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丹青看处见精神  

2010-01-27 07:07: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丹青看处见精神

——赵锋利散文集《精神的回望》序

王剑冰

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地方的特点,都有一个地方的文化。而这种特点和文化又是和中国这个地大物博的国家相通的。因而,对一个地方,我总是要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看看那里出现的人物。在没有到菏泽之前,菏泽曾是我想象最多的地方之一。因为那里有一个郓城,出了一个宋江,且离梁山不远,虽和中原同属于平原地带,但总觉得那里地处偏远,长满密林与泽草。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一次去泰山,正是夜半时分,车子停在了菏泽,窗外还是一片昏暗,看不清具体的模样。有一股风远远吹来,带着一股子湿气,就极想了菏泽这个名字。是古时遗送下一片水吧?慢慢地知道这里善于养花植草,是为中国的牡丹基地。这是不是也与泽水孕育的土地有关呢?因为这种名贵的花,菏泽也就不显得那么偏野了。

当然,对菏泽有了深刻的印象,还是在那里有了文友。其中就有赵锋利。锋利是典型的山东大汉,看到他,也就看到了山东,也必然能想到梁山好汉。锋利实在是一个菏泽的广告。这种说法于锋利并不是夸张的。锋利经营着菏泽日报,整日价为菏泽的大干快上摇旗呐喊,菏泽日报在方圆很有些影响。更主要的还是这老兄还不时地亲自操刀,编纂菏泽故事,描写菏泽人情。我看过他同赵统斌编的《走遍菏泽》,更看过他写菏泽的大量的散文随笔。这使我慢慢地深深地对菏泽有了了解,有了认识,也有了感情。

按照山东散文的领军人物许评的话说,菏泽是古丝绸之路由长安向东伸展到临淄的重要驿站,是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齐鲁文化和中原文化、海洋文化和内陆文化的交汇地。这话概括的实在是好。我自小在父亲所在的军营里长大,而那个军营就在山东的青岛。因而我对山东自小就有一种故乡的感觉。终于有幸走访这片土地,到处都可见到不同时期的历史遗存,感受到深厚的文化底蕴。我多次徜徉其间兴趣不减,并越来越感到如踏入故土一般的亲切。

菏泽还有一个美誉,说是戏曲之乡、音乐之乡、书画之乡、武术之乡、诗歌散文之乡。这就让人想到前面的“文化”和后边的“之乡”有着非常贴切的关系。锋利在这种关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找到锋利,阅读锋利,就会得到你想要得到的收获。锋利有着非常熟悉的基层工作经验,任过一县之长,因而他抓工作抓得顺手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他的身上更多的是显现出了文人气质。他对文化的关注,对写作的执着,使他远离了官气,而多了文气和豪气。

有了锋利的在,及金锦、统斌、耿立等诸文友的在,菏泽也就像水泽一样,慢慢地像外洇染。这里建立了中国散文创作基地,召开了中国散文年会,他们把外面的引进来,把里面的批发出去。这等贡献,就是牡丹的潜在的贡献。

锋利的文字有一种史家风范,这同他勤于观察、善于思考有关,同他驾驭题材的能力有关,无论是豪放的文人,还是艳秀的女性,或是闯关夺隘的猛士,都会在锋利的笔下塑然成型。像宫帷中的戚姬与吕雉、雄文直道独立当世的王禹  刚正不阿的包拯、揭竿举义的黄巢等等。我们随着作家的一篇篇文字,会走进历史,重温故事,得到新的启迪。尤其会震撼于那浪排天际的气势,徜徉于春风沐柳的思绪。

其中《乱世“作男”》、《盛唐绝唱》是很有特色的两篇文字。乱世指的是魏晋时期,“作男”锋利说是缘于张抗抗的“作女”,很有创意。“乱世的“作男”们可能作得要更突出一些,因为世道乱了,秩序乱了,伦理乱了,一些有文化、有知识的才子们的思维也发生了混乱。于是,他们就开始“作”了,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们率性而为,或湎于声色,在酒池肉林中醉生梦死;或朝歌暮弦,在物我两忘中怡性养神。如果说前者是蛀虫,噬空了大汉江山,那么后者则是看客,冷冷地看着大汉垂垂地老去。”锋利在这篇文章中,细致地描写了魏晋时期的文人名士,他不惜笔墨、不隐不讳,将一干人的放浪超俗写得淋漓尽致。

