乱响,真跟鬼子扫荡一般。

人们听见枪声,起先吓得趴在地上了,继而嗷嗷叫苦跑去,有的连筐子、铲子都不要了,看了让人感到又好笑又可怜。没办法,民兵得执行命令,让保护菜田就得尽力保护。

我的枪膛里只蹦出两发子弹,那是为了好玩。有的则打光了一排。老式的三八枪,响起来特别震耳,因而也就特别有威慑力。我看见,好多小伙子是在人们头顶上放的连响。

到中午时分,尽管地边上还有几个人瞅机会摘几根黄瓜之类的,整个大田算是让我们十几个人控制住了。当然还得不停地走动,分兵把守,时不时地放一两枪。

“扫荡”了半天,民兵们早累了,坐在地头上喘气。和我一起的一位该叫三哥的小伙子,大概是太渴了,跑瓜田里摘了两根菜瓜过来,扔一根给我。他正要坐下,忽又发现了什么,抓枪奔过去。瓜地里,竟猛地爬起来三五个活人,扔了东西跌跌撞撞呼喊着狂跑。两个老妇跑不动,干脆就地一坐,抱着怀里筐子不动。三哥吼着,让把筐里的瓜倒下,老妇死活不倒,三哥上去扯下其中一个篮子,扔得好远。我的心一下子随那篮子跌得好重。老妇唔唔哭起来。恰这时又有几个刚逃走的,想迂回再来。我跟三哥说,你去那边,这儿我来办。

三哥是个直性子,遂端枪奔了过去。三哥一走,我便对老妇说:

“你们快走吧,不要再来了,我们村子还得靠这菜田养人呢。”

两老妇立时拾了篮子,慌慌而去,走时顺手抢摘两个菜瓜,我也只当没看见。这块地上来的人,大都是前边不远市区的居民,想来房子倒塌,也没什么吃食了。

刚转过身子,又见不远处葱地里几个人影晃动。待奔过去。人立时跑了,唯剩下个十三四的小女孩,想跑没跑直直地站立着瞪我。她的身边,横放着好大一捆葱。这葱地里还有很多捆,是昨晚人们收好准备今天运往市区的,发生了地震也就没人管了。

“还不走,站着干什么?

我连问两遍,这小女孩就是不吭,只管把眼睛瞪着我。

“要这么一捆葱干什么?又不能当饭吃?

我变了一种口气,谁想她竟哇地一声哭了。

“我家的楼房塌了,我妈妈没有了,我爸爸给砸伤了,还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儿吃的东西,唔唔,奶奶听说人家都上田里来了,就让我来看看,我是看有人拿我才拿的,唔唔唔……”

她诉说着,辩解着,看着拿枪的我,充满了委屈、悲伤和恐惧。

她找到田里已经晚了,只看见了一捆葱。听人说让拿枪的抓住就要被打死,她只有等着处置了。

我的枪在不自觉地慢慢放下,并且往身后藏着,我喊叫什么?威风什么?我的心被这双泪眼深深地刺痛了。

“你能扛得动吗?

我走过去提了提那捆葱,好重,足有三十斤。她戛然止住哭声,疑惑地看了看我。

“你让我扛走吗?我能!”

“那好吧,你快点走,别让人看见。”

我把葱提起来,;放在她弱小的肩背上。她往前一趔趄,差点就栽了去,那捆葱早巳滚了下来。她看都不看我,扑上去拖着、滚着,艰难地把葱拖向前去,她舍不得放弃一点。我看见地上丢着两根菜瓜,长长的,还不小,追上去塞进那捆葱里。

“快点吧,路上别让人抢了去。”

我终于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子和那捆大葱滚出了地边。三哥他们尚未走过来,我舒了一口气。

那捆葱回去能做什么吃呢,煮菜?包包子?许能暂时维持一下那老少一家的生计。不知她的家址,真想回去弄一筐土豆送去。

明天她还会来吗?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