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爱的记忆 爱的敬意  

2009-11-30 04:24: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的记忆  爱的敬意  

——杨晶长篇亲情散文《爱的记忆》读后 

王剑冰

 

     我没有见过杨晶,当这两部书经朋友的手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搜索了所有的记忆,都找不见他是一个什么样的面孔。初读的时候或可以说并不在意,是作家的经历,作家的文字所释放出的巨大无比的魅力,和那庞大的笼罩于天的母性之爱,深深地攫住了我的心。看完了这两部书以后,我迫切地想见一见这个人,并且由衷地向他表示我的敬意。

                                        

     杨晶有幸经历了他人生中难于经历的苦难,同时也给他增添了无尽的爱的记忆。他在这两部书里写出了三个女性,也是三个母亲,祖母、母亲和妻子。这三位女性使他能有一个坚强的精神支柱。

   《让爱永远陪伴你》是救助妻子的事件,作者用日记体写出。让人感怀的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作者每天都能够用自己的笔记下所历所感。妻子赴京住院的过程,妻子手术突发意外的经历,妻子醒后对女儿上学费用的关注,还有急迫中送红包的细节,都写得生动细腻,抓人心魄。其中的有一些议论,有一些描写都显现出了作家平时的文字功力。

    从杨晶救治妻子的过程中,也让我们看出一对夫妻的相濡以沫,相依相持,这或许正因为是杨晶经历了祖母之爱、母亲之爱之后的体悟。他不能再失去妻子之爱,不能让女儿再像自己一样失去母爱,所以在文章中他有一段很好的记述:“想到一旦失去汉桥,我就会失去一种真正的关心和真正的爱。虽然平时吵闹,但真正能设身处地竭尽全力来维护我的,除去我的老人和兄弟姐妹,恐怕就只有身边的这个人了。又想到了杨雯,想到了我失去母亲时的痛苦。我想到,一个男人一旦失去了妻子,他可以在众多的女人中再觅一人为妻,而他的孩子则再也没有那种真正的母爱了。由是又想到,现在我所做的一切,不但是在保护我的妻子,而更为重要的,是在保护一个母亲,在维护着女儿的那种世上惟一而神圣的母爱。”

 也许是源于救妻心切,也许是因为日记体的写法,让我们读得有点急促,感觉到作者写得也有点急促。作品中关于人生的一些东西,夫妻之间和孩子之间的一些东西,关于爱情的初恋和回味的一些东西,关于生命的更深层的一些认识,都稍显缺乏。但是它仍然不失为一部成功的日记体的文学作品。  

     两部相比,《多想再叫一声妈》就显得厚实而浑然,作家将社会、生命与母爱的这个大题目做得相当饱满而充分。自然的生活化的述说更接近于生活的层面,因而更加使人信服,更加具有影像感。

   作者说母亲去世以后一直不敢动笔,怕触到自己的伤痛之处,直到十五年后作者才敢打开母亲的一封封的来信,才敢蘸着自己的泪水写出这样的文字,这是作者的真实情感,我信。因为我也失去了母亲,我知道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怀念的心情,我至今都没写出来关于母亲的文字,是因为我不敢去碰内心最脆弱的那根弦。杨晶的很多的文字也代替了我的诉说,那是所有的儿子对母亲的共同的话语,只有真正的经历过苦难的人并且在这种苦难当中经历过大爱的人才能有这样的话语和倾诉。

   读着杨晶的文字时时会跳闪出自己的经历和母亲的影像,这便是杨晶的另一种影响。他一方面用无法抑制的感情写出自己心中的大悲大恸、大恨大爱,他也许只是为了有一个记忆,这个记忆是献给自己的母亲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告诉了所有的人一个不屈的生命历程,一个不该忘掉的过去,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东方女性——中国的母亲。作品中的很多的语言细节都能构成一篇评论文字。作品串起了母亲的生活经历,同时也构筑了一个女性不屈不挠的人格大厦。

   “道路是屈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这是母亲在父亲被打成“右派”之后偷偷递给父亲的一张小纸条上的话,这句话让父亲也让作者一家受用良久,它支撑了这些脆弱的经不起风雨的生命。因了这句格言母亲顶住让他和右派父亲分离的种种压力,跑到百里以外的农场去探望父亲,并和父亲在老百姓的瓜庵里度过泣泪交加的不眠之夜。而其结果是使母亲受到了更大的不公的伤害。

 “狼,你来吧,我是吕怀敏,我上有两个老人,下有四个孩子,我要去给俺爹要棺材,你要没有良心你就来吧。”这是柔弱的母亲在漫天风雪中,踏着没膝深的积雪去为已经死了五天的公公催要棺材时的叫喊。这个风雪夜中的细节被无限的放大,那种凄嚎似的呼喊刻骨铭心。

 “在骂声中成长!”是母亲在孩子们最困难的时候所说的一句话。母亲说,孩子们,妈没有本事,保护不了你们,列宁说在骂声中成长,你们就在骂声中成长吧。孩子们记住了母亲的话,就如当初记住了“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那句话一样。孩子们从父亲被划为右派开始,在无比的屈辱中生活了二十余年,这是母亲无奈中的教诲,也是母亲无奈中的坚强。我以为杨晶这些孩子们的成长,后来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做了政府的官员,他们都坚强地走出了一条自己的人生之路,都与母亲的这些教诲有关。

