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深度的理解和亲近的情感  

2010-02-02 05:48: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度的理解和亲近的情感

——翟力实散文集序

王剑冰  

澳大利亚,太平洋南部的美丽的岛国,面积和我们中国差不多。这多年里,踏上那片土地的人越来越多,为了那种神秘,那种想往。很多的人去了,回来了,留下一些话题在交谈中,留下一些美好在回忆里。而更是一些有心人,会带着思索去,带着感怀去,带着探寻去。他们会把这些留在底片上,留在文字中。力实就是这样一个有心人。当人们渐渐淡忘那些岁月的脚印的时候,打开力实的这些文字,就会有一种新的感觉,新的印象。这些文字,都是率真的,自然的,是力实心中自然的流露。

力实是从军队里走出来的,而且是军队的笔杆子,有着先期的很好的训练,后来在宣传部门工作,又有着长期的文字经历。读他的这部书稿让我感觉到,他对游记和随笔这种文体是熟稔的,因而一入手,就显得非同一般。他明晓现在的这种写作不应该有任何框架,是最真挚、最自由的阐释与抒发,也不应加上某种高调与口号,在哪里撒上一些故作姿态的光痕。他理性地对待了这次澳大利亚之行。他冷静地看待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加上自己的思索与分析,感知这个社会和这个社会中人的相同与不同。而且,他能够不停地带有敏锐性地寻找到自己独特的角度,因而他写出的文字也就会让人感到独特,感到好读而有意味。

这种在别人不经意间的自我的寻找与观察,是力实政治的敏感与文学的敏锐,是力实长期的积累使然。比如,他写《血汗功绩 企盼》,其中提到一条裙子,是当年广东女子lula1886年来澳大利亚时带来的。这条裙子长年保存在箱底,lula的儿女长成后也多穿西服,只有在节日或拍照时,才把它作为礼服拿出来穿上。1986年,在lula 抵澳一百周年时,她的后代把它捐献给了澳华博物馆,成为华侨不忘故土的一件珍贵物证。力实写到这个细节,是一种十分细致的表现,细致在对众多的看点中,能够找到最入眼的看点,这个看点便成为一种提示。在《点滴文明汇成海》中,他提到在悉尼水族馆里很认真地拍摄头顶的“海底”,拍完了才发现身后有一位老人,为了“我”能够拍好这些照片,正在帮助请后边的游客止步。力实提到文明礼貌在澳大利亚居民中,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他们自幼就受到这样的熏陶。力实在文中举例说曾听到一位母亲对她两三岁的孩子说“对不起,你不能……”还有《流浪艺人种种》,提到街头艺人不仅仅是挣钱糊口,而是一种传统文化的表现与展示。他写了火车站旁一群沉醉于大提琴、小号、圆号等演奏中的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写了一个商场门口,五位姑娘在用她们优美的嗓音演唱无伴奏合唱。还写了一些韵味十足的民族性表演场面。在《垃圾哪里去了》这篇文章中,力实细致地观察与研究澳大利亚人对环境的保护和对垃圾处理的认真度,甚至提到在公园聚会后,用垃圾袋将自己使用食物后的垃圾带走的细节。在《广告留真》里,从当地不同的广告的发布与运用上谈到某种意味和意义,其中说到有的人排斥亚洲移民,但更多的人与他们不一样,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广告牌:男女老少的欧洲移民逐次以诚意用英语、汉语、越语等说“对不起!”说明了澳大利亚广大人民的善良与真诚。

这些细微的体察与写作,是一般的人做不到的,这需要一种独到的能力,实际上也是文学的能力。书中这样的能力的展现是处处可见的,我一篇篇看着,心内自然地涌动着欣赏后的佩服。在书中的文化、社会、景物、动物等板块里,我们也会集中地领略到力实的细致,让人感到,他从一出国门就打开了一个智慧之门,从每一处每一点去着眼,去思索,去记录。

