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温凉河畔  

2009-11-16 09:27: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凉河畔

王剑冰

   这里有一条古老的河流。

开始我没有听清它的名字,当我终于听清温凉河时,我一下子惊奇起来。我不明白它为什么是叫这样的名字,既温热又清凉,还是一半热一半凉?我在福建真的见识过一条这样的河流,温泉水就是流过河的半边。而南阳的这条温凉河,是有着历史意义的,它那么巧合地与一个人并在一起。

   步上一层层石砌的台阶,推响那扇厚重的朱红大门,一股气息便朦朦胧胧地袭来了。阔大的庭院,处处香花丛丛,草色青青,让人想起先生或许在这里遍植医病的香花异草。两旁一溜开列的厢房,是先生的诊室药坊吗?

   几经苍桑,温凉河已消逝了它先前激浪扬花的美丽姿态,再有些岁月,它或许永远地消逝了,然而,曾用其水、居其侧的“医圣”张仲景,却永存于人们的景仰中。

张仲景所处的时代,正是动乱的东汉末年。连年混战,人们四散逃离,居无定所,耕无所种。且瘟疫四起,尤其是中原地区,“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张仲景的家族也莫能例外。历史有载,自汉献帝建安元年,十年内有三分之二的人死于传染病,其中伤寒病占百分之七十。这给张仲景以深刻的印象,他立志要做个能解脱百姓疾苦的先生。这种想法也是因为他的宗族中有个会治病的张伯祖。张仲景去拜师。张伯祖见识了张仲景的聪敏和坚毅,把自己的医术毫无保留地传授,得以成就一代宗师。

   在这个并非郡斋州府的门前,曾是车永马龙,人声鼎沸。从绫罗绸缎环佩叮当的贵人,到衣衫褴褛囊中羞涩的平民,无不为病而来。作为先生的张仲景,却是见病不见人,无论贵贱,一视同仁,即使后来作了长沙太守,也依然在清廉为政中为百姓医病免灾。这样的人做官,怎么能不是一个好官呢?《伤寒杂病论》序中有这样一段话:“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生长全,以养其身。”表现了张仲景的仁心仁德。

人们总是口口相传着张仲景的故事:一次,张仲景遇见一个疯疯癫癫的妇女,病人家属准备请巫婆为其驱邪。张仲景观察了病人的气色和病态,认为是受了较大的刺激造成的,就对病人家属说:“她不是鬼怪缠身,是热血入室。”就为病人扎了几针。几天后,那妇女的病慢慢好起来,疑鬼疑神的症状也消失了。

张仲景外出,路上见许多人围着一个人悲哭。原是那人上吊自杀,被人发现已经不能动弹。张仲景赶紧吩咐用棉被为他保暖,同时叫了两个人,一个按压胸部,一个拿起双臂,一起一落地活动。张仲景则蹲在床板上,用手掌抵住那人的腰部和腹部,不停地松压,那人终于清醒过来。

当时有一个在朝廷作过侍中的有名的诗人王仲宣,张仲景与他的接触中,辨出他身上潜伏着一种麻疯病样的病原。就对他说:“你身上有一种病,得早点医治,要不然40岁时会脱眉而有生命之危。并给他开了几剂五石汤。王仲宣以为是吓唬自己,没有听张仲景的劝告,也没有坚持服五石汤。果然20年后,王仲宣开始脱眉,随后不治身亡。

张仲景的声名就这样自这个地域这个时代辐射开去,千百年流传。迎门的廊柱上,就有这么一副对联:“阴阳有三辨病还须辨证,医相无二活国在于活人”。横批是:“医国医民功泽千秋”。

   生老病死属自然规律,先生亦在这规律中走去了。然他的灵光不曾散去。人们依然蜂拥而来,哪怕只在他的墓前拜一拜,燃一炷香,便会觉灾消病祛。更有甚者,撮一捧墓上的青土,视为珍药归家服用。年复一年,进香的人没有断绝。坟土总是被人培上又捧光。多少年月了,我走来,仍看到这样的情景。

   张仲景那奇伟慈祥的塑像上,谁为他披上了一件红披风。是嫌白玉塑像不神威,还是怕先生受冷染寒?

