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遥远的雷声  

2009-10-18 00:12: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雷声

王剑冰

 

1

出了郑州,车子一直向着南面的嵩山疾驰。渐渐进入了丘陵地带,道路开始起伏颠簸。雨也在这时赶来。

如果顺着这条路一直走的话,就会到达平阔的淮北平原。这自然引发了我的联想,透过一时清晰、一时朦胧的车窗,眼前的雨同秦二世元年七月的雨交融在了一起。正是那场大雨,让一个小人物煌煌而出。

   本不知道陈胜是河南人,最近郑州评选本市的十大历史人物,陈胜榜上有名,这才留心找寻这位老乡的踪迹。“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这个阳城竟然就是登封的告成。

阳成据传是大禹的都城,竹简编年史书《竹书纪年》和战国史馆撰著的《世本》上分别有“禹居阳城”和“禹都阳城”的记载。很久以前,在没有登封县的时候,阳城就是一个中心城市了。这里北面是巍巍嵩山,南面是滔滔颖河,阳城由此得名。现在的登封人多说告成而不提阳城,是因为武则天登嵩山封中岳之后,在阳城大宴群臣,并将阳城改名为告成,表示武则天“以记神岳告成也”。因而很多人不知阳城在哪里。

阳城故址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发现的,虽然城墙早已损毁,但北边还残余有八米高、七百米长的残垣,仍显得十分壮观。阳城在战国时期还是重要的铸铁基地,以制造铁工具和铁兵器闻名。商业、服务业和农业自然也得到了发展。可以想象的出,当时阳城繁盛的景象。

而我们的主人公陈胜,却显得有些饥寒交迫,住的是破瓮做窗、绳子拴着门轴的屋子,靠给人耕田为生。按文革中的说法,是个真正的雇农。说起陈胜,大家都会知道这样一则史话:一天,疲累的陈胜走到田埂上,满腹心事地对佣耕的伙伴说:将来咱们谁要富贵了,彼此不要忘记。伙伴们笑他,你一个穷农夫谈何富贵?陈胜微露笑意,慨叹出一句千古名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此话不知怎么让司马迁所得,以至将陈胜点化得十分形象。从这句话来看,是符合陈胜心轨的。苦役的折磨,繁华夏都的见闻,一个普通人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远大的志向如带雨的云团,长时间在胸中挤压着、翻滚着。

2

一个机会给了陈胜。

泥泞的道路上,一支队伍正拖着沉重的脚步赶赴渔阳。然而,一场电闪雷鸣的滂沱大雨,将一干人阻在了大泽乡。大雨冲毁了道路,也冲毁了九百名戍卒按期到达的计划。如果拖期,就会被斩,每个人都明白,就是不知道如何办。陈胜和阳夏人吴广都在这次征发的行列中,还都是屯长(每五人为一屯)。阳夏即是今天的太康。两个河南老乡相携着要办一件大事了。

下面的情节很生动:求了签,算了卦;又用朱砂在帛上写了“陈胜王”三字,偷偷塞进他人捕捞到的鱼腹中。戍卒们买了鱼煮着吃的时候发现了帛书,奇怪得相互传告;吴广又在晚间潜入丛林中的庙里,点燃野火,狐狸样尖叫:“大楚兴,陈胜王。”戍卒们听到更加惊异,纷纷打听陈胜是谁。第二天早晨便都指指点点,目光自然投向了陈胜。

有吴广这样一个人,是陈胜的幸运。这回吴广又使用了苦肉计,借故惹怒押送他们的将尉,使将尉鞭打吴广,吴广奋起夺剑杀死将尉。吴广是一心一意要辅佐陈胜。陈胜重新建立楚国政权之后,任命吴广为假王,并让吴广率军攻打荥阳。吴广攻城掠地、抛血洒汗在所不惜。吴广这个人物太巧、太真实,有点像从文学作品中走出来的。

陈胜、吴广率领戍卒起义后,首先占领了大泽乡,很快又攻下蕲县。这支队伍的义举立刻得到响应。进入陈县时陈胜已经有了六七百乘兵车,一千多骑兵和数万步兵。陈胜在大家拥立下称王,国号张楚。那可真是旌旗猎猎,威声锵锵。这个陈县就是河南淮阳。《淮阳县志》说该城周“九里十三步”,《元和郡县图志》说“周回三十里”。现在看来淮阳县志指的是内城,后者指的是外郭。这个陈县,不管在当时还是后来都属名城。自此,形成了一个以陈为中心的声势浩大的反秦浪潮。

陈胜坐上了楚王的宝座,富贵也像一场急雨兜头而来。可说是居有深宫大院,出有豪华的车帐,用更可随心所欲。和陈胜一同佣耕的旧友进到陈胜的王宫时,曾喊出过一句:啊呀,陈涉王的宫殿好阔啊!可见此事不虚。

