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开封开封  

2014-03-17 13:05:00|  分类: 开封,宋朝东京,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封开封 

王剑冰

 

     也是由于黄河的原因,汴河会同黄河一样,季节的影响

     进入冬季,黄河两岸的绿色骤然收煞,由上游奔涌的流水也逐渐减少,到了河南这一带,就没有多大的狂劲儿,高处看去,像条失去了水分的布带子。没有了活力的水流,寒冷时节还会结冰,有些临岸的地方,早就枯干了。靠着黄河运行的汴河便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也就只有等待第二年的开春了。

     春雷乍起,冰封的黄河上游开始解冻,冰块断裂着撞击着发出了清脆而愉快的响声,大小支流的水奔涌汇聚,一时间变得汹涌狂放,闯关夺隘漫漶而来。 

    到达开封的时候,已形成浩荡之势。

经过了冬天的休整,汴河已经显得饥渴难耐了,皇上和大小官员早已经开始议论放水通闸的事,汴工们也各就各位,等着一个时辰的到来。

一声号令,汴口掘开凛冽而清寂的河水欢快地涌进来,干涸的汴河立时波涛滚滚。整个开封都变得活泛起来。

开封,真的开封了!

 

那些在汴河下游外口沉睡的船只,突然惊醒一般,闹闹嚷嚷地起身,准备一番就向东京进发。

更远处的船只是算着时间赶来的。路上有一个提前量,那就是正好在汴河开闸的时候赶到。

你就看吧,大大小小的船只,浩浩荡荡掠过一个个村庄、口岸一路沿着汴河逆流而上。沿河较大的港口,早成了繁华的城市,更利于船客的歇脚和商贸活动,这种活动一直伴随着进京的船队。

百姓在这时争相出动,也就有了两岸的交流。有趁船的,有贩卖的,有供货的,这就使得更多的货品和人员涌入汴河。

有人问,这些顺着各种水路进来的大小舟船,抵达开封最集中最热闹的景象是什么时候?回答是:清明。

     这也就不难想象,为什么大宋朝廷规定:“发运司岁发头运粮纲入汴,旧以清明日

清明是一个好记的日子,也是上游水大的日子,清明船舶入京,也有一种祥瑞之气。

当时汴河东西横贯东京城内外,进出与开封的外城、内城相交,共有四座水门。我们看《东京梦华录》中的一段记载东城一边,其门有四东南曰东水门,乃汴河下流水门也,其门跨河,有铁裹窗门,遇夜如闸垂下水面,两岸各有门,通人行路,出拐子城,夹岸百余丈。可见水门作用,也见出开封对汴河的管理。现在人们已经找到了汴河下游这个重要的东水门遗址,虽然再没有了浩荡水涌,但还能想象出当时逆流从东水门进入东京时的震撼场面。

    春天不仅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让憋了一冬的人们感到春气勃发。开封,不仅是河流的开封,也是都市的开封,人心的开封。

你就看吧,一时间,船帆飘展,槁橹晃动,纤号四起,汴河上下,一派喧腾。

只有在北宋国都东京,才能看到这种少见的景象

 

船一路浩荡自由,到了京师,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狂野的性子不得不收煞,各种关口,各种桥梁,都会显得小心谨慎,稍不注意,就会遇到想象不到的麻烦。因为是上水,所费气力也会更大。

满载货物的船只,被压得吃水很深。大船在瞻前顾后,超船时小心翼翼,小船穿行其间,还较为便当。水花翻涌,泛出片片光芒。

虹桥一带,京城水陆交通的会合点,很多货物在这里上岸发散或下船装运,也就集中了各种商号,更有旅店酒肆、妓馆烟行。

所以虹桥前后的船只最多。

从清明上河图上可以看到:一只大船过的时候,船夫们有用竹竿撑住岸边有用长竿钩住桥梁的有用麻绳挽住船的,慌乱中看到桅杆高出桥洞,便急忙放下。邻的人在指点吆喝着船里船外都在为这艘大紧张岸上的和桥上的人,也伸头探脑地看着,议论着,为过的情景捏一把汗。

 

岸上更是车水马龙,熙攘纷扰

牛马车、人力车,手推车加上肩扛人挑混杂其中。货栈仓储全都大门四开,笑声喊声一片。

卸完船的或者重新装载,或者空在那里,先上岸寻一处好酒坊,或一处好妓馆,吃上一碗,乐上一乐再说。

开封城是让人翘首的大都市,行船来这里是一种向往呢。很难见到的高大的城楼显现出来,船工们过了水门就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汴水两边屋宇错落有致,茶坊、酒肆、脚店、肉铺相挨相挤。辉煌的是宫殿庙宇,严整的是公廨衙堂。

大些的铺挤着众多的人,绫罗绸缎、珠宝香料、山珍海味,全是专门经营。另有药铺门诊修理、看相算命、理发修面,生意也是上好的。

新开张的商店门首扎彩楼,放响了鞭炮,招引着一群人驻足,有小人趁机跑过去捡拾零碎的炮仗。

     大大小小的旗幌子遍布京师,其不单是招揽生意,而将一条条街道装点成一种祥和热闹的氛围。

      逛街的人,揣着大钱的做大营生,再没钱的也要拿上几枚小钱,这里看看,那里走走。 

     姑娘媳妇也在这个时候出门了,捂了一个冬天,更显得白嫩惹人。裙裾飘展中,一些芬芳这里那里的弥漫。

    也会有西门庆之类走在其中,或哪个女子正跳起一扇窗子,将一张粉脸探出,看见什么宛然一笑,又缩回去。不知道下面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春天的事情往往不大好说,何况是大都市的春天、大河波涌的春天呢?

一些文人墨客必然是往来的,在这汴水两岸游走,酒肆客坊,聚会吟诗。不定哪一只船摇过,船头会站着大家熟悉的哪个名人。

说书的园子,算命的摊子,杂耍的圈子,耍猴的场子,到处都围着人。勾栏瓦肆中整着更大的玩意,斗鸡的,说唱的,杂耍的,玩球的,跑马的,一阵阵喝彩从这里那里传出。

   《清明上河图》将当时的画面展现在眼前:乡绅穿着华贵的服装悠闲四顾,骑马的官吏吆喝着开道,叫卖的小贩穿行其间前拉后推的独轮车,轻盈的华辇小轿,远来的,问路的游客,慢行的驼队,奔跑的牛羊,还有醉酒的一晃一歪的汉子,可怜的行乞的老人,更有一个混进人群的通缉要犯,被巡捕抓住上了枷锁。

   真可说是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让一个东京闹攘成一个杂乱又有序的世界。       

    


京城附近同样显出热闹。

京师里的人从一个个大门小门、从一条条宽街窄弄、从一道道大小桥梁逶迤而出,而后散在城外的大路小道上。

踏青扫墓是其中一项,“王家纸马店”之类专门卖花圈纸马之类祭品的,此时的生意正好。也有人在途间推车摆摊卖些草黄纸和香火。 

野外,大桥小互映,柳新杨相交,薄雾中掩映着茅舍茶店,恰恰的燕雀斜飞在空中,微风吹来,田地间的绿色又浓了一层。

骑马的挑担的,背筐子的,带孩子的,各色人等在路上来来往往。回来的行人,有的带着顺便打的柴草或新挖的野菜。其间一顶小轿,轿里会有一位妇人露出脸来,呼吸着新鲜的气息。

 

开封,在又一个清明,将自己描画在了历史的图景中。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