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佛 境  

2009-08-05 01:54:00|  分类: 天涯羁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剑冰

 

我所住的地方不远,就是澄虚道院。在我来周庄的几次中,竟忽略了它的存在。

夜晚来临的时候,月华将中市街变得一半明亮,一半阴暗。整条街道已无有多少人行走,静的感觉越来越深沉。

白日里,不知有多少人声浮过,多少脚步踏过,夜晚竟全然消失了,不知一个个都去了哪里。就像两组电影镜头,在同一个地点,现出两种不同的景象。

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一种声音,幽幽的,怨怨的,如泣如诉,但又不是十分的伤感,幽怨中倒是很动听。

慢慢的就知道了是一种胡琴的声音 ,月夜越深沉,就越清晰。

我寻着这琴声而去,先是看见了一座小桥,就在澄虚道院的对面。

后来知道那叫普庆桥。

走近了,才发现桥上的人。

一个,两个,三个,哦,这边还有,一个,两个,三个……全都静静地一动不动地坐着。

我悄然地坐在暗影里。

拉琴人似乎也没有看到我的加入,只顾自己陶醉于抽弓送弦的悠扬中。

他拉的是一支古曲,听不大懂,又觉得听懂了。似是一个人在诉说。

一曲终了,拉琴人端一壶茶慢慢地酌,而后轻轻放下,再一支新曲响起。

胡琴,这是一种江南的乐器,代表了江南的特点,就像马头琴,代表着草原。

听到马头琴的声音,会感到草原的辽阔,而听到胡琴的声音,会觉出水乡的柔韵。说马头琴弓抽出的是草原的飘逸,胡琴之弓拉出的就是水的流动。

夜晚的胡琴的声音,使周庄的夜更浓更酽了。

一抹云遮过来,整个世界霎时一黑,即刻又透出光来。

琴声却没有停。

那声音让人有点迷惑,是从水上划过来的?还是桥孔渗出来的?

它整个地弥散得四野到处都是这轻扬的极富月夜气息的曲调。

这个时候我尚不知道澄虚道院。

那曲调一定越过了道院的上方,并变作一缕香烟渐渐逝去。

拉琴者拉完最后一支曲子,抽弓收琴,携茶而慢慢步下小桥的台阶,闪入的竟是一个有着精制门楼的院落。

此人走后,我仍坐了很久,让那琴声在我的回味中慢慢消隐。

而后走下台阶,走到那个院子的近旁,这才发现,门头顶上“澄虚道院”四个大字。

这倒有些怪了,刚才的一幕是实是虚呢?我责怪我的大意,怎么就一直没有发现这里隐着一个道院。

也难怪,白天这是何等热闹的所在,周围被各种摊点店铺包围,小桥上下也就一片人声,澄虚道院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打坐。

它是初始建在一个远离闹市、清静地方的,是当初选址时这里尚处在镇子的边缘,还是建寺就是专意寻了生活场景呢?

如是后一种,则显得意义非凡了,临嚣取静,并直接切入生活,听从劳动者的诉说,接纳普通人的意愿,完全的人性化的构筑。

后来查资料,见《周庄镇志》有这样一段:“明代,院西无人家,桥有雀竿悬灯,以西湾之夜泊者。”

这说明当时道院一带还是比较清净的。夜晚的景象倒也与现在无大区别。

澄虚道院始建于宋,距今已有九百年的历史。明代中期以后开始不断增建,规模日趋恢弘。至清乾隆十六年,已经形成占地一千五百平方米、前后三进的宏大建筑。诸殿中供奉各种菩萨塑像数百余尊。实可谓黄墙绿树,楼阁参差,余钟磬音,庄严幽深。

自然,道院在不断扩大,庄子的范围也在不断地扩大,逐渐增长的街市,慢慢地已经将道院围在其中。这可真是闹中取静了。其实,它是占据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和风光美景。

清初有个诗人叫张冷的,如我一般,对这种构筑也觉稀罕,他漫步于中市街中,被熙攘的人声和琳琅的商品所引,路过澄虚道院,先为之惊,后便含首而笑:

世人移入作仙邻,

桃源竟与尘凡通。

烟火生聚成邑里,

鱼盐货贝来至止。

估客帆樯集画桥,

无都馆外成闹市。

望上一眼,便又悠悠哉哉地没入拥窄而热闹的街市中。

步入这个院落,着实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尤其是那种大黄和大红涂的墙壁和门窗,神圣而威严,加之高巍的神像,让人肃穆敬畏。

当然,同其他大的道院相比,澄虚道院仍显得有些陋简。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人们放逐心灵的所在。

那些与之相邻的街市上的百姓可以随时走进这座用红色和黄色为主调的院子,将生活中的美好希冀,借助一柱香火燃向天穹,而后满足地走出。

信仰是崇高的,有信仰的人活着才有寄托,有力量。

 

 

除了澄虚道院还有一个全福讲寺。

有一种说法,说周庄是由全福讲寺拓展来的。我查了资料,证明这种说法大致是准确的。

周庄最早是元代一个小官员周迪功郎的场所,即所谓田庄。

迪功郎是一个什么样的官呢?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他在这里设田庄是为了收获稻谷,那么,这个田庄的庄字就与村庄的庄有了本质的区别。因而,布庄、钱庄、饭庄的名,都是与之相通的。周庄,最终成为了一个商人荟集,庄铺林立的所在也就不难理解了。

周迪功郎这个人和他的夫人章氏并没有做什么发财大梦,而是以一颗慈善之心搭起一道宏愿,那年适逢遇到天灾粮荒,百姓跪天祈求有个好年景,周迪功郎便将二百亩田产投给佛教的发展,这无疑给全福寺的全面扩建带来了可能。

周边散居在水乡的人们必然地要来慢慢扩大的全福寺烧香拜佛,慢慢地也就把这里当成一个聚集地,人员越迁越多,一个庄子也就渐渐形成。

有人说周庄是“水中佛国”,这话我信,在老旧的周庄地图上,标示着大大小小的佛寺道院十几处,先寺后镇的历史也是周庄佛光聚笼。

《贞丰拟乘》说:“此间男女,最崇香信。”“里中风俗,尚气节而重文章,好行善而敦公信。遇有胜举,必极力共享;见有懿行,必交相称述。”全福寺早已是远近闻名的古刹,几百年来香火鼎盛。

大雄宝殿内供奉的一座高达三丈的如来大佛,掌中可卧一人。据清《周庄镇志》载:如来大佛本苏州虎丘海涌峰云岩寺世尊像,清顺治五年,总戎杨承祖兵驻白蚬湖边,迎于寺内。说明这座大佛确实是有来头的,也就更加证实全福寺的历史性和影响性。

 走进全福寺,整个建筑殿宇轩昂,黄墙黛瓦,颇为壮观。越往后走,越见绿荫苍翠,碧水曲廊。临湖有拱桥倒影,垂柳成行。

周庄热闹的时候,一些人冲着这里的景色而来,这里的文化而来,也有一些人是冲着这些寺庙和香火而来。

早晨,会有一阵钟声沉闷地滚过周庄的上空,像带了某种水音,或者感到钟声将水也振荡起来,一同翻涌成声响。

那钟声就是全福讲寺传来的。

它在告诉周庄里的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它似乎还告诉人们,时光更替,不可回转,新的一天,更要格外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