但是,陈胜没有想到,从起义的那天就进入了两难,富贵的公式解起来并非想象的简单。接续的事陈胜该是强化集权,广纳贤才,训治军队,审时度势,以图彻底推翻秦皇的统治。然而这场风雨刮得太急,陈胜又是历史上发动农民起义的第一人,他没有参照,没有经验和教训可依。当秦朝的天空已成一片雨阵的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了局势的发展了。

3

武臣打到邯郸,自立为赵王,陈胜将他的家人软禁起来,催促他迅疾向函谷关进军,赵国却向北攻取燕地扩充自己的地盘;燕人韩广在燕国贵族的劝说下自立为燕王;在魏人的要求下,陈胜又不得不答应魏王的后代咎为魏王;接下来又有了齐王。这些国家虽然都打着反秦的旗号,却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整个形势的逆转还在用人处事上。

陈县有个叫周文的人,曾经侍奉过楚国的春申君,“自称熟悉用兵之道”。陈胜就授与他将军印,让他率领军队向西攻秦。周文一路招兵买马,到函谷关时已有战车千乘,步兵几十万人。他们一直打到离咸阳不到百里的地方,眼看着一个王朝大厦将倾。可惜这支军队人数虽众,素质却差,短时间内缺乏训练与经验,又被胜利的喜悦和急于求成的心态搞昏了头脑。以致败在一个叫章邯的秦将手中。这个章邯武艺超群,身经百战,指挥有方。在咸阳守兵极少的情况下,秦二世释放了修筑骊山墓的刑徒并将他们武装起来,章邯率领着拼凑起来的三十万大军,将人数众多的周文的军队打得大败,周文被迫自杀。章邯一路反击,各地的起义军多遭重创。         

吴广是被一个叫田臧的人谋害的。田臧跟人说荥阳久攻不下,秦军一到必然失败,不如以少量部队围守荥阳,其余精锐去迎击秦军。这个说法也许有些道理,但田臧却以吴广骄横为由,假冒陈王的命令杀死了吴广。陈胜反派使臣赐给田臧楚国令尹大印,任命他为上将军。我们有多种理由确信,是陈胜在战火紧急的当时听信了谗言。

起义初时,陈胜攻下蕲县,派符离人葛婴率军攻取蕲县以东地区。葛婴到达东城后,拥立襄疆为王。这一点可能有点不对,但葛婴后来听说陈胜已立为王,就杀了襄疆,返回来向陈胜表功并说明情况。葛婴没想到,他一见到陈王,便失掉了性命。另有一个阳城人邓说,率军驻扎郏县,跟章邯的部队作战失利,败逃陈县,陈胜也处决了邓说。作为一个农民领袖,又是刚刚起事,最紧要的是巧用心计,拢络人心,但陈胜处事显得有些急噪,或者说有点简单。

再说那个和陈胜佣耕的旧友,听说陈胜当了楚王,大概想起了那句“苟富贵勿相忘”的话,就喜滋滋地来陈县找他的患难兄弟,此人有些张狂,敲打宫门的架势都不一样。“我要见陈涉!”连陈王都不提,狂妄激怒了守门官,他被捆了起来,这才慌了,连忙申辩说是楚王一块耕过地的朋友。守门官将他放了,却不肯通报。好容易才等到陈王出宫。此人进入王宫看见宽大的殿堂,陈垂的帷幕,又是感叹,又是羡慕。于是在宫里享起了富贵。但他忘了一点,此时的陈胜已非彼时的陈胜。他常常将陈胜的往事挂在嘴边,而且进出随便,做事无顾及。有人就到陈胜那里打小报告,陈胜也忍够了,便把这个老乡杀了。这样一来,陈胜的故友都悄然离去,没有人敢亲近他了。

“苟富贵勿相忘”难啊。燕雀是燕雀,鸿鹄是鸿鹄。陈胜之后,洪秀全、李自成这样的农民领袖,后来做了王,同样如此对待了他们的患难之友。反过来说,很多鸿鹄的结局还真不如燕雀那么平民。陈胜不会想到,会死在自己的车夫庄贾手中。庄贾是作为一种条件向秦军投降的。后来,陈胜的侍臣吕臣收复了陈县,除掉了这个败类,并将陈胜安葬在砀山。砀山在河南永城北三十公里,峰峦叠嶂,风景秀美。现在已成了一处景点。陈胜墓是砖券土冢,有苍松翠柏掩映。墓碑上镌有郭沫若手书“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之墓”。“领袖”而不是“陈王”,意义上就有了差别。

陈胜搅起农民起义狂潮的同时,也造就了两个人物:项羽和刘邦。《项羽本纪》记载,秦二世元年七月,陈涉等人在大泽乡起义,九月,项梁和项籍趁机杀了郡守。不久就召集了精兵八千人,再后来,达到了六七万人。项梁在军中对官吏说过这样的话:“陈王首先起事,作战不利,如今知道他在何方,秦嘉背叛陈王,而扶立景驹,这是大逆不道。”《高祖本纪》中说,陈胜在陈地称王,许多郡县的人都把他们的地方官长杀死,响应陈胜。刘邦也设法让人杀死了沛县的县令,自己当上了首领,人称沛公。这两股起义大军,对秦王帝国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可以说在灭秦这个出发点上,二者构成了合力,但在灭秦之后又演绎出了新的故事:鸿门宴、楚汉鸿沟、四面楚歌、霸王别姬……直到刘邦成为汉高祖。

