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井冈读山(下)(文图)  

2009-10-03 06:22:00|  分类: 天涯羁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井冈读山(下)(文图)

王剑冰

 

                            井冈翠竹

                      井冈山雕塑园中的贺子珍雕像

                       和王佐的孙子王生茂

           “三送里格红军到拿山”的拿山河

            井冈山市梅市长陪同,向井冈山烈士敬献了花圈

                  陈毅安烈士,是个知识分子形象

 

(接上篇)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浏览,猛然看到一封字迹清晰的信,似乎还带有着写信人和收信人的体温。我将它一字字抄了下来:

志强:好久没有同你通信了,不知你近况若何?挂念得很……你的信我又收不到,真是糟极了……我天天跑路,钱也没有用,衣也没有穿,但是精神非常的愉快,较之从前过优美生活时代好多了,因为是自由的……但最忧闷、最挂心、最不安适的,就是不独不能同你在一起……

信写于192710月,是陈毅安写给未婚妻的。陈毅安就是黄洋界保卫战的指挥员,可惜1930年在湖南牺牲。直到抗战爆发后,妻子李志强才知晓。王尔琢、何挺颖、蔡协民这些井冈山时期的领导人,都是在那几年牺牲的。当时投身革命的人,原来生活的条件并不是不好,他们的行为完全不是为了自己。很多是放弃了优越的生活,最终也放弃了生命。

井冈山雕塑园里,我看到了王佐和袁文才的塑像,原想着王佐会是一个赳赳武夫的模样,没想到那般俊朗秀雅,袁文才正好同王佐相反。聪明人王佐,那时不被错杀,说不定后来如何。车子顺着山路逶迤而行,终于找到了王佐的家。这个绿林好汉对井冈山根据地的建立,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王佐的孙子正领着人翻新王佐故居,那是一座泥黄色彩的普通房屋,孙子叫王生茂,一个朴实的农民。生茂笑着说:“爷爷如果活着,该是住北京的高楼了,革命嘛,总会有牺牲。”

  三送红军到拿山”,我现在就在拿山河边,河水依然辽阔自在地流着,有水牛在河中,还有一河的夕阳。拿山一户农家招待吃饭,吃的就是红军走时做的最好的饭,其中就有黄黄的玉米。“山上(里格)苞谷,(介支个)金灿灿,包谷种子(介支个)红军种,包谷棒棒,咱们穷人掰。”想起那些唱词,更加体会出了井冈山的深情厚谊。

一个叫江满凤的,爷爷是红军烈士,她以井冈女子的亮嗓为我演唱了原汁原味的民歌,那或许就是送别红军时井冈女子的真心话: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哎,小心路上有石头,硌到阿哥的脚趾头,疼在小妹的心里头——

江满凤是龙潭的保洁员,供着两个孩子读书,《井冈山》电视剧让她原唱,给30万没要,四川地震她捐出了一个月的工资。从这个普通的烈士后代身上,我仍能看出些什么。

1965年,毛泽东顺着原来的路线又上了井冈山。他到了茅坪,八角楼就在那里,当年在贺子珍的陪伴下,他写出了《井冈山的斗争》。一豆油灯的星星之火,后来燃遍了整个中国。他来到了黄洋界,停留了40分钟后依依不舍地离开,又到了茨坪,那是撤离井冈山时居住过的。有人还记得当年他说的话:“打土豪好比砍大树,砍倒了大树就有柴烧。”在博物馆我看到了群众打土豪分得的棉袄、小脚绣花鞋,还有烟荷包。

毛泽东很是感慨:“我离开井冈山已经38年了,心情非常激动,有不少同志牺牲在这里,我一直想回来看看。没有井冈山人民的支持,就不会有今天了。”毛泽东接见了袁文才、王佐的遗属,和他们照了像。那个时候上井冈山的路还是碎石渣路,现在这里到机场全程高速,到长沙和南昌也是一路顺畅。

夜晚来临,井冈山林管风箫,起伏于黛色之中。萤火虫提灯而来,这里闪那里灭,像一群赶路的,等连成片连成串时,会让人想起红军行军的火把。

挹翠湖中央,井冈山的书记市长同我们聊到了深夜,话题全是井冈山。观湖四周的茨坪,霓虹闪烁,花树婆娑,完全是一个小都市的景象。

下山的时候,漫山的白穗子飘飘摇摇,那是荼,如火如荼的荼,星星之火样的荼,在翠竹的衬托下,格外醒目。

井冈山的山,是神奇的山。在这里久了,会感到那不是一座山,是群山,连绵不断的群山。那山不仅是具象的,也是精神的。是千千万万的山石,千千万万的植物,千千万万的水滴构成了井冈山;是千千万万的生命,千千万万的呼唤,千千万万的信念构成了井冈山。

回首井冈山,它就像一支巨大的火炬,昨日里燃的是红色的火焰,今天燃的是绿色的葱笼。我们不能忘记井冈山,也不会忘记井冈山,它是深植于历史的一个基座,高垫着中国的现在与未来。

井冈山,我还会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