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春天的黄河  

2010-03-17 09:35: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的黄河

王剑冰


    野菊款款摇响了蜜蜂,山野间的溪水叮咚着银铃。麦田葱绿得铺天盖地,一波一波展示着生命的蓬勃。
   
远去的春天又一次走来了。坐在越野车里,一忽旋上了山尖,一忽又跌入谷底,缠缠绕绕地差不多快一天了,才听司机说快到了。小伙子转了一天方向盘仍兴致不减,指着远处告诉我们那是黄河。果真就见远山根底一条白练。只是太细小了,像一条小溪流。
   
由省城来这个县蹲点快半年了,地图上看它临着黄河,实际上由县城去看黄河却很难。这是个山区县,上路就钻山,每个乡都在山凹里。这是我们来的最远的一个乡,因它挨着黄河,也就不嫌其远了,山区憋得久了,心里总有些郁闷,有些想念城市,想家,想那条自己并不陌生的大黄河。
   
山区呆久了,也有了经验,看着景近,想到跟前却不那么简单。直到暮色苍茫,才投进了这叫做白浪的小村庄。   

向导说,村子后边就是千年古黄河了,过去河,就是山西。
   
旅途辛劳,晚饭后便早早休息。小村尚无电灯;煤油灯的火苗一闪二晃,照着昏昏暗暗的小屋。夜,更显得宁静。
   
竟就听到一种声音,被风断断续续送来。像水。躺在床上,那声音就好像流过枕边。那时刚闭住眼,以为是梦,坐起身再听,可不就是水声!这会儿又像是从房顶上流淌了。
   
必是黄河了。这样近,真如诗中写的,枕着黄河而卧了。心里激动而兴奋,半天没有睡着。毕竟是那条代表我们民族风采民族精神、我们为之启豪为之歌唱为之奋斗的母亲河。
   
早起一睁眼,天刚蒙蒙亮。独自起身,即奔了声音发出的地方去。下了一个土坡,跃过一堵不高的石坝,眼前是一片圆滚滚的大小石头堆积的沙滩。一条大马路似的黄河,就在沙滩前边横流着。
   
声音是从远处那座山隙里发出的。想那里有一个狭处跌宕起伏。
   
跳过一个个被水磨光磨圆的石头,一口气就到了河边。呀——这河水怎是清的?
   
真是清的。没有任何污染杂迹,脚下的浅处,尚可看见水底的鹅卵石。白的、黑的、花的,还有红的。  ·

   
河水不急不缓,。不近前几乎看不见流动的波纹。河边一色的细沙地,海滩般硬实而富有弹性。那水带不走一粒浑黄的泥土。
   
还有贝壳。小鱼、小蟹在水边的沙滩上戏玩,并不怕人。
   
这是黄河吗?
   
禁不住惊喜异常。禁不住放开喉,喊了一声:哟——

   
那声音飘过河面,直到它上游下游的山前,远远地起了回声,竟带了水音。   

    从没有这么放开过。又喊了一声。又喊了一声……
   
好畅快,好舒心。望望四周尚无人影,索性吼唱起来。唱的什么,不记得了。那时的眼里,却起了泪花。
   
我曾到过黄河的上游,河堤又高又厚。汹涌的河水浑浑黄黄,惊涛拍岸,卷走一块块泥土。人们从这岸过到对岸,多少壮汉划那皮划子拼性命一般。到了对岸一看,早斜下去百
米远近。
   
我也到过黄河的下游,那更是宽阔坦荡气势宏大。一个浪头又一个浪头排列不断。如坟如山。大浪掀起的风,会吹走你的帽子。人根本不敢站立河边,说不准哪阵排浪过来,会把你携带进去。杂草,树根在水中起起伏伏,遇见大汛,连大树、黄牛都有。防洪的大堤,年年都在加高加厚。
   
而这段黄河是因在少雨的春季,还是特殊的地型地貌构成了它的清缓呢?不得而知,只知在它数百里的上游,有一座雄伟的三门峡大坝。
   
那般清凌的黄河就在这春天的早晨,在我的面前静静地流着。就这么坦坦荡荡地展示给我一个人看。她身上还蒙着雾纱,还透着微微的热气。她像一个少女,刚从那座山间醒来,温温柔柔扯一条玉带步入大自然里。
   
我无法将她同印象中流动的黄河叠在一起。她是整条母亲河的少女阶段。
   
我用手撩拨她,打一个石头漂漂逗引她。我觉得她是有感情的。
   
为了证明这不是梦,我掬一捧水,舌头舔舔,然后一气喝完,那般爽心润肺。不苦涩也不含沙土。黄河,该不要改改名字?假如黄河全都变得如此模样,人们该会获得多么大的收益呀。
   
就在我撩水洗脸的当儿,太阳在那座山尖上露头了,一霎时满河润上一层红晕,更加鲜亮迷人。
   
渐渐的有了人声,有了牛哞和柴油机的嗵嗵声。山里人行动得早,正是春忙时节。
   
却不见人,想是在高处。黄河滩上仍是我自个儿。跳着、走着、俯拾着。红、白、黑各色的鹅卵石捡捡丢丢,丢丢捡捡,装了一口袋。
    
堤上有人呼叫,爽爽的细细的音声,是个红衣小女。看看左右并无别人,才明白是叫我这“干部”吃早饭。
   
踉跄跑去,一路石子叮叮哐哐,满是黄河情韵。惹得小女孩好一阵笑。她必笑我城里人少见多怪。
   
我也笑了。天真对天真。
   
真想在这里建个小屋,读书耕作,享尽自然。真想也是非分,不会成为现实。
   
后来回想,若真成了现实,也未必清受得下去。
   
黄河总是那么自然地流着,人比之却要复杂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