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排队的故事  

2010-02-08 00:01: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排队的故事

王剑冰

 

 除了在车站之类的地方,很少看见排队的情形了。
     
我害怕排队,或可说是排队排怕了。我正长身体的年代,恰是最兴排队的年代。街上到处都可见到长长的队列,最盛的时候,只要看见排队,不需问干什么,排上去准没错。
    
排队可以买到肥一点儿的肉,如果全是带膘的肥肉,就更好了,可惜没有卖给你。你排第一也不行。但你要去晚了。排的队列都换了几茬人了,你就只好拎块瘦肉回家,回家准挨吵。走在路上也有人嫌你没本事。那个时候排在队列里,一个个翘首相望,看着营业员的快刀将肥肉膘一点点割下,盘算着轮到自己还会不会有,那心思,总想着卖肉的要是自己的什么人该有多好。我们班还真有个卖肉的后代,连老师都照顾他三分,后来才知道,他爸无非是一个杀猪的,哎,杀猪的也能弄到肥肉。
     
快过年了,排队去洗澡,天不亮就从家里出发了,到澡堂子门口,早排了一长溜的人,等着早晨七点开门,洗干净澡,而当时,连六点都不到。开了门进到里边,冻得两手解不开衣服扣子。开门那一会儿,怎么就那么多的人,一会儿功夫,准下饺子似的,扑扑通通往澡池子里跳,那个舒服,那个自得,蒸气熏着,热水烫着,热身子挤着,想着赶上了第一拨,别提多幸福了。好好地泡,细细地搓,慢慢地洗,两毛钱可不是白花的。说说新鲜事,唠唠家常话,哼一段小曲,不管熟识不熟识,都是排的一样的队,第一拨光着身子进来的,就有了近乎气。来,搓搓背。你不管招唤谁,都会帮你,让你的背上一层层掉泥卷儿,火辣辣舒坦坦。这边帮你,你可以帮那边,猴子逮虱子一般,友好的场面随时可见。洗完出来,看见外边还排着队列等着空位,心里头就升出一种得意来。因为你的出来,才能有别的一个进去,那队列,不知要排到何时去,要赶上坏天气,那时光就更难熬。
     
排队买盐,每人限购十斤。有的人挎着大篮子,有的人端着洗脸盆,有的人提着两只桶,长长的队伍不断地发出这样那样的响声,那阵势像救什么急似的。你再急也只能卖给你十斤,一块四,当时也不是个小数。
     
排队买火柴,每人限购一包。两分钱一盒,一包两毛。再有钱也不多给你。
     
排队买中华牙膏,一人限购一支。
   排队买肥皂,每人限购半条,营业员拿着半截锯条,不停地将整条肥皂锯成两半,谁到跟前都盯着他锯的哪一半大。
   
排队买煤油,每人限购两斤。提着满满的煤油瓶子,那味儿真叫好闻,电不正常的年月,有了煤油就有了光明啦!
     
排队复制灯泡。每人只限两个,每个另交一毛五的费用。四毛钱一个的好灯泡很难买到,排队也找不着地方。有商家将旧灯泡复制一下,复制的灯泡上都有个小玻璃尖尖,那时几乎家家都有这种奇特的发亮的东西。

     
这些东西排队都能按限量买到吗?错了!那队不会让你排很长时间的,往往排着排着就撒了气,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没了首尾,然后就再等下一个机会,看看哪有没有排队的。我不是说了吗,只要见着排队的,紧忙跑过去排上准没错,不定会买到什么紧缺的东西。你别想着排队走得老快。熟人找熟人插队的、厚着脸皮往里挤的,那队列有时让你感到越排越长。也有人专门钻排队空子的,排一次买一回限购的东西,拐回头再排一次,得手后就像去了一趟北京一般高兴,也有让认出来的,认出来可就得挨一顿数落,被拨拉到一边去。
 
 我印象最深的排队是买布,且是买绿布。绿布在当时可是最流行的布料,谁不想穿一件绿衣服呀,腰上扎一根腰带,再戴上个绿军帽,那个威风!不论男女老幼,谁有一身绿服装谁就有了挺胸走路的资本。毛主席说嘛:不爱红装爱武装。部队的真军装很难弄到,人们便想法子买绿布做。绿布一来,立时抢购一空。有些人干脆每天都到百货公司门口转,一发现情况,立即跑上去排队。
   
那天知道消息,跑到街上已经晚了,队伍排出了至少半里地,拐来拐去一直到一个小巷子里才找着尾。紧忙排上,不一会我身后就续了一大截子,前边的没怎么动,后边的尾巴早穿过小巷甩到另一条街上去了。眼看着别人兴高采烈地拿了一块块的绿布往回走(每人限购十尺),心里一阵阵发急。队列还时不时出现骚乱,说是前边有人在划号,五十个一组。那号是用粉笔划到你的袖子上,划了号就不好夹队了,而且营业员心里也有底,划不到号的,你就不一定有希望了。前面不知有多少划了号的,反正没划号的也照样排着,凭经验,这号有可能还要划的。我从上午一直排到下午,饭也没有吃,腰也酸腿也疼,好容易拐出了小巷,眼瞅着离那个门只有三十米远近了,划号的手拿一根彩色粉笔又出来了。他从十米远近的地方开始往后划。我在心里默数着,真就划到我跟前来了,我好不兴奋!而到我后边不远就又不再划了。没有划号的人一阵骚动,但还是走的不多,继续排着。我那时十一二岁,个头矮,红色的粉笔在我肩头划了个“37”
   
挪呀挪,好容易挪到跟前了,人家也不多问,拿过你递过去的钱找了零的随手就递出来一块布。拿到布我就发疯似的往家跑,跑着跑着我不跑了,手里的布怎么变成了灰色灯芯绒?找回去,买到布的可不都是灯芯绒!灯芯绒在当时也属于紧缺布。绿布卖完了,必是问了排在前边的人要不要灯芯绒,都想着反正是绿布没有了,灯芯绒也行,于是才又划了号。我回去问时,百货公司已经关门,不少人还在那里拥拥挤挤,有人看我犹疑,立时表示愿意买回去。我这才感到有话好交待地走回家去。
   
后来我终于有了军衣,是上中学到宣传队后统一做的。穿着那越洗越白的军衣,我着实精神抖擞了好一阵子。
   
按票买东西是排队以后的事,什么都发票了,反而更买不着东西了。你就是再有功夫排队、再有花花绿绿的票儿,也难买到你想买的东西,哪怕是一支中华牙膏
   
下乡那年,办了手续,拿着下乡知青证,到指定地点竟买到了一支中华牙膏,一整条肥皂。那是光荣的象征。这两样东西我都没有带走,深深地珍藏在我的小木箱子里。
   
我说的是真事,不管你信不信。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