倒是陈胜为刘邦做了一盘菜。刘邦登上皇位的那一天,是否有过这样的感慨?汉高祖曾专门指派三十户为陈胜守墓,按时杀牲祭扫,确是真的。三十户在当时应该是有些规模了,不知道这个制度执行到了何时。记载说北宋大中祥符七年,这位陈王的墓已成废丘,没有什么人再去管理了。淮南人陈刚曾有“狐鸣陈涉孤墓坏”的诗句。

试想,如果陈胜没有早死,最后也会和刘邦或者项羽有那么一争。我们知道,项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借助于他的叔父项梁,项家世代都任楚国的将军,项梁的父亲就是被陈胜起义时打出旗号的楚将项燕。项羽骁勇武威,少年时代就喜好习武练剑,后有项梁、范增、项庄、龙且等名士跟随;刘邦工于心计,善于用人,青年时期当过泗水亭长,后来有萧何、曹参、樊哙、张良、韩信、陈平等辅佐;陈胜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出身和生活氛围不如项刘,跟随他的人不管是谋略还是统兵上都显一般。因而说,最后的争战还不知是如何结果。

4

客观来看,秦灭六国,各方面都已具备了条件,因为它已进行过一系列的变法和革新,在行政组织和法规建设上已较为精细和严整。

比如关于粮食储存发放及种子用量的《仓律》,在这个法规里细致到一亩地该用多少种子。多与少都要受到处罚,以保证田地粮食的丰产;关于饲养耕牛的考核与奖惩的法规《厩苑律》,细致地规定了对于造成耕牛瘦残和死亡的,要给予处罚,而对于耕牛肥壮及出生小牛的要进行奖励;还有关于保护生物和森林资源的《田律》;关于货币兑换和流通的《金布律》;关于市场管理的《关市》等等。李斯在《谏逐客疏》中说到:“秦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实,国以富强。”旬况晚年曾西游秦国,感到秦国自孝公以来,四世屡胜敌国,并非侥幸,而是秦国施行一系列治国措施的必然结果。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这些法规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充与完善,并统一了度量衡,统一了车辆的规格,统一了文字等等。秦还收集天下的兵器聚集到咸阳,熔铸成大钟和十二个铜人。秦朝的版图东边到达大海及朝鲜,西边到达临洮、羌中,南边到达北向户,北方据守黄河作为关塞,并连及阴山直至辽东。从历史的角度看,这个统一应当是肯定的。因为有利于社会环境的稳定,有利于民众的生产和生活。

但是秦始皇寿短,很多想办的事没能完成。继位的秦二世昏暴无能,守不住其父挣下的这份家当,至高无上的皇权专制制度很快就被农民起义的狂潮所冲垮。诚然,这种狂潮会造成整个社会的动乱。但动乱的前提还是暴政。在这场战乱中,不仅民众死伤众多,生产受到影响,而且殃及了古代文明。单说秦国的首都咸阳,曾经多年修建,极具规模,建国后又仿建六国宫室。宏伟的建筑往南濒临渭水,从雍门向东直到泾水、渭水的汇合处,殿屋之间都有天桥和环行的长廊相接。再加上富丽堂皇的阿房宫和始皇陵呢!这些都遭到了焚毁和破坏,至今让人叹惋。

好在动乱的时间不长,刘邦又建起了一个新的大一统的汉朝,并且沿袭了秦朝很多好的法规制度,要么中国的历史又将退回到诸侯纷争的战国时代。

5

重新站在告成的土地上,秋雨还在下着。穿过王城岗遗址,绕过周公测影台和宏伟的郭守敬观星台,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茫茫油绿一直排向浑莽的嵩山。玉米抱穗,棉花泛白,大豆绷粒。哪一块田埂上沾起过一个汉子的脚印?

   阳城人陈胜,一人呼,百家应,削木为器,揭竿而旗,其势何其壮啊!虽然称王只有六个月的时间,却改变了一个雇农一生的形象。这个形象也成为数千年来的佐证:暴政和腐败必会激起反抗和斗争。

那个时代是出英雄的时代,成就帝业的刘邦是英雄,不肯过江东的项羽是英雄,敢于举起义旗的陈胜也是英雄。尽管这些人物早如烟云过眼,但不管何时想起他们来,总是让人思索些什么。似乎正是这样的一些人,才使历史变得丰富多彩。

萧瑟秋风今又是,高天上,狂跑的阴云之间,人字雁阵驮来一个遥远的雷声:

“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