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孟玉璞散文集《生活的缝隙》序  

2009-11-03 06:24: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敏捷与睿智

——孟玉璞散文集《生活的缝隙》序

王剑冰

   现如今真是个好时代,出来了多少东西啊,很多的东西想还没有顾上想呢,就变成现实了。有人就说,那是聪明的人多了。聪明的人一多,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过去一个乡里也难有一个大学生,大学生别说在市里,省里也当宝贝。现在大学生倒是争着去村里学着管事情。过去一说作家,没有几个人挨得着。人家会把作家听成坐家。坐在家里能干啥,能知道好多世上的事,能想到好多人想不到的。有人就觉得这样的人能耐。作家的苗也就稀,比大学生还不好见。一个人以前寻着一本书,就着红薯走路,吃着看着走着,就被路边一根铁丝弹了回来。嘴里叫道,咋恁好!也不知道是说那写书的,还是那扎线杆的。现如今不同,时不时这里那里就冒出个作家来,不叫作家也叫诗人,还会在这个听起来十分遥远的词前面加上个帽儿:著名。著名也不知道要经过哪一级部门审核,反正一夜过去,太阳刚从春笋尖上冒头,就有人著名了。

   时代的脚步快了,生活变得纷繁起来。人也就变得浮躁,挑剔。这不想吃,那不想穿。过去天一黑就睡觉,现在逗着你不睡觉的东西多了去了。电视剧全在手心里捏着,一个一个地换,那就是捏着导演想要的收视率。一篇文章看了没几行,一本书看了没两页,随手一丢,换下一个。不管你著名不著名,买账可不是喊出来的。

  话说到这时就有一个曲令敏,从西南面的平顶山来。曲令敏写东西那会儿,一个乡的大学生还没几个,或可也有人捧着她的东西撞到电线杆上叫一声“好”的。到后来曲令敏就带来了一个人,说“散文写得真好”。我就相信。曲令敏赞扬过谁呀?何况是平顶山的!平顶山以前我去过,那个遥远,尤其是到它近旁的石人山,车到地方人都坐傻了。我还去过平顶山的一个湖,好阔大,阔大得让人想喊叫。那么好的地方没去过几回,就一直在心里闪。凡是闪的地方就会觉得遥远和神秘,你看那太阳出来和落下去的地方。不光是觉得那里神秘,对那个地方的人也会有如此想法。

   让曲令敏说“好”的就是孟玉璞,一个自来水公司的业余写作者,原是不知,玉璞早就在好多报刊发东西。一打子书稿递过来,就觉得沉。还没等翻看话语就随着曲令敏过来了,无非是那边的山水风情,还有对事情的本真看法。其中的细致与直率,透着平顶山人的真诚。

说着的时候,茶就凉了,一些时辰慢慢过去。倒是老熟人一般。人走了,书稿厚厚的还在手心里热着。就像刚才的那些话。翻着看,那些话都在里边,就是那种纯粹,那种热情。就一篇篇看下去,把那些没有聊完的接着聊。

书名叫《生活的缝隙》,玉璞却不是在生活的缝隙中挣扎,而是在生活的缝隙里间作,垅垅青翠,行行茁壮,不管是一苗一禾还是一木一竹,都展现出乐观豁达充实向善的心性,于是成就了洋洋洒洒的一部纷繁多彩的风情画。丰富细微的有《看到了月亮的另一半脸》、《亮着的舞台熄灭了灯》、《女人的喜糖》、《一棵不想长在菜畦里的菜》、《不修那只坏表》、《鼓声里的秧歌》;抒写宏阔的有《牡丹与中国人的审美》、《无奈》、《安详》、《说“中“的河南人》、《味道》、《失土的城市》、《意义》。细微的就像湖里的水,滋滋润润地将浸着的每一个山头都染绿;宏阔的让那山势高耸,阳光普照,远远近近透视成一派风光。那都是生活啊,我经历或遇见或没经历没遇见过的生活,远远近近地打闪一样的闪,后面跟着是雷声。

何况还有山水一般的文字呢:“树的叶子在太阳光里抖动着,一闪一闪地抖动着,像是无数个晃动着的小手,它们是欣喜还是忧虑呢,日子过得这么快,摇过去这一掌这一掌就没了,明天又会是怎么样呢?问多了,索性不问了,神经质地摇得更欢了……”(《让自已坐一会儿》)拟人的手法使文字鲜活。“乡村的炊烟是柴草的魂魄,从农家柴房的缝儿里钻出来,从高高的泥糊的烟囱里冒出来,从房前屋后的树间绕过来,倚在自家院里的枣树上静静养神,或爬上屋顶翘首那家的炊烟,或隔了墙和那家的炊烟有一拖儿没一搭儿地拉呱,实在不过瘾,就串门儿过去拉……”(《城市的炊烟》)描写灵动而形象。

玉璞不仅在文字运用上见长,还会在内质上用功,显见出敏锐与睿智,如她写《无奈》:“无奈看似是一个人最无力之时,也是一个人最智慧之处,无奈让人退一步天高地阔。无奈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无奈的长叹中是对自己最清醒的认识,是对世界最达观的释然,无奈花落水流去,阶前点滴到天明,无奈里有舍得有放下有认命的从容和豁达,无奈里花自放红叶自绿,人自空叹事自成……”还有《安详》:“让我品味着大地的那份安详——那份让每种事物都具体细致井然有序地存在运行,那份在它的蕴育下所有的事物所有细节都包括在内的舒展,所有事物都带着自己的意愿和情绪的生长!有人说,安详是安祥,只有安详了才能安着祥瑞!详是做事是生长是安排是放置,是给鸿荒定位给苍穹安神,是严丝合缝不爽毫厘地穷尽事理,而祥是生发是灵光是详尽事理后安然间透出的那份力量!”

   这只是随意列举的篇章,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需要读很多书,练很多功,并有很多悟才能达到的。这就让人又想到那个作家的话题了,玉璞是怀了一种热爱,一种执著,一种天性对文字的敏捷的,就像她在《文字啊,文字……》里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如一颗谷粒,既有向上生长的青绿,也有埋藏在土壤深处向四方蔓延的根须,才使文字的芽儿越发越旺,最后长成一棵茁壮的秧苗,而这土壤就是一个人的内心……”真的,不是谁都能上大学,都能当村官,也不是谁都能写好东西,成为真作家。你可能会写几个字,且将那些字码成一本书,但那未必就能被人认可。

  这里有个天赋的问题。天赋有些人有,有些人还是真没有。玉璞在繁忙的主业之外偷偷地运用并且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天赋,这不是一个硬撑起来的作家,她的写作完全是随意的,很多的文字都是不经意完成的,而这种不经意,又显出自然与平和的色光;有些文字则是自觉的,对社会主动地去接触、去感知,经过思想的过滤,变为哲性的深层的东西。这样的写作使她充实并且快乐,即使有苦闷也会在其中得到缓释。难怪曲令敏说好,我也深以为然。

  合上书的时候也许玉璞已经到家了,现在郑州到平顶山的路已经十分顺畅。可我依然感觉那是个遥远的地方,神秘的地方,就像太阳升起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