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勾栏瓦肆  

2014-08-31 08:47:00|  分类: 勾栏瓦肆,东京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勾栏瓦肆

王剑冰

 

中原人爱凑热闹,这个特点我从小就有觉得。也许是平原地带,人相对比较集中的缘故。比如太昊陵庙会,大伾山庙会,都是热闹到极致,人像蚂蚁样的挤成了团。后来到开封上学,才知道开封人更爱凑热闹,开封人带有着中原人的典型特征。而开封的热闹还多,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无不整得热闹非凡,花样多,地点也多,龙亭、大相国寺、潘杨二湖、包公府、禹王台、万岁山,再加上清明上河园,似乎让人又看到了多少年前的景象。

     多少年前是什么景象呢?北宋时期,随着农业的发展,商业日趋繁荣,人口不断向大都市聚集。那是一个世界级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是世界级的游乐中心。要开心,就必然奔东京开封。开封于此是时时开封的。进到了开封城,就等于进到了人的海洋,热闹的天堂,不管你是坐在河边,还是站在桥头,你看水、看船、看楼、看人,不管你看什么,你一整天都看不烦。 

     而你要是进到勾栏瓦肆,你就更是不知道怎么放眼了。

     勾栏瓦肆是两个词,常绑在一起说。瓦肆就是百姓说的瓦子,也叫瓦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加盖着层层叠叠繁华瓦片的场所。而实际上跟瓦没有任何实质关系,有着非实质关系的,是取了瓦的意思,谓其来时瓦合,去时瓦解之意,易聚易散也瓦是一个民间很有意思的物质,它似乎能形容很多东西,比如说一个人瓦着身子跑进雨中,不仅说这个人弯着腰,还有一点耍狠的意思。比如说这个人瓦着个脸,不仅是形容这个人的脸型,还有他当时的性情。为什么叫成“肆”或“市”呢?是这些场所有卖药、卖卦、博彩、饮食等买卖交易,与商业活动同时进行

 一个瓦肆里会有多个小的场地,这个场地就叫做勾栏,勾栏让人想起用杆子、木棍、绳子或布幔什么拦隔的一种形式。自然,每一个勾栏里的内容是不一样的,设施也迥然。有的有瓦有顶,有的是露天的。有的里面放一条条的凳子,有的则是大木轱辘,有的干脆什么都没有,所有人就都站着挤着。有的表演者在中间,周围有的有看台,有的没有看台。有的表演的在前面,有的还要搭建一个台子,看的人在下面。这个可能根据演出的内容和形式来定,也可能根据承包管理者的意愿来定。反正是五花八门,百花齐放,各色人等,尽相登场。

认为瓦不是一种专门的娱乐场所,应是城市中一种方形市场,有酒楼、茶馆、妓院和各种商铺,中间是定期集市是坊市制打破以后一种城市综合性市场,其中包括文娱演出场所。这种理解也是可以的。那么瓦肆,还仍然有“瓦”的非实质意思在其中。

 

 不管怎么理解,往往来瓦肆勾栏的人最多,最热闹。《东京梦华录》记载,街南桑家瓦子,近北则中瓦,次里瓦,其中大小勾栏五十余座,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数千人。三处瓦子,竟有五十多座大小勾栏,那是什么概念,恐怕至今都难以见到那种热闹。游人看客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民百姓。真的是构成了一个上下同乐的祥和世界。

    清园就像一个瓦肆,你只管随便走,都能走到一个勾栏中去。那里有演习武术的、有展示民间绝活的,有用一块黑红布表演戏法的,有甩鞭的,练剑的,飞刀的,劈斧的,说书的,斗鸡的,逗虫的,跑马的,舞龙的,一个地方耽误半个时辰,一天也就过去了,还得要找个正店或脚店吃上一顿,或啃着武大郎的炊饼追着潘金莲欢上一欢。

    这样想着,就知道东京开封是一个怎样的热闹了。这些地方不知道培养出了多少民间艺人。艺人有固定的演出场所,也就有专门的演艺团体。有口才又无大长进的读书人组成书会,民间文学在其中发扬光大,纣王妲己,貂蝉吕布,姜太公钓鱼,霸王别姬,诸葛亮借东风,无不通过勾栏艺人传至广众。还有一种说唱艺术,像现在的河南坠子,弦子拉响,板子打响,一会儿说一会儿。听者聚精会神,目不转睛,一门心思都在了说唱者的表情上。

    这里在说嘴,完全是口上功夫,滑稽幽默包袱联翩,笑声不断。那里在玩口技,古人传下来的的百鸟和鸣,场内寂静,只听得鸟儿翻飞跳跃,打斗撕咬,一忽天上,一忽地下,牵着人的眼神乱跑。

    还有好看的魔术,魔术变幻无穷,最紧要的是一个藏,这里藏那里出,不是人,就是物。现在有大型变幻魔术,人们以为多么神奇,实际上中国的神奇早在千年就有。宋神宗时,一人表演藏舟,数十人抬,转瞬之间那舟就不见了。观众莫不惊骇,以为是神人,连连去看究竟,究竟看不出来。表演功夫的玩着一个险字,棍棒劈头,银枪钻喉,空腹吞刀、口出吐火、眼睛吃针、刀上顶人胆小的别看,看了别叫,别叫憋不住。

最热闹的去处,恐怕就是打擂和相扑。真的假的来上一来不怕你不服,先说好,不能藏暗器,打死人不偿命,那可是人山人海,吸引眼球的是还有女相扑,开场时来个花样,打个圆场。这在勾栏里是一新奇事。

 

    当然,也有高雅的,那就是唱技与文学结合的“小唱小唱”就不是大唱,不是连篇故事,人物说情,而是宋词诗只供吟咏,词则入乐歌唱。宋词本身读起来就层叠起伏,唱起来更有韵味。

当时大街小巷,酒楼瓦肆,小唱风极一时。在样板戏风云一时的文革,县乡一级地方,百姓最熟悉、传扬最多、心里最挂记的,就是那些剧团里唱戏的角儿。

水浒传第二十九回,“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中有这样一段描写,说武松抢过林子背后,见一个金刚大汉,披一领白布衫,撒开一把交椅,拿蝇拂子,坐在绿槐树下乘凉。武松直抢过去。就又看到了酒幌子、肉案、酒缸之类,而后呢?“里面坐一个年纪小的妇人,正是蒋门神初来孟州新娶的妾,原是西瓦子里唱说诸般宫调的顶老。”连蒋门神这等人也喜欢这种唱曲的,可见当时社会对唱曲的看重。

唱曲者中有不少名人,那些名人你都知道,孟元老《京瓦伎艺》中有的说,李师师、徐婆惜封宜奴、孙三四,都是当时红人。难怪这些红人总是会被人盯上。要是被当朝皇上盯上,那声名就更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