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乡间旧事——街东头的老井  

2013-04-14 08:25:00|  分类: 老井,十年动乱,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东头的老井

王剑冰


 

表明那口井的只是那凿有井圈的方石了。它还摆在那个井的部位上,土和砖石掩不住,风雨和岁月掩不住。记忆的桶,分明又经过那填实的厚土,悠悠地荡去,扑通的声响落底。

那一眼清水,可煮饭,可洗衣,半个街筒子的人都仗了这井的恩予。

这井不知建于何时,从搬来这东街的地方就在这里打水。虽然有那么个石凿的井台,里边却是坍塌得空阔了,不是那种井的概念,倒像一个深坑。四壁结满绿绿的青苔。喊一声,一股毛茸茸的闷响回荡上来,让人有种敬畏的感觉。刚刚过了十岁的我,伊始挑了桶去打水,总要邀朋找伴,决不轻易独去。

好在水面不深,不要用很长的绳子,很长的时间,很大的力气。如果像有的水井,深深地望去,只见有镜子大小的一圆,就更不知如何吃水了。因而有人掉进桶去,也就不太艰难的好捞。只把一串卖肉的钩子或一柄抓钩用绳子缚了,有个功夫就将那桶提上来。

我曾不止一次将桶掉下去。那个回旋钩子勾得好好的,不知怎的一摆,那桶就不见了踪影。也就只好借了人家的钩子来捞。桶掉下去的时候,需得赶快捞,时间久了,淤泥就会将桶埋没在哪个角上,那时便要费大工夫的。

冬日挑水最难,井台上结一层厚冰,敲都不掉,这时千万不可穿了胶鞋之类,小心不到就会滑翻在井里。那日我去打水,人没滑翻,倒是那只桶,不知怎的刚刚提上水来就滑翻到里边去了。冬里捞桶万不是个舒心的事。找个绳子,借了钩子还是来了。一手扶了井口,一手伸了绳子,眼睛耽耽地瞧一层水面。

当然眼睛是不知道桶在何处的,只靠了那手的感觉。桶在水里有浮力,钩子钩住桶的感觉是经验得出的。我的经验已是很丰富了。可这时我却不是凭了手而是凭了眼睛发现了桶之外的东西。鞋子,两只鞋子,浮浮沉沉在水中。

我奇怪了,鞋子如何会在了井里?正有人来打水,看了便喊叫起来,说井里必定掉了人。井台上却是没有桶、扁担之类的东西。于是又有人想了,一定有人跳了进去!这确是让人相信的推测。正是十年动乱之时,自杀的事到处都能听说,谁想不通了,又找不到上天的路,找这地方下饮黄泉也未可知。不少人围上来,又找了长长的竹竿绑了勾叉,下到井里搅和。我那桶就先搅和了上来,顾不上打水,急忙忙提了一双空桶回家去。放了桶又不忍心,再跑出来看。只是离井边远远的,跟几个伙伴等着那惊人的一瞬。

却终是没有什么结果,只把两只鞋子扔在井旁,当成一个恶作剧任人骂去。没多长时候,那对不坏的鞋子,竟就穿在了“朝天瞟”的脚上。“朝天瞟”是个单身汉子,走路的时候,两眼直直向上瞟去,才得以把景物看得仔细,因而常被人取乐了。又没多长时候,那井上就真的出了命案。

大雪封门的夜晚,一个正挨批斗的什么主任找到了这个好去处。

等把他捞上来,人们淘了半街筒子的水,才把井淘干,多少天没人去打水。然而那井在人们的生活中太有地位了,渐渐还是走上井来,齐说着:“怕啥,吃了也死不了人。”

据说那死了的人被定为“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据说那人投井前曾转了整整一夜,井的四周全是他的鞋印子。

我终于未敢再踏那井台,每日里打水,奔了后村菜园里一眼土井。尽管那水打上来浑浊浊的,尚有些小虫子在里边。

那个死去的人是我一个女同学的爸爸。女同学叫霞,班上的学习尖子,爱唱,尤其爱唱戏,那个时候,会唱戏的不多,唱好的尤其不多。在学校演节目的时候,总有霞的戏曲段子。霞将一根长辫子攥在手上,猛转一下腰身,那个利落,就真像舞台上的角儿。嗓音更是甜美如水,悠悠潺潺。有时想起霞,打水的时候,还能感到那声音在井筒子里晃。

霞一般不挑水,霞挑水不行,两只手扶着一根扁担晃来晃去,半桶水也要被她晃出一半,所以很少见霞挑水,即使霞来挑水,也是有很多好心人帮着她的,帮她打水;帮她将桶提到井台下边;帮她一直挑到家里去。霞是家里的老大,老大还撑不起来呢,爸爸就没了。而且还跳进了这口井里,这让霞抬不起头来。我和霞不一个年级,霞比我高一级。我很少在学校见到她,舞台上也没有了霞甩辫子的影子,井台上就更见不到霞了。有人说霞总是泪眼汪汪,那道青春亮丽的霞光黯淡了。

后来还去井上打水,在水中似乎望到了霞的泪眼……

后来我们搬了家,离开了那条街。

后来那个跳井的人被宣布平了反。

后来家家都用上了压水井,再不用悠悠颤颤担了桶去寻水井。

后来再去那条街,就见了那井被填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