诚然,他不仅仅是记录,而是一种文学的表现,由此可从他的文字中领略。文字这种东西,简单也不简单。当你真正用心去体味的时候,你会感到每一个字词都会是有生命的,假如你能够感觉它们,并且以自己的热情调动它们,你就会发现它们是那样的鲜活、亲切,而富有魅力。我觉得力实是懂得这一点的,他对汉语言文字有着一种深度的理解和亲近的情感。比如:“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中又透着碧绿,那涛声,那波澜,似温柔而又刚烈的少女,像勇敢而又宽厚的青年,似智慧深邃的老人,又像藏机变而待发的壮士,坐在它的面前,你无需多言,它会给你讲很多很多,也会代你讲狠多很多。”“我走下海滩,站在大海面前,那黑黝黝、深不可测的大海与云层结为一体,海涛从那看不见的深处滚滚而来,在岸边拍打出巨大的轰鸣,像是一个无可匹敌的神怪,使我又一次体验到自然的博大,个人的渺小。我似乎听到了宇宙潇洒的独步,人类智慧的回声。”(《Seaspray的晚霞》)  再比如:“海是碧蓝碧蓝的,黑色的高高岩石被海浪一拍,黑的发亮,而岸上那成片的金黄色不知名的植物,却鲜明地把海陆分开。轰鸣的海浪无所顾忌地冲击着岩石,溅起的洁白浪花高达二、三十米。在一处崖壁上,有一个庞大的深深的空洞,当巨大的海浪高耸地涌入时,海水巨大的压力把空气压缩在洞底,被压缩的空气又爆炸般地喷发出来,一声巨响,把海水喷成水雾,反推出来,成为这里的一处独特景观。”(《海上“贵族”》),还有:“花间叶底,时而有小鸟在悄无声息地蹿跃。尤其那一种只有核桃般大小的蓝翎小鸟,极其敏捷,像一道蓝色的光,又像一个可爱的蓝精灵。”(《皇家植物园拾零》)这种语言的功力我想他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他或许是有着某种天分,或许是有着后天的用心。

我十分欣赏力实的这种对待事物的看法和文字的表现能力。作为一个行政人员,能够以这样的文字来把握自己对一个域外社会的认识是难能可贵的。我的周围有不少这样的官员写作者,我从他们身上能够看到那种对工作与事业的热情,对社会与民生的关注,也能够感觉到他们身上盎然溢放的那种温软的善良以及沉潜的文化学养。这或许同他们长期的喜欢读书、热爱写作有关系。读书和写作,促使他们进行研究和思考,也会反思自身,这便构筑了他们不同于他人的另外的一种人格。这种人格,是会受到多数人的喜爱与赏识的。而他们也会对自己的工作与所接触到的民众有一种温善之心、热情之态,也让人能够看到他们身上散逸出来的那种人性之光。同力实的接触,让我坚定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在读这部书稿之前,我也许对力实了解甚微,但读了书稿以后,我便觉得我同力实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了。我了解到了他的学识,他的爱好,他的追求,他的思想,我感受到了他对文字的理解、认识,以及探索性的尝试。我觉得他是一个十分好接近的人,一个对社会、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的人,一个有着思想和精神的人。当然,通过这本书,我更深一步地考察了澳大利亚这个美丽的岛国。尽管我也曾去过,但我回来后,为它留下的文字并不多。这让我感到有愧于那次千里之行,也让我感到我是不及力实的。我可能会说,那是因为我的时间不够,但这只能成为借口;实际上,是勤奋不够,或者说,观察不够,思索不够。力实的这部著作,让我对自身也有了一个反思与策励。

让我们做一个有心人,对每一点每一滴都发生兴趣,对于我们的每一次出行,都要带上我们的爱好,带上我们的新奇,像力实一样,把思索的脚印留在我们的文字中。至多少年以后,我们重新翻看时,感到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