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的韩非子  

2013-06-07 21:11:00|  分类: 韩非子,李斯,秦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去的韩非子

王剑冰

 

    韩非子沿着历史走来

    他走上秦宫外荒草弥漫的小道,小道上洒有他没有饮尽的酒。韩非不是不想饮,他很想让那刻有鱼鸟花纹的漂亮酒壶见底,以尽量满足秦和李斯的

    一个话语迟钝、只会著书立说搞研究的人,怎么会想到能遭来杀身之祸呢?也许默默地在老家的哪座案头,读一会儿闲书,看看窗外的鸟,还能够悠然一生。可谁让他的文字会像鸟一样飞呢?而且飞到了秦国,飞到了秦王的案头。

说实在的,是对韩非充满仰慕之情的只是这个情不能近挨,只能远怀,有距离感,就好办,一旦得手近身,就不一样了。

当初秦王嬴政看不得韩非的文字,看了就痛快得想哭,《孤愤》、《五蠹》、《说难都是绝世明言你看,文章主张国家的大权要集中在君主一人手里应该使用各种手段清除世袭的奴隶主贵族。应该选拔一批经过实践锻炼的充实各部委和军队还有,要改革和实行法治,制定了法就严格执行,任何人不能例外。还有,要实行严刑重罚,这样才会顺从,社会才能安定,统治才能巩固。说得多好,真是说到了秦王的心里。若果能见到此人,和他畅叙真是死而无秦王嬴政发这种慨叹的时候,李斯正在秦王的喜爱中步步高升,但这并不影响秦王对韩非的喜爱

知道韩非在韩国,秦王迫不及待地发兵攻韩。韩王为保全韩国,不得用韩非出使秦国。秦王终于见到了韩非,大礼相待。说起来秦对韩非知遇之,韩非不不明白,韩非无又有些感动,秦还算是一个人物韩非已开始同秦交心了而这个时候来了一壶酒韩非也就知道,搞政治的人终是疑心太重,何况韩非的著作对于帝王之术、统治之术的分析那么透彻,让秦王这种才华佩服的同时又暗生恐惧何况自己还是韩国公子何况还有人一旁添油加醋,而这个人又是秦信任的李斯。

 

    尽管秦与李斯后来有了举世之为,我仍然在某层面看出了那戛然有声的人性裂,那是任何美妙的材料无法的。秦始皇很难说不想着韩非的好处,统一中国后,他采取的许多政治措施,仍旧是韩非理论的应用和发展。

几滴浊流落地,地上立即滚动起焦糊的泡沫,韩非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产生的结果。韩非该走了,他没有任何留恋

倒是秦有些后悔,想起当初的渴慕:“嗟呼,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又想赶紧挽回,然而一切都晚了。韩非的酒壶呛啷落地,发出了金石之声。那声音让后来的司马迁为之一震,怅叹的泪水洒落在冰凉的竹简上。

若果韩非多活几年,《韩非子》献给这个世界礼物会更丰厚,自相矛盾》、心不在马》、《讳疾忌医》,《宋人疑邻》、《击鼓戏民》、《酒酸与恶狗》、《子罕不受玉》……试看韩非之后两千年,有出《韩非子》其右的吗?难怪秦皇李斯难容,人若超越别人太多,别人的妒忌也会生出刀来。

    李斯,那么好的一个朋友,志同道合的受荀子器重的同窗,三年后告别老师,路口相别,一个决意报国,向韩国老家走去,一个对家乡不抱希望,转身离开楚向西。虽同含一腔抱负,却从开始就看出了异同

我不大喜欢李斯,尽管他很会玩政治他把政治玩得官至丞相,让秦剿灭了六国,为秦始皇定郡县制,焚书坑儒,以小篆为标准统一文字后又推了二世胡亥。可谓玩得都很漂亮只是玩得过于漂亮的结局都不怎么好,不是人怒就天怨,李斯的结局不比韩非好到哪里去。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死后,李斯为自己的既得利益,附和赵高伪造遗诏,杀太子扶苏,立胡亥为帝赵高专权,又诬陷李斯谋反将其处以五种酷刑:脸上刺字割掉鼻子断舌砍趾后腰斩于市,并夷灭三族。
    从现在的地域来看,李斯和韩非两家离得并不远,说句那啥话,都是河南老乡哩起初韩非进入秦国,李斯也是极力美言的。一切就怕时间,时间能杀人李斯或许也不是妒忌韩非,他是从大的方面考虑,若韩非入朝为官,作为韩国公子必定阻碍秦国攻韩拖延统一的步伐。若是韩非回国,也必定协助韩国御秦,成为秦国无法逾越碍。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韩非都是除掉的

 

 

韩非只有走出这个世界韩非走出荒草漠漠的小道,转上漫漫官道

韩国的城墙还在,春天的风把阳光吹动起来,在一叶叶的草上晶莹。黄黄的土这里那里坍塌出残破斜刺里的一棵树,把阳光又顶起来,让一些鸟儿在上面飞。韩非临走的时候,是出的哪道城门?他或许道了一声,说我还会回来的。一道水,映照着昨日的辉煌。有多少中原人,从这里走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站在郑韩故上遥遥西望韩非的文章里,多是故乡一带的典故。故乡的风写满了对他的思念和怀想

风从教室的窗子传出那是朗朗的声,不,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都有如此的风声。

韩非还在向着中原渐渐的,我已经看不见他了,他似乎没入了一片草。

我看见一只螳螂在爬,它的前面是一只叫得正起劲的蝉,而它的身后有一只黄雀,黄雀的后面呢?一架弹弓正在瞄准。

    我还看到一个郑国人拿着鞋的尺往集市上,他是急着要为自己的脚买双鞋子,到店里发现把量好的尺忘家里了,懊丧地赶紧去取,脚跟着他他却没让脚去试那鞋,反而让脚又一次劳顿,等气喘唏嘘地赶到人家却下班了。

还有个人在画鬼,那鬼画得狰狞无比,齐王问他为什么画鬼,他说,画鬼最容易,鬼没有人见过,而要是画狗,画马,就难了,都见过,画不像了人家不买账。

一个人在路边哭,他拿着一块璞玉本来是献给厉王的,匠人说那只是一块石头,厉王偏听偏信,一怒之下使他失去了左脚。武王上台,他还是要献美玉,武王仍偏听偏信,砍去了他的右脚。直到文王走来,发现他三天三夜的哭声里的真诚和冤屈,让人雕琢,一块真正的宝玉惊世核俗。失去了两只脚,却坚持着换取一个真实,卞和他不悔。

一只兔子在狂奔,可能是遇到了麻烦,以至慌不择路遇到了更大的麻烦,一棵树被它撞上,树没咋的,兔子的脖子却咋的了。一个耕田的农人捡到了便宜,以为就此这便宜会不断地来,于是放下农活,每天守着等这便宜。他没有等到再遇见麻烦的兔子,反倒是自己遇了麻烦,被韩非写到书里,笑得哪里都是。

    一个个故事,有着历史与现实的深刻意义,在那个时候,韩非就已经知道这个民族还有很多需要警诫的地方,而运用的寓言方式又是多么高超的思想艺术的完美结合啊。

    这些故事像那路上的每年每年都在绿着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