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楠雅河畔的攀枝花  

2012-04-10 09:13: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楠雅河畔的攀枝花

王剑冰

 

 在孤独的行程中,经常能看到一种树,没有叶子光开花,花是红的,一棵树就是一束花。花落在地上,就像万头的鞭炮响过,一地的红。什么树呢?有人说了一个名字,竟又再问,那名字怎么像诗——攀枝花。越往大山深处越多,离要去的湾甸傣家寨子近了,湾甸傣语称勐雅。

车子慢慢停下,抬眼见两棵大而庄严的古树立在寨口。那是寨子的象征,归家的人看到了,老远都会涌起幸福。车子被一个水洼挡住,人们弃车步行,一路泥泞,但清爽无比,各种花的香、叶的香、风的香。雨润在香里,斜斜地像进行着一个节日,泼水节快到了。

引着我们的女子叫依香,典型的傣家后人。看到一棵树上红红的果,以为是树结的,仔细辨认竟是一棵藤把树装点。果子有个好听的名字:羊奶果,像羊的奶子,长熟的很甜,有人一颗颗地采了吃。依香说,喜欢就多摘点,寨子里有的是。

寨子静静的,似乎在雨中睡着懒觉。时而会看到有人坐在哪个檐下,狗卧在一旁,墙边不是开着三角梅就是白露花。寨子的佛塔前,年轻的姑娘小伙在锣鼓声声中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细雨霏霏,薄薄的裙衫会很冷。依香说,要不是下雨,他们想以泼水的形式来欢迎的。果然看见一个个红绿小桶盛满了清水。而后送上来甜的或咸的糍粑,大家围着说话,问着好奇的问题。

我认识了纳香,在别人围着傣文传承人的时候。纳香很愿意跟远来的客人说话。

寨子还有这么多年轻人在家?有出去的。但好些家里不让,担心,就留下来。

离县城远吗?坐车要十七块,两个多小时,别说去别处,想家了回一次都不容易。就在家里种茄子、辣椒什么的。傣文大都是会说不会认,寨子就组织夜校,自愿来学。寨子里有初中,上高中要去昌宁。可以和汉族通婚,那要看缘分,对上眼就行。学历不大在意,就在意人好。这里婚前是自由的,看上了就可以在一起。

听说还有小伙子晚上猎少(串姑娘)的习俗?还是要看女孩子喜欢不喜欢,两人有了那个意思,才会有小伙子晚上的行动。要不也是白忙活。

说了大家就笑了。

茶上来了,茶是观音草泡的。喝的汤是苦荆荆,吃的有枞树花、撒撇,有一股苦涩的味道。还有酸扒菜、腌酸肉、帕哈鸡蛋、酸刺尖煮牛肉、野姜春干巴。好像知道为什么傣家女子苗条了,她们多吃野生菜和酸味菜。还有鱼和田螺,纳香吃田螺时特别精细,一个田螺在手里摆弄半天,谁说她认真的样子像做眼科手术。

纳香的爷爷曾是马帮头,走南闯北带着一帮人伴着铜铃和马灯。爷爷走过这里的时候,看上了纳香的奶奶,就留下耽搁多天,也不提赶路的事,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抢走了纳香的奶奶。马帮来的时候,那个寨子里最漂亮的妹子在寨子口看到了。奶奶和爷爷的目光撞在一起就有了一种电光,奶奶知道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后来爷爷经了土匪,就又带奶奶回到了寨子,安安心心和奶奶生了一堆孩子。爷爷家里供奉着好多傣文书籍,说可以避邪佑宅。书的内容很多人都不知晓,爷爷能看懂,人们对爷爷很敬重。后来万德美等“民间文化传承人”翻译出来,是《金孔雀》、《六头飞马》、《蜘蛛王》等好看的神话传说。

纳香小的时候还见过爷爷,爷爷看起来比奶奶大多了,脾气古怪,一脸的威严,但对奶奶却是很好。纳香说她要是奶奶才不会跟爷爷跑,爷爷的心野,亏是遇了事,要不奶奶会后悔的。纳香还是觉得自己的寨子好,傣家讲和谐,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事情。男女有缘结合的时候,就拉一根红线缠在各自手上,意思是连在一起。不过了就再拉一根线,当着人剪断。离婚了有事照样可以找对方,对方一定是去的。什么事大家都乐意互相帮忙。人死也要在院子的柱子边剪断线,说明生命断了,祭拜时不再去找升天的人,只去寺里跟佛爷说话。

寨子到处是攀枝花和芒果树,一红一绿地映衬着,三月里也是芒果开花时节,一树的小碎花,不知道怎么能结成那样大的果实,而且长得快,五月端午就可以摘了。年轻人自己交流的时候,说着傣家话,我听不懂,像在口中蹦跳着出来,脆脆的,好听极了。我相信纳香的话,这是一个和谐舒畅的民族。即使跳舞,也是柔软多姿,不张扬也不狂放,像她们喜爱的水。

    也是男二十二、女二十结婚。大都是自己找啊,小伴介绍啊。婚后可以要两个孩子,有的家里三个的也有,一般都不要那么多。似乎纳香不想让秘密隐藏或者说秘密满得藏不住了,我问到十九岁的纳香有没有找朋友的时候,纳香就给我讲了她和男孩小义的结识。     

大绿山弯成了一道弧线,衬托着古老的寨子,山下的楠雅河静静地淌。女孩们喜欢去河边戏水,洗大片的衣裙,晾在草地上。而男孩子乐意到山上去,经过楠雅河,会看到河边的女孩。站在高处的时候,那些衣裙成了彩色的画。有一天彩画被风吹进水里,女孩大声尖叫,男孩极快地跑向山那边的河湾。后来,男孩走过时,会以石子溅起一片水花到女孩的身上,女孩毫不留情地还击,过河过成了泼水节。再后来男孩回来,遇到女孩把晾干的彩画装进篓子,会一弯腰背起来沿着楠雅河走。绿野里的小路曲曲弯弯,小路上走过马帮呢,石头上有马蹄踏过的痕迹。风吹着,攀枝花默默地红。那个时候,两个人即使都不开口,也是说了一路的话。有时女孩会问男孩,楠雅河会流到哪里去?男孩说一直流到澜沧江,然后呢?男孩就不知道了,女孩就咯咯地笑。女孩回头的时候,男孩看到一股温情似楠雅河的目光,而发射这目光的眼睛更加好看。男孩就呦呦地喊一声,一些攀枝花被声音带进水里,漾漾地涌动,涌向好远。  

纳香说着的时候总是朝着一个地方瞟,瞟的时间很短,像一束光,却是极温暖。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我是从她旁边玉罕的诡笑里发现的。进门时玉罕先给我拿过一个糍粑,我想知道一些傣家的故事,她给我引荐了纳香。罩在纳香目光里的男孩叫小义,是那个高高挑挑的鼓手,刚才小义递给我一片风吹粑粑,说这个很好吃的。风吹粑粑到嘴里就化了,轻轻的如一片月。

纳香说,你没去过楠雅河,去了你就不想走了。我信。看着纳香和小义,我还信,那根红线会永远将两人连在一起。

离开湾甸的时候,又看到了火红的攀枝花,她开在一个迷人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