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一景生百情 一城贯千秋  

2015-04-14 07:36:00|  分类: 放鹤徐州,王剑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景生百情 一城贯千秋

     ——拜读《放鹤徐州》

王景陶

 

无疑,《放鹤徐州》应是一篇游记。观赏山水之美而心生感触亦是山水文学应为之法:孔子北游,有农山之叹;庄子与惠子游,有濠梁之争;屈原被放逐,游于沅、湘之地,方有《涉江》等篇······故而刘勰《文心雕龙·辨骚》篇中有论述:“论山川,则循声而得貌;言节候,则按文以见时”,“吟讽者衔其山川,童蒙者拾其香草”。然而《放鹤徐州》又不是一篇普通的亲近自然、描绘山水之美、反映观赏之乐的游记,它既不同于谢灵远山水作品中以一己之心为本的“感心”、“赏心”、“悟心”等审美意味,也有异于欧阳修的“意”在“山水之间”,它们虽已是千古名篇,却终究脱离不了抒私人之情、发个人之思的樊篱,表现的只是自己空灵、闲静、冲淡、和悦的襟怀心境。而此文一景可生发百般热情,徐州这一城让其贯通古今,抒的是国家兴盛之大情,发的是歌古颂今的哲思,抒展的是自己激荡、炽热、绵邈、澎湃的对徐州乃至国家的满腔痴情,其内涵的深浅、眼光的远近、境界的宽窄都截然不同。

作者应友人之邀来到异乡徐州,但他没有丝毫游子的惆怅:他把徐州当作自己的家乡,他钟情于徐州的每座山峰,每川河流;他亲近徐州的每一个人,每一段历史。他走遍徐州的山山水水,足迹所至无不随形涌情,因景思人,临场怀古,这种极为自然的意识流动显示了文章的天然特色。他赞山颂水,但山水花草只是他情感与思想的载体,是便于他于动人的诗意中钩古观今的媒介。在他的胸怀中自然美景已不只是审美对象,而成为了精神家园。于是,作者把丰富多彩的大自然看作生命形态与生存方式的象征,在文中借助自然景物表现徐州的美丽与丰厚以及自己的个性气质和人格风度:“粉红的杏花一层一层,从云龙湖边一直燃到半山腰,仿佛在赶赴一场经年之约。远远看去,红装素裹,霞绯满天”。这段声色并茂、动静相间、远近相宜的诗化描写既放眼整个春景,又实写眼前杏花,更铺下了徐州整体的暖融融的色调:光明、亮丽、和谐的社会美及自己心胸的明亮、坦荡、温情,不着痕迹地由自然美让人看到社会美,悟到人格美,这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其内涵已超越《世说新语》中李元礼“稷稷如劲松下风”、司马昱“轩轩如朝霞举”等名言妙词。这种把自然景物与社会与人的襟怀、融合于一炉,把自然美高度主观化、心灵化,并进而社会化的娴熟技巧,在游记中是极为罕见的。

此文是作者在徐州眼之所观、心之所至、情之所生、意之所往的产物,也是情感诗性天然漫步的痕迹和结晶,它在情感意境和语言上都有着生命诗性的看似随心所欲实则巧夺天工的匠心独运所呈现的艺术个性。姑不说其魂之所摄的简洁灵动的散化结构,也不讲那丰厚、深远、美妙的意境,只看这满蕴着诗情画意的语言就足以令人击节赞叹了。该