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2010-04-19 09:28: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故居

王剑冰(文图)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一个人的故居(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韶山宾馆,距离毛泽东故居并不远,同样是处在韶山冲里。冲就像井冈山的井,是山中间较为平坦的地方。已经是晚上了,四野静得出奇,窗子外边有什么鸟在叫,不是一种鸟,其中布谷的声音显得尤为突出。

几个人顺着一条石径小道而去,不太亮的灯火使垂柳发出墨绿色的光,垂柳笼罩着一方方池塘,而一方池塘的前面就是南岸。这个具有特色的湘南建筑,曾是毛泽东就读的私塾。一个聪明的孩子,即使读书时也有着某种不安分。先生不在,他会带头领着小伙伴跳进池塘里游泳。先生回来惩罚,惩罚的方式是出一个对子,对不上则挨戒尺。毛泽东却对上了。老师出的是“濯足”,毛泽东对的是“修身”。毛泽东的聪明在那个时候已经显现出来,他的志向也已慢慢显现出来,“天井四方方,周围是高墙;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因而他能从南岸塘头的戏水到橘子洲头的戏水,而后到长江大海的搏击。南岸的名字真好。它既是一个岸也不是一个岸,它或只是让人暂时歇脚的地方,而后投入到更大更远的激流中去。

再往前走,便是毛泽东故居了。白天,这里熙熙攘攘,参观的人流排向了好远,人们对领袖的崇敬不亚于多年前的文革时代,这倒是一个让人研究的话题。现在这里静静的,没有一点人声。旧居的窗户前不知为什么透出了一点灯光,让人发些迷离的念想。一个伟人曾在那扇窗户里就着昏暗的油灯读到很晚。

按照当年的情形,毛泽东家的生活还是可以的,有米吃,有学上,甚至可以留学法兰西。但是他却从这里走上了井冈山,走上了长征路。旧居的门前是一条细长的鹅卵石小道,在这条小道上,走过了毛泽东的童年和少年时期。也许他知道,这条小道实在是太小太窄了,因而他从这里走出去就不再回头,不再贪恋那个有着几十间房屋的安逸生活。直到十年后,他回来过一次,那时他带着爱妻杨开慧和爱子岸英、岸青。华方说,当时接毛泽东的人从船上挑了担子上岸,那担子里多是书,接他的人开玩笑说,别人都是衣锦还乡。你却带了这么多书来。毛泽东说,书好啊,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就是因为读书才有了你如玉的开慧嫂嫂,将来也要争取有更多的黄金屋,让你们大伙都住进去,享受好的生活。毛泽东和杨开慧就在毛家祠堂里办起了农民夜校。如玉的洋学生开慧,是第一次随毛泽东回家乡,也是最后一次。家乡留下了她爽脆的声音:“农民苦,农民苦,打了粮食交地主;年年忙,月月忙,田里场里仓里光。”

32年后,毛泽东又一次回家乡,头一天晚上在韶山宾馆住下,第二天一早他独自起身向父母的坟地走去,事先没有人准备花圈,毛泽东献上了一束临时采就的树枝,随后他和下田的乡亲打招呼、握手,到邻居家走访问候,而后才是走进自家的老屋。他的举动像一个伟人,也像一个常人。

在毛泽东的一生中,回故居也就这么两次。故居只是他的一个起点,此后,他在由小道走向大道的征程中,又有了一个又一个的故居。那也不是他的定居点,仍旧是他在一定时期的一个新起点。现在,整个中国就变成了他的故居。

返回的路上,又望见新修的毛泽东广场。广场上矗立着毛泽东巨大的塑像,塑像前摆满了白天人们敬献的花圈。而现在依然有人走向那里,向着铜像鞠躬敬祷。听当地人说,无论白天黑夜总是有人来这里敬拜,他们说他们已经把毛泽东看成了神,说毛泽东会保佑他们幸福安康,免除灾祸。所以来敬拜的人中也有一些是带着祈望来的,比如希望家庭幸福的,希望身体健康的,希望子女高中的。但是有一点,毛泽东不保佑贪官污吏,因为毛泽东反对贪污腐化,所以那些贪官污吏不敢来拜,怕毛泽东看透他们。

站在韶山冲的一角向四面望去,韶峰郁郁,沉默于一片苍茫之中。依稀有乐音袭来,是雨声,真的是下起了靡靡细雨,但不光是雨声,雨声中依然有鸟鸣,唧唧啾啾,远远近近,但还不仅有鸟鸣,还有什么声音,那是一种道不明说不清的声音,像罄,像竹,像钟,混淆在一起了。我突然想到一个字:韶。韶本身就是一种美妙的音乐,在韶山的这个夜晚,我真切的感受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