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王剑冰  

2013-01-18 07:58:00|  分类: 余秋雨,王剑冰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给我从网上下来一篇文字,就是这篇张桑麻的,为表示对张桑麻的谢意转载在这里。

 

我看王剑冰 文 张桑麻 

 

 

近期,我迷上了王剑冰。

网络上找不到他的电子书,我无奈找到了他的博客,不惜力气,弄了整整一天半宿才把他博客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复制下来,并奉若神明地存到我硬盘上的一个文件夹天一阁里。天一阁,那是我的一个大书库,里边各家各派的书本足以汗牛充栋。

其实对剑冰先生我早已知晓,和他的相识,应该要往前推进好几年的时光。那时,我还正在黑龙江的农村种田。闲了,写几篇文章,也看书。一年到头,在小城隔三差五地买上那么三两本杂志,有《读者》,再就是由先生主编的《散文选刊》,在村庄里看得津津有味。当年读过的文章,如今大都没印象了,只有两篇,铭心刻骨。一篇是冯骥才的《水墨文字》,另一篇就是先生的《绝版的周庄》。

当时读了《绝版的周庄》,只是觉得美,贯穿全篇的拟人方式把个周庄写活了。在作者的笔下,周庄是一位江南的古典秀女,她可以淳朴曼妙,也可以眼帘低垂,她住在水上,“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当时也并未感到多么地惊讶,觉得一个杂志社的编辑应该有这样的文笔。如今,却震撼了。没想到他在工作之余居然写出了那么浩繁的篇什,而且涉足那么宽泛,这是我所不知的。然而浩繁和宽泛并不意味着,多而杂,乱,多而草草,他的每一篇居然写得都相当的精致,精致得有如苏女手中执着的团扇。扑面,有股幽幽的香气。他舍得花大把的时间去构思,而决不会去匆匆落笔,他遵循着老杜“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着,从中不难看出一种书家对待文字的虔诚与严肃。

不得不承认,他首先应该是一位诗人。因为他最早是以一位诗人的姿态步入文坛,并最终出版过三部诗集,他还曾经是河南诗歌学会的一名负责人,而且他还出版过散文诗集,且由于他的成就,获得了中国散文诗九十年重大贡献奖。这动静应该足以让大地摇一摇了,可我孤陋寡闻,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散文家。这都缘于他在散文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以至于这散文的光芒让前面的那两颗星黯淡失色。

王剑冰的散文,我品了。入口,有一种清新和淡雅,那应该是青菜的味道。读他,你尝到了文字的美,但却绝不会腻。余秋雨也很美,但和剑冰先生比,显得腻烦了,有了那么点婆婆妈妈,刘亮程的文字就更是细密和纠结,严得一根针都透不进去。那文字,急性子读不了。但剑冰的不同,他大开大合,咏今博古,天地合一。读他的文章,有如风行水上,让人畅快。他的文章篇幅又多不大,这很像快餐,你还没觉得怎着,就已经恰到好处地读完了。仿佛是一张弓,正拉满的时候,停住了,从而有了一种圆妥的完美和意尤未尽。读过,又不会觉得心里空空,文章中的人文和历史形成了一个个珍珠般的亮点,在心里沉淀下来,不觉间又增长了见识。基于此,那文章往往都厚重和丰满,达到了一种很深远的意境,达到一种苍茫。对,是“苍茫”,这还是贾平凹评价的两个字,也是先生所追求的一种风格。这两个字,有着沉甸甸的分量。

我觉得,剑冰先生的文字像他的人。他的人我见过,高高的个头,浓眉大眼,一身儒雅,书卷气很重,是个美男子。他的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学者的风度,他的散文就也如此,有了一种儒雅的风度,那是一种态,就好象是一个人端着架儿谈吐。你感到了,但你却觉得很自然,很美好的一种感觉。西施就有态,尽管是病态,但那态楚楚动人,人见皆怜。王剑冰的文章就从卷里透出了一种态,但那态是绝对向上的,阳光的。像举着叶丫的仙人掌。

我还是愿意相信他是诗人。因为他的语言太诗性,太美,这种诗性的美也势不可挡地延伸到他的散文和小说之中,就像他的小说《暖暖》和《卡格博雪峰》,依然一如既往地该美美,该清新清新,我行我素的一种风韵。

很艳羡和佩服剑冰先生有着固定的工作,还能走祖国那么多的地方,甚至还去了俄罗斯和别的国家,可谓千山万水走遍。他的见多识广,他的博采众收,使他的思想和阅历更加丰厚,也使得他的文章更加地精彩纷呈和有底气。在当今的中国,能够有如此魄力的,我想除了余秋雨,那便是他了,就像我看到的那句话:余秋雨虽然封笔了,但文化大散文还在。这个文化大散文的守望者,无疑就是王剑冰了,他对文化大散文有了一种传承,发扬和独树一帜。那是一个完全属于他的世界。这个我们有目共睹。现在,先生有两篇文章在旅游景点被碑刻,想能千古。《绝版的周庄》以一堵老墙的形式立于周庄蚬园路,《吉安读水》则立于江西吉安的白鹭州上。对于一个文人,这是莫大的荣耀。

很难想象一个人搞散文能搞得这么有声有色。我以前还一直悲观着,认为自己只会写散文,却不愿意尝试也不能写小说。如今,中国的文坛有了三个人的存在,我就相信,单纯地搞散文,也大可以有一番天地和作为。我的身上有着腾腾的劲了。那三个人是余秋雨,刘亮程,和王剑冰。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