《盛唐绝唱》正好是同《乱世“作男”》相照,写出了一群娇美柔丽的女子。文章开头说得好:“让我们顺着时光溯回到一千多年前富庶繁华的唐代。这里兼容并蓄着漠北胡风和南越细雨,这里有日本、伊朗、阿拉伯使节带来的异国情调,这里的文明纵容着女子的恣意生长,个性、艳冶与无尽的诗意,如春日牡丹雍容华贵、飘逸出尘,如清秋雁阵凌空飞掠,高亢振奋,华丽的袍袖一掠,旋出一片明丽的大唐女性岁月。”锋利不仅给这些女子涂上时代色彩,更给那个时代以深层的开说,让人感到思想的浓度。

读锋利的文章,可以看出他的成熟与练达,他视野开阔,涉猎广泛。写作不拘泥形式,题材不限定边界。古今中外,轻入笔端;嬉笑怒骂,皆成文字。《红薯》引出灼灼乡情,《孤寂的石碑》立出赫赫人物,《遭遇浪漫》列出异国情趣,《灼灼桃花》透出文字水墨。

我还喜欢锋利文中跳跃出的这样的文字:“特别是快日落的时候,光线暗了下来,再加上几片浓云,绿色原野会变得愈远愈浓,浓得绿和黑都很难分得清了。”(《冬日里的春色》)“桃花以其大俗中的文静与雅致赢得了人们普遍的喜爱,正像是一个穷苦的才子,正当适婚的年龄,大家闺秀是只能望尘,溪花和野草又看不上眼,娶了个小户人家的女儿,略通文墨又过得了粗茶淡饭的日子,心里踏实又不委屈自己,很好了。桃花正如这位小家碧玉,很是适合才子们的味口。”(《灼灼桃花》)这是诗性的语言;

“欣赏是一种良好的休息方式,也是一种高雅的消遣活动。同时,欣赏又是一种精神享受。”(《欣赏普京》)“土地之所以芬芳,是因为土地与农业的质朴和优雅一直都联结在一起的。劳作在这里是一件崇高而严肃的事情。在土地里育出五谷,哺饲农人,喂养城市,农业绝不是一种简单的放松与消遣。”(《诗人的农业生活》)这是哲性的语言;

“在不断变化的人类社会,人格是一个永远不变的定式。任何时代、任何时候,民众都会把人格看得很重。这个人格,就是老百姓在你心中的分量。”(《包拯之死》)“魏晋风度诞生时代的那种人生最痛苦,个性最张扬的历史氛围已完全不复存在,魏晋士人的生活、个性和思想之花,也只能在那个特定的时代才得以绽放。在这特立独行的花丛中,虽有菊花之香,兰花之雅,但都无法打扮出魏晋的春光,到头来,落英过处,枯枝遍地,一番破败景象。”(《乱世“作男”》)这是智性的语言。

诗性、哲性和智性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一种精神。文的内在的精神,人的内在的精神。

王安石《读史》中有话“丹青难写是精神”,说绘画最难表现的是它的内在实质,而作文亦然。锋利却做到了。

锋利是个有心人,不管到了哪里,他都会很仔细地了解、探讨,这不仅是他记者的职业习惯,更是一个作家的自然体现。大千世界,成就一个县长比成就一个作家容易,锋利放弃了一个行政意义上的位置,却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真正的位置。

这部散文集是锋利近阶段的收获,作为他的朋友,我为他感到高兴。想象不到,工作十分繁忙的锋利,会以怎样的心态,怎样的时间去潜心耕读,成就这样一份丰厚的收获。这是齐鲁大地上的成果,也是中国散文的成果。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