 “亲娘装肩,后娘装边。”也是母亲说过的话,母亲自己穿着薄薄的老旧衣衫,却用攒下的新棉为杨晶做了一件厚厚的棉袄,跑了好远的路为上中专的儿子穿上。母亲对待孩子的感情是无微不至的,她可以无法回避社会给与她的种种不公的待遇,她可以受到各种各样的污辱,但是她不能让她的孩子在母爱下有半点的缺憾。这件棉袄杨晶始终舍不得穿,杨晶说:“我在此嘱托我的亲人,在我生命的尽头,你们要把那件咖啡色的肩部很厚实的棉袄穿在我的身上,我要穿着它,去见我的生母。”

                                           

 母亲支撑的家,曾被一次次挤压得迁徙他处。不给工作、不记工分、不分蔬菜、不发粮食、不让当兵,甚至不让外出打零活。这一家苦命的老小时时刻刻都受到来自各方的种种的挤压和迫害,甚至是不经意的被某些人产生某种妒忌,甚至是还遭受到了来自于自己亲人的冷落和嫌弃。

母亲带着这一家人想尽了种种能够活下去的办法,不是别的,仅仅是一个“活”字,但就是这一个字,上天却迟迟地不给予一点恩惠。母亲是坚强的,又是柔弱的,她承受了不该承受的一切。她也有承受不住的时候,她几次都因为受不了批斗的痛苦而想跳井自杀。而后又患上了难以治愈的精神病。

一个曾经是人民教师的非常爱整洁爱干净的女人,经常流落街头,批散着头发,扯怀露胸,浑身脏土。在为母亲治疗的过程中,作者叙述了很多的细节,其中有他亲眼看见的母亲受电击的治疗情形。母亲去接受电疗十分清醒,就像过堂受刑,电击之后母亲浑身剧烈的抖动,随着四肢的弯曲,呼吸停止,仿如死去。还经过打胰岛素针后渴与饿的折磨。

后来,当母亲重新走上讲堂的时候,生命的本钱已经折损大半。

我们在这部书里看到了许多篇母亲的手迹,那一封封凝结着母爱的清秀的字迹,是母亲在自己身体十分柔弱的情况下,一次次熬夜写成的。可以说每一个字都凝结着母亲对儿子的深深的思念和情感。在母亲的身体越来越支撑不住的情况下,有一封信竟然写了四个半小时。

 “亲爱的晶儿——”

    每当看到信首的这个称呼,我不知道杨晶的感觉,我自己都会眼睛发热,这是多么博大的母爱啊!他真的能够让我们受用一生。杨晶身上的所有优点,都与这博大的母爱有关。

杨晶写道,母亲的乳名叫竹篮,人们说“竹篮打水一场空”,母亲的一生都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她受了一生的苦。但我觉得,她是“痛并快乐着”,丈夫和孩子就是她的快乐,丈夫的活与孩子的成长就是她的快乐。当他们的生活际遇有了大的改变时,她的离去是满足的,甚至是无悔无憾的。

 杨晶以自己这个充满个性的母亲的形象和特殊的生命经历,写出了这样一部著作。我觉得把它作为一部小说、一部电影来看更合适,这真是场景历历、情节逼真的生活写照。

 杨晶的叙事性的口语化的写作手法是成熟的,也是老到的,尤其是《多想再叫一声妈》的写作。这样的题材以这样的文字出现,更显得贴切自然,具有一种生活的真实感。而且作者并不是一味地流水似的“叙”,而是叙中加议,“叙”强调了人物和事件,强调了故事的情节,而“议”又渲染了叙者的情感和思想,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比如作者在文章的后面有这样一段话:

 “母亲在世时,我苦苦奋斗的最大愿望,就是将来在我有能力时让母亲享点福,尽一点孝心,可现在她老人家去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回到单位,见到同志们,我突然感到自己仿佛成了乞丐,因为他们都有母亲,而我没有。我又是那样的孤独,我的背后好像突然没有了可以依赖的东西,而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那个与生俱来的不分昼夜不分阴晴雨雪不分春夏秋冬千山万水不能阻隔永远向我发着光和热的物体消失了,那份关爱那份温馨那份眷恋那份生死相依,随着母亲的去世一同被埋在了地下。母亲死了,母爱也随之而消失,失去的是生命的本源,是人世间那份最珍贵的情愫。假若我是个帝王,那怕失去的是万里江山,我也不愿失去那位生我养我时时刻刻在用她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每一丝精力在关心着我保护着我的母亲。”其中的一些句子长长的没有标点,是有意而为,它加重了汉语的感染力,那是容不得喘息的喷发于内心的夹裹着泪水的倾诉。

 我觉得这是一部于艺术于思想都是十分成熟的文字,是真正的作家的作品,是凸现着自我个性的成功的作品。所以说把它叫做一部小说也好,叫做长篇记事散文也好,体载的划分在这里已显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它是余华的《活着》的另一个类似的版本,因而也可以说它是文学上的一大突破,如果把它称作散文的话,那它也是对中国散文的一大贡献。

 请允许我再一次向杨晶致敬,向这个永远鲜活于我们心中的叫做吕怀敏、叫做竹篮的美丽的、善良的、伟大的母亲表示崇高的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