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洗耳河畔的又一个春天  

2012-02-16 08:53: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洗耳河畔的又一个春天

王剑冰

    

那个时候不知怎么了,都想着要把天下让给别人做,而别人还不大乐意。不像后来人,别说让了,都是使尽各种办法占有天下。许由就唯恐这项大任落在自己头上,许由的智慧还是能够担此大任的,但许由不愿意跟人打打斗斗的,许由喜欢自己一个人清净,他心里透亮的很,所以尧一说禅位给他他跑得比谁都快,以至于路途借住时还被人偷了一顶很不错的皮帽。许由如此更像一介农夫了,皮帽子和天下都是身外的,惟有自由是自己的。

     箕山与嵩山相照,属于深山了,车子一路上迂回腾挪,山峰障眼,丘陵拌路,林木稀疏,野草蓬茸。当地朋友说,以前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林木,大炼钢铁时给毁了。箕山不仅有许由,巢父、伯益都隐居。后来唐王绩诗:家住箕山下,门临颍水滨,不知今有汉,惟言昔避秦。”这里似乎成了避乱逍遥的好地方。

许由在一片山坡上盖起了房子,当起了自己的王。田地每年开花,许由看着那些花心里纷然,秋后结了果,许由去摘自己的收获。有人发现了许由,找到他的时候,许由已经是一个地道的农人了,他再不是那个戴着皮帽子,穿着长衫子给尧舜讲天下的老师。来人说了,尧要把九州长给许由去做,要说九州长是比这几亩田地好多了,不用费劲下力,一张口手下跑得比什么都快,多少人想这等好事还捞不着呢。许由是什么人?直恨怎么长了两只耳朵,让这样的话进去了,许由赶忙蹲在了水旁,不停地洗自己的耳朵,来人一看感觉许由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跑走的时候许由还在那里洗耳朵,水清凉地进去又出来,如此循环往复,一切又是清清亮亮的了,风还是乡野里带有各种啁啾和馨香的风。许由看着那条水,洗掉的已经流走了。

我来的时候,世上已经过去了数千年。地上漫了水,一片湿洇洇的,沾了一脚的泥。乡野的味道灌得满胸腹都是。车子早进不去,山坡旁逸一条小路,路旁长满了野酸枣,一个老农正在堵水,看到我们,说来了啊,水漫了。我问这是哪里来的水,就听到了那个迷人的名字。老农是说,洗耳河。他说的那么随便,看着我惊讶的神情,似疑问这不是洗耳河吗?俺从小就叫洗耳河,我说是呀,洗耳河,你知道怎么来的吗?那还用说,许由当年为了浇地从颍水引来的,听了不愿听的话,就洗自己的耳朵。我相信了这条水,老农说,以前水大,现在不成样子了。水绕着山盘旋而下,消失在了山弯那边。水前不远有一片屋子,却是显出了古老,说古老是因为屋子周围有那些老树,树长弯了长残了,多是老槐,生长得不快,一棵树竟然长在了房子里。当年许由比这个住的还要简陋,许由是知足的。

    进到房子里,竟然看到一张许由的像,早先见过许由壮年的画像,俊朗慈善,这张老年的似乎更像一些,光着头,帽子被人偷了,就再也不戴,袒着胸,光着脚,一副如来姿态,实际上如来还是讲究的,并且劳神的,许由则完全一个仙人。画像前有香炉,隐居到这样的荒僻之地,还是被人烧香拜了祖,一定不是许由的所想。许由生儿育女,倒是弄得人丁兴旺,形成一个村子就叫了许由村。又慢慢形成一个许国,这是许由没有想到的,而成了国家又发生了争斗,许国也不知其果了,这也是许由没有想到的。一间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小女孩,手里三两下就有了一把野菊。想问问她姓什么,女孩用花挡住一只眼睛不说话,另一只眼睛闪出羞来。老农说,她不姓许,她是外来户。

一股浓烈的香传过来,有什么拽住了脚步一样。蹲在水边,水依然清凉透彻,一个人的耳朵产生的幽默波澜还在荡漾着。这里是箕山脚下,抬眼就看见了那个东北西南向的山,山箕,名字是农家的。许由死后葬在山上,山也叫许由山。有个写《史记》的人登上过箕山,心情似也有不同余登箕山,其上盖有许由冢云。”司马迁跑的路可是比我辛苦。

 许由是阳城人,那里离他隐居的地方不远,这个阳城,后来又出现了一个人物,就是弄得后来争霸不已的陈胜。陈胜后来真成了王,拥有了想有的一切,但是住在豪华的宫殿里,却将同耕的朋友忘却了,也不会保江山,时间不长死于乱刀之下。陈胜喊出的那句“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话语,许由要是听到了,一定又要去洗耳了。阳城后来被叫成了告成,是武则天登封嵩山,在阳城举行庆祝大宴,喻为大功告成。这也闹闹嚷嚷地扰乱了许由的初衷。最理解许由的是那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人,许由天下都不要,何要一县之令?想起来的路上,当地的朋友指着一个草坡,说这里每年春天都有自由寻偶的节日,就像诗经中描写的那样,成为一种民俗了。箕山脚下从古就是一个享受天然的区域。

    站在高处的时候,就知晓了那些芳香从哪里来的了。那是远远近近的大片大片的油菜,还有红红黄黄的山花,难怪许由会看中这样的地方。虽历史经年,物是人非,但大地还是老样子,始终有旺盛的种子在开花。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