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羊楼洞茶香(文图)  

2014-06-22 18:51:00|  分类: 湖北赤壁,羊楼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楼洞茶香(文图)

王剑冰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茶艺表演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美妙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万里茶路线路图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鸡公车以及拆下的石板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茶路漫漫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川字招牌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老照片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万亩茶园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储存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老照片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老照片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需求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曾经
羊楼洞茶香(文图)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
寂寞


 

羊楼洞茶香

王剑冰

 

长空一声鸡鸣,染亮了漫野草绿花红。一扇门打开,闪出一个柔韧的身影。继而一扇扇门次第开启,招呼应答。一辆辆鸡公车上路了。巷尾撵来的风,随着一条狗在后面跟远。鸡公车声音的宽度就是巷子的宽度,声音的长度却摸不着,咿咿呀呀在女人的心上响个不停。柔韧的身子倚在门边,仰看着渐渐升起的一抹朝霞。

    那些个时光里,巷子始终在膨胀,那是茶和女人的原因。票号、邮点、当铺、商行,还有一家家冒着香气的茶庄、旅店、餐馆,房舍将溪水渐渐挤瘦了。那个时光里,仅茶庄就有200家,人口近4万。到处都是热气腾腾、闹闹嚷嚷、吆吆喝喝、轰轰隆隆。那是一个时代最繁盛的时光。那个时光里总是能看见膀大腰圆的雄劲与豪爽,听到听得懂听不懂的话语和畅笑。只有在晚间,夜的深处,才能听见茶和女人微微的声息,那声息让羊楼洞知足,羊楼洞会把茶和女人搂得紧紧,发出很浓重的鼾息。

我曾在中原游走,听到过万里茶道,当时还好奇,从哪里来了这么一条茶道,而且远至万里?现在弄明白了,世纪,砖茶从赤壁的羊楼洞由独轮车运抵新店装船,出大江至汉口襄阳,然后舍舟经河南唐河、社旗,从洛阳过黄河再经晋城、大同到张家口,或从晋北杀虎口入内蒙古,穿越草原与荒漠,进入俄罗斯的恰克图、西伯利亚至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后达英法等地。羊楼洞即是这万里茶道的起始点。这条茶道通连着东西方的文明史,并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据说早期俄罗斯绘制的中国地图,有羊楼洞而没有汉口。

一块块硬硬的砖茶,黄金一般闪烁着光泽。西方人小心地掰下一块放进茶壶,是因为有了重要的缘由。这种既好携带又好保存的砖茶,能消化食物,联络感情。内蒙、新疆、西藏、青海等地同样视若珍宝。那个时候,两只羊才能兑换一块砖茶。因而茶队走到哪里,哪里就一片侠骨柔肠。仅在中原的茶道上,苏轼就走过多次,每次都走得水气迷蒙。刘禹锡、梅尧臣、范仲淹、陆游、黄庭坚,谁不是在茶香里诗情奔放?

那条深深的独轮车碾轧的车辙,像一道流星划过的痕迹,我的脚踏上去,感受出岁月的记忆。想起砖茶上的“字,川字两道是那小巷,中间是那道车辙吗?后来知道,那是山上三条清澈的泉水,成了砖茶的商标。

俄国,德国,英国的商贾,会跋千山涉万水来到与那些迷人的洞茶最近距离的接触。这片山水非同寻常,它既能容诸葛亮、周瑜、黄盖、陆逊这样的英雄叱咤风云,又允许最好的茶叶和制作方式在此生根发达。日本人进到中国,远远就闻到了羊楼洞的味道,他们一次次来搜寻、轰炸,掠走的芳香让他们何时想起来都口涎激荡。他们毁坏了制茶作坊,烧掉了茶叶仓库,但是羊楼洞的名声毁坏不了,羊楼洞还是羊楼洞。

    我似乎听到了豪壮悠扬的声音,那是各个茶庄初春制茶举行的茶祭,茶祭庄严而神圣,香烟袅袅,旗幡飘飘。茶祭之后,才能开炉烝茶。现在,唯留下一个个空敞的房屋,一座座无声的庭院了。似乎是一夜间,所有的繁闹都撤走了,消失了。镇子后边的河水,曾经堆满清脆的笑,笑声随着水流远了。

不,那些繁闹离开了,茶香依在,名号依在,那些臂膀那些柔腰在。我走进离羊楼洞不远的赵李桥一个个车间里热火朝天,烟云弥漫着特殊的气味发酵、翻堆、压制烘干,一系列复杂的工艺看得我眼花缭乱。走进厚实宏大的茶叶堆放场,感觉那暂时安睡的东方神奇的树叶,我依然看到了西方温柔迷离的目光。

在去往羊楼洞的沿途,到处可见绿色葱茏的茶园,茶园就在黄盖湖、陆逊湖周围。我走进久负盛名的万亩茶园,从赤壁刮来的风如水一般,一股股的青气袭人,忍不住要弯下腰闻一闻。这时会发现一簇簇的白色小花,在绿叶间张嘴笑着,仔细看,就见这里那里到处都是了。茶花在夜里悄悄含苞,而后把开放献给热情的朝阳,朝阳一到,叮咚成一片。漫山遍野的颖绿和嫩白,将茶山起伏成万里汹涌的海。难道赤壁之地水火的熔铸需要与时光慢慢消化?

采茶的时候,出现了一群彩衣,笑着唱着,并不影响一双双巧手的翻舞,那些笑和唱,粘到一片片嫩芽上,装进了竹篓。风在一条条茶林间,使劲地往里挤,发出畅快的尖叫,芽片全都在阳光里翻动着翅膀。星星坠落,草虫飞升,溪流不安地躁动。站在茶园,我也成为一片叶子,周身散发着茶的芬芳。

    我知道,即使再过多少年,中国茶依然很中国,羊楼洞总是羊楼洞。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