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钓源古村(文图)  

2010-08-10 07:44: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源古村(文图)

钓源古村(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钓源古村(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钓源古村(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钓源古村(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钓源古村(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钓源古村(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王剑冰

顺着蜿蜒的乡间小道,也顺着那濛濛细雨。

车子一路穿行好久了,是从一条大路上猛然拐踅进来的。

想过去这样一个地方,是否也有一条官道通连,要么它怎么隐藏得这么深,又这么久?

这个村落曾经在咸丰年间就已经有了万余人口,并且还有店铺,还有戏园、赌场和跑马场,大大小小的铺面场所竟超过了六十家。如果没有一条像样的官道,方圆数百里的官宦富商如何会络绎而来,博彩听戏、品茶饮酒?现在来看,这个远近闻名的乡间都市似乎早被冷落了,并且冷落了好一个时辰。

一个奇妙的村子,就这样隐在了一片大树之中,或者说,完全的被那些古木参天的大树保护了起来。如果不是有人引导,便会在这乡道上与这个钓源古村擦肩而过。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叫“钓源”,是垂钓这个村子的来历,还是在寻找陶令笔下的那个世外桃源?一个“钓”字,让一个村子在想象中瞬间鲜活起来。奇妙的是,这千年古村繁衍生息到现在,村里的人仍然只有一个姓氏,那就是“欧阳”,是北宋年间与欧阳修同宗的欧阳氏后裔,在此肇基并发展至今。

车子终于钻进了绿色的林带,一个气宇轩昂的老者正笑容可掬地守在村前,这便是近一个时期颇有些名气的欧阳老村长。说他有名气,是因为他为宣传这个村子,推介和促进旅游发展而做着不懈的努力,还因为他不同于村里人的说话口语,完全一腔四川方言,抑扬顿挫,妙趣横生。由于他的曾经学过唱戏的功底,使他介绍起来也就有一种分明的舞台形象,举手投足、抬脚行步都与常人不同。

每有客人到,他都会先问时间,然后根据你参观的时间来决定他所讲的内容。老村长恨不得所有的来人都看上一天时光,他甚至讲,一天都是紧张的,不可能把这古村的美妙看够看透。如果你说的时间太短,老村长会立时感到索然,觉得你小看了他这个村子。对于那些想走马观花的游客,这个很有性格的老人是不愿赔上腿脚又搭上言语的。你若说不在乎时间,他就会兴致勃勃地领你走街串巷,顺着青石铺就的小道,在这村子里迷宫一样地转来绕去,看了这里看那里。

老人身上带有着一串钥匙,他似乎可以开启任何一扇锁闭的大门。有时候进入一个人家,家人正团坐一起吃饭,他也就毫不客气领人进入其中,颔首言笑,然后像介绍自家宝物似的介绍房内的精华。那些精华实在是多,不是雕花镂空的窗扇,就是镶金镀银的匾额。窗扇上的图形皆寓意深刻,老村长指着其中有螃蟹有荷叶的问是何意,大家回答不出,老村长说,你们没有发现吗?我们的先人已经把我们现在的想往先行领悟了,这可是和谐之意啊!说得众人就齐凑上去看。正看着,老村长又会指着地上躺着的一块石碑,那竟然是米芾的书法。

往往是巷子窄得让人不敢快走,走快了不是撞脑就是擦肩。而这样的巷子里却会隐着一个一个的高门大扇。打开一扇进去便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有的还有一进一进的院落,让人想到藏而不露的先人的小心与仔细。那些小心与仔细还在于它的防洪功能上,在于那些大门一个个斜立,房角多建成弧形,在于村路的八卦布阵。凡生人来,多迷津不得出。还在于那七口水塘,像七星伴月,伴着欧阳人的世外生活。

屋子里的生活也一定是有滋有味,甜美无限,你就看那一个个朱红鎏金的雕花大床,就能品出那些幸福人儿的生活质量。床上精雕细刻着不是麒麟送子,喜鹊登梅,就是竹节梅花,八仙过海。睡在这样的床上,晚间的梦都会是五彩缤纷的。而有些床,还设了暗道机关,若有突发变故,打开床的后板,可脱逃而去。

如果不是老村长打开一扇扇这样的大门,你必不能想象和领略古人的那种对于生活的讲究,和他们花在其中的聪明才智。那些聪明,转化到下一代身上,必然也就携带了聪明的基因,科考及第入仕为官,四面游走八方扬名,每年一个时辰,这些才俊便会聚在欧阳祠堂的大院里,与父老乡亲一起禀告先贤。

祠堂前,以条石竖起高高的旗杆,一个旗帜,便是一个功名,也便是欧阳族老的骄傲。老村长每到这时便让人猜想那石柱的妙用,有人猜是拴马桩,老者听了,便觉亵渎了神灵一般,以舞台上的腔调说:“这样说来,那可就是折杀了我祖,不道了歉去便不得罢休。”而后,据实以告,而后又堆出笑来,让两人把手伸过那石柱的孔洞拉上一把,说:“自会有祥福降临。”遇了桂树,也要让人上去摸上一摸,说是沾粘这古村的贵气,于是从这村里走出去的人个个都心情畅舒,喜笑颜开。不是图了老村长的话,而是图了不虚此行。

车子再次蜿蜒离去的时候,想:这么一个好村子,若是在中原,早就有人趋之若鹜,相塞于途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