   人们有些把张仲景视为神灵了,在景仰崇拜中,没入了迷信而不自知。而这样的迷信,又不能不让你产生一种敬服。

   我的面前,正站立着一个家庭。儿子和女儿搀着瘦弱的母亲,点燃一炷香。首先是母亲慢慢跪拜下去,听不清她口中的占语,可以看出,这位母亲患病多时了,风尘仆仆的样子,许是让儿女从很远的地方将她带来,一献诚心。走去时她的腿脚确乎硬实多了,竟然甩脱了儿子的胳膊。精神的魔力可畏。 

   我是不是也要拜一拜呢?相隔这么远的路,来此一趟也非易事。陪我的当地的同伴先自拜下去,一番软语,然后一许浅笑掩饰。信耶非耶?

   “你也道上两句吧,反正没什么坏处。”  

我就默默地也来一番自语了,后来连我都不知道究竟说了些什么。但其时的心界却是那般沉静。我一下子悟出了气功的奥秘。“信则灵”。这许有道理在其中。那信便就是一种寄托了。那寄托,就是人生的支柱。每个民族每个人的寄托有所不同,它却产生意志,产生精神。

   千百年来,衍生不灭地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者当是由人民评判出来,像先生,一生追寻治病救人,追寻舍予而不是获取,就必被人民永世铭记。

这种信仰超越时空,超越了民族和国界。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现在已被译成多种文本,日本的医界至今还照搬《伤寒杂病论》中的某些药方;在美国,《伤寒杂病论》进入了白宫,被总统的私人医生视为珍宝。医圣祠里就陈列着一本尼克松的医生赠送的装潢精美的英文版{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创造了很多剂型,记载了大量有效的方剂。是后学者研习中医必备的经典著作,广泛受到医学生和临床大夫的重视。比如治疗“胸痹”(冠心病)的“栝蒌薤白白酒”汤,把栝蒌薤白两味药放入白酒煎煮后服用,疗效显著。“当归生姜羊肉汤”,以补血圣药当归配生姜羊肉,十分有效地用于大病之后体质虚弱者的康复。这个方剂已成为后人传袭的药膳,在中原地区广泛应用。

  还有“小柴胡汤”,简单的数味药配伍,已成为临床使用频率最高、治疗最为广泛的经典方剂。直到现在还被广泛地用于临床各科疾病以及肿瘤的防治。令人惊奇的是,近年来,国外临床能有效地提高艾滋病患者的免疫功能,引起了西方医学界的广泛关注。

   祖国的医药学汇同天文、地理、数学等诸多学科,成为光耀世界的恒星。医圣祠的一块墙壁上,塑排着自清以降一百多位医界名人。沿着长廊循序瞻仰,每个人都会衷升一种灿烂的光芒。

   一位圆脸庞的导游姑娘操着极标准的普通话:“人们尊崇张仲景为医圣,不仅是因为他在医学上作了系统的理论研究……”那口气,颇道出作为仲景老乡的一种自豪。

   原来她是药专实习的学生。

   “我们经常要接待来宾,看到人们对张仲景这么景仰,讲解时也就自然地生出一种感情来,以至抛开解说词,把知道的全讲出来。我想仲景不唯我们南阳的骄傲,也是人类的骄傲。”临出门,那姑娘又跑来告诉我,“明年三月份,要有一个中日两国仲景学术讨论会在这里举行,到时你来吧。”

步下那宽大的台阶,站立温凉河畔,望着往来不断的人们,心想,人类崇尚的就是奉献和无私,互助与和平。世上的各种病症实在是太多了,旧的消亡,新的又生。苍茫人生中,有多少温凉要让百姓体味呢?这需要各种各样的医病者,为世解惑,为民康体。

先生之行,当为世界楷模。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