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独坐桥头的影子(文图)  

2009-12-09 07:12: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坐桥头的影子

王剑冰(文图)
















 

   我不止一次看到她了。

   起码在我小住的这几天里,我时不时地会发现她的身影。

   那有些过于单薄的身影,或在寺院,或在街巷,或在水边,而更多的是在桥上。   

   我就是在桥上注意到她的。我没事的时候,会坐在某个桥头,静静地坐着,没有目的地坐着。

   也就在这样的时候,我会看到我坐着的不远的桥头,或我将要去坐着的某一个桥头,总有一个女子也像我一样,没有什么目的地坐着,什么也不干。

   起先我以为她在等人,或坐一会就会赶路的,因为来周庄的人大多数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但我发现我错了。这个女子没有即刻离去的意思,她定定地长时间地坐在了那里。

   她或许同我一样,喜欢这里的水,这里的桥,这里的人文气息。

   在我发现她后来的几天里,她总是这样,几乎同我一样,坐遍了周庄的大大小小的桥。尤其是在黄昏后,她会一直坐到月光迷离的晚上。

   我对事件的好奇或是对女子的好奇使我有些关注起她来。

   我发现她是忧郁的,她的眼睛里没有水样的波纹,在她往水中看的时候。而且她的头发扎得很随意,不像沉浸在青春热望中的女子,十分在意自己的发式。   ·   ·

   我的猜测通过一场雨验证。那雨到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带伞。按说这个季节是不该有雨飘落的,但这样的雨还是在这样的季节来临了。这就是南方的季节,南方的雨。它不论时节,更不论人的心情。

   雨来临的时候,我跑掉了,起先我没有跑的意思,我是喜欢江南的雨的,我总是看那些雨如何沉落到桥下的水里去,看得久了我就会有一种感觉,觉得是雨不是落下去,而像是从水里钓上来。但我终于承受不了这次的雨,于是我跑掉了。

   我走的时候发现她在我呆的这个桥对面的另一个桥上。但她好像没有回头的意思。

   等我打了伞出来的时候,小街上的人已经不多了,我有意无意地向那个小桥走去。果然她还呆在那里。

我打着伞慢慢地拾级而上,我竟然看到了她的泪光。

那是一个女子忧伤的泪光,在雨的陪衬下,悄悄地自她的心内涌现。她的发丝更乱了,那是雨和风共同的杰作。

我知道,这女子一定是有着什么烦心的事化解不开,而且她不是周庄人,她甚至离周庄很远。但她为什么选择了周庄并长时间地留下来,我就不好猜想了。

 

   在我回到所居住的“贞丰人家”的时候,我竟意外地遇到了她。她好像刚刚从外边回来,正向服务员要房间的开水,她一身湿漉漉的,显得有些冷。我惊奇我们住在一个旅馆好几天我竟然不知道。

   “贞丰人家”没有多少房间,两进院子加之楼上也就十几间吧。我是住在大门口边的厢房里,而她是住在后边,所以出来进去就很难碰到了。

   那个后边,是我最先放弃的,我有些害怕那阴森古怪的气氛,尤其是在晚间。怎么她就不怕呢,还是前边的没有了房间而无奈地住到了后边呢?

   我从来没有见她打过手机,在通汛工具如此普及的今天,那个小玩意竟然没有在我的视线中出现过。回到房间里使用便未可知了。

   此后有两天的时间没有看到她了。我借故问服务员是不是她已经离去了,服务员却说她病了,躺在房间里发高烧,刚刚去给她买了药。

我不禁有了一丝恻隐,但我无论如何找不到理由去帮她的。一个心境不爽的女子随时都会染病在身,她这是有点折磨自己。

 

   两天后我吃早餐的时候遇到了她。这个旅店是没有早餐的,每回都是小张经理给自己做时,给我捎带一份。

   一张小桌子,多摆了一双筷子。她坐在了我的面前。

   我说,我认得你,你来了好多天了。

   女子说,我也认得你,你也一样。

   我说可能我们在这里的心情不太一样。人遇到什么难事,一定要想开点,时间一长就过去了,没有绕不过去的坎。

   女子说,谢谢,我已经绕过去了。我知道你在观察我,我是遇到了难事,我本打算到我从没有到过的江南走一走,花完所有的钱了却—生的。但我现在不这么想了。

   我说,也许是周庄救了你,也许是那些小桥救了你,也许是那场雨救了你。

   女子说,你是写诗的吧,说得这么好,实际上是你救了我。

   我惊愕了,我怎么会救你呢?

   女子说,你对生活太有激情了,你总是每天起得早早,不停地照啊照,不停地写啊写,你总是出现在我的孤独与忧伤中,实际上是把我的孤独与忧伤冲淡了,让我沉不进去,并使我在你的暗自关注下觉出了羞愧。

   是吗,我高兴了,我们没有一句话的交流,竟然是交流了很久。我有了老熟人的感觉。我说每个人都是很脆弱的,我也在周庄小桥上一个人落过眼泪,那是想到了永远离去的母亲。

   是吗,女子说,为什么周庄会让人有这么多的念想。

   我说,可能是这里的环境同我们有—段距离,亦真亦幻的氛围常常会影响人的。

我想让她谈谈自已的内心,她说不用了,不想说了,已经过去了,随着周庄的水流流走了。

 

   我们说这话时,是坐在贞丰桥上,风吹着她的发丝。那头发打理得很好,我发现有一枚周庄卖的竹簪别在了她的头上,朴实自然又大方。

   她其实还很年轻,说不上漂亮,但很秀雅。

   后来就真的不见她了,她可能返程了,我想她的心情同来时是真的不一样了。

   “我走了,谢谢你,谢谢周庄,这种情意将朗照我的后半生。”这是服务员递过来的纸条上写的。

   再到桥上的时候,我感觉就缺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竟有了某种遗憾。写出来未免好笑。

   其实我连她叫什么、是哪里的人都不知道。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在我的照片里,有着—个女子独坐桥头的影子。

   你们谁想看了,我传给你们。真的是一幅不错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