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长岛读海  

2009-09-04 06:13:00|  分类: 天涯羁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岛读海

王剑冰

 

早上五点的时候,我出门坐到了海边。天空还是一片铅灰,没有什么人影和声音。不,有海的声音,还有海鸟的声音,还有我的心跳的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当海边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还真有点惶恐的感觉。海,我说这话你不要在意,海真的是太浩大了,海的浩大让我觉出了一个人的渺小。

 

然而我没有离去,我要看着海,看着海一层层地打开自己,然后又一层层地把自己合上。海在试着自己的新装。或者是海在为我一个人展演多米诺骨牌,一忽从好远的远处倒来,一忽又从我的眼前倒回去。海不厌其烦。

我要看着海,把一些海鸥扔上天去,让它们尽情撒欢。我总是感觉这些勤奋的不能再勤奋的鸟没有机会睡觉。我要看着海,最后变戏法似的,将一枚红色的圆球变出来,然后变出帆影和渔歌。

我所在的地方叫中原,我的祖先以为那里就是天下的中心,所以也就把国家叫做了中国。海就是中国的边缘,就是天的尽头。那时没有多少人能像我这样坐到海的身边。“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那可不是指的全世界,他们不知道海的那边还有陆地。直到明代,才出现了一个人,敢于冒险一渡大海去看看“海外”的世界。

 

我就这么久久地读着海,昨晚上我就读到很晚,一直读到什么也看不到为止,实际上我还是没有读够。海的深厚与宽广,我是读不完的。我只是想读得更多一些。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海,就像我无名由地喜欢一个叫海明威的作家和一个叫海子的诗人。

 

我不知道汉语的海是如何叫出来的,它的名字是这般的贴切而真实,令人震奋,海!海!难道是第一个看到它的人发出的声音?

嗨!我也唤了一声。嗨——我放声长啸了。

 

海的浪在翻涌,海的浪是有颜色的。

它不尽是人们所说的蓝色。海的浪有时是白色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海浪一波波涌起,拍打着沙滩。三点时分我推窗而望,看到的便是一排排白色的浪。我有些担心那白色的大浪会越过沙滩直扑向我的房间,我的房间离海实在是太近了。然而我发现,海有自己的处世规则和原则,即使发怒的时候。海不像河,它甚至不需要堤坝。其实河流也不需要堤坝,河流原本也像海一样自由漫漶。

海有时是灰色的,像刚才我面前的海的颜色。

而你知道吗?海有时是红色的。

这时的海正在借助太阳,霞光中的海,一片片涌起,完全是一片艳红,那是多么大的一片红啊,让人想到整个海中有无数条红鱼在滚动。也就想起张羽煮海的故事,整个海似乎都在燃烧了。

多少年中,很多的地方的早晨我都起来看过海,但从来没有看到这般红艳的海浪。

 

海的浪有时是要借助鸥鸟来完成的。

我在一处海边,看到了一层层的海浪翻涌得特别,直至翻到了天上,近了才发现,那是浓浓的一群海鸟的翅膀。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