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写《绝版的周庄》  

2009-09-27 01:0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绝版的周庄》

——在上海被采访的询问记录

王剑冰

 

   那是电视画面中的偶尔的一闪,周庄的名字跳了出来。都这个年代了,竟还有这么一个去处,古朴而别致。可惜画面闪现得太快了,没能很好地一睹她的芳容,只是记住了“周庄”的名字。周庄,周庄,就像一个周姓的女子,端庄地留在了美好的记忆里。

  又是一年过去,中国作协来电说有一个全国性散文研讨会,地点恰恰就是周庄。周庄就又在心里敲了一下。周庄方面的热情促成了这次会议。东西南北各方人士相聚在了江南水乡。

  我是那般忐忑地走进了周庄,就像去见一位心仪已久的人儿。想望、渴盼及对周庄的神秘感交叉感怀。可惜白天太扰,看了这点,丢了那点,进去不远,便迷了路径。好奇心的驱使,我端着相机不停地揿动快门。这是我第一次走入江南的水乡,且是蓄满明清风格的水乡,我真的感觉来晚了,孤陋寡闻,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竟就让那么多人先行睹去了,照了照片,画了彩画,写了文章,周庄的风韵,我已是赶上了个末场。

  这样想着,懊悔着,行走着,四外观望着,脚不够使,眼不够用,心内热热的,白天看了,晚上又去了,宾馆在外边,并不觉远,三天的时间,不知跑进去多少趟。心内对一处美妙地方的情感,释放着,聚拢着,一行行文字也就渐渐吐露出来。我将周庄想象成一个古典秀女,将灰瓦白墙看成她的衣装,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就将窗户视为眼睛吧。

  说女人是水做的,周庄内外全是润润清水,正像她的肌肤。还有周庄的标志——双桥,周庄称它为钥匙桥,说它的形状像一把古旧的钥匙,这把钥匙就让它挂在腰间吧,而双桥也恰在周庄中心,是主要的景点。

  我已感觉到,周庄没有变,变的是周庄走过的时代,由于交通的原因,原来周庄只能靠水路进出,使周庄的面貌未有大的改变。正是因为这种没有大的变化,才使得今天的人猎奇一般涌向周庄,以一览周庄的古朴、纯雅。周庄对这股热浪是无奈的,且又是欣喜的。她无以想象自己会成为一个视觉的中心,就像农家的手工艺人,想不到自己的手艺会震惊联合国。周庄也是如此,陈逸飞的一幅《故乡的回忆》将周庄带到了美国,世人皆惊讶中国还有这么一个去处。

  其实,古苏州原本何尝不是这样呢,周庄即是苏州的缩影,可惜苏州影响太大,不像周庄躲在水中逍遥了半个多世纪,苏州抛头露面,被人改造来改造去,渐渐地变了模样,因而我说“苏州脱掉了罗衫长褂,苏州现代得多了”。苏州是无辜的,也是无奈的。那么周庄呢?当我看到周庄外围闪烁的霓虹灯和酒楼,心里不免发出“周庄的操守能持久吗?”的疑问和担忧。

  而周庄又必须是要生活的,要前行的,周庄人利用她的影响,在外围进行发展,以使周庄的操守更有资本。我也参加了一些合作项目的奠基仪式,其中就有“富贵茶庄”,富贵企业是台湾的著名企业,富贵二字同周庄联在一起有些意思。周庄的一个主要人物沈万三曾经富甲一方,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银两,只知道他曾帮助朱元璋建造过三分之一的南京城,并花钱犒赏过三军,朱元璋反将他治罪。沈万三的形象是透着富贵仁善的。富贵企业的代表是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子,同周庄的形象有些照应,而周庄的一方又是一位年轻女子,为了茶,这么一种善舞于水的美好植物,一下子让我将周庄同富贵、茶、女子一起,产生了一种诗性的联想。

  既然将周庄想象成一个秀女,又很容易联想到刚听到的故事。台湾女作家三毛来看了一次周庄,三毛爱激动,如我一样,一来到周庄,四下里撞,看看哪儿都亲切,吃小吃,唠闲嗑,见谁都亲切。临走又让车子停下,一个人跑进油菜花地里,大把大把地捧着黄花儿掉泪,三毛是在回去不久用长筒袜上吊自杀的。她在周庄不知是何样心情。她不断地跟周庄人说,我还要来,还要回来!可惜她永远不能回来了。听到这段话,我眼前立时显现出一片灿然的黄色的小花,远远望去,那不就是一块黄手帕吗?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帕》中,女主人为了等待自己的丈夫回来,按照约定,每年都在屋前斜斜的绳子上系一块黄手帕,直到那些手帕飘扬成了小旗。黄手帕即是一种召唤,一种耐心,一种情感。油菜花和黄手帕就这样一下子联想在了一起。

   周庄的古朴更明显地在晚间显现出来。九、十点钟,就没有多少声音,电视的声音,狗吠的声音,吵闹的声音,隐在了一片水的沉静中。

  这使我感到周庄是在水上入睡了,水成了周庄的床。这样又看到了船儿,自然而然想到鞋子的形状。

  晚间守着周庄的时候,就有了一种贴近感,近距离地看着静静的周庄,如同看着熟睡的妻子,目光扫过她的点点细部,明显的,又是隐晦的,哪怕一点动静都会在意万分。我一直在想,为何对周庄有如此的感觉,概是因为北方中原与南方水乡的地域不同,距离产生了美,差异形成了奇。再是看多了浮华人生,突然融人了另一种状态,怀旧的心理得以释放,似是找到了一个灵魂寄托的故乡。因而《绝版的周庄》才会一蹴而就,没费多少时间和脑汁。绝版,是觉得再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保存完好的地方。题目也是在一闪念中写出的。

   多少年后,我又看到了更多的类似于周庄的地方,却都不会有如此喷涌的激情了。可想文学同生活一样,第一次的相知、第一次的感觉是多么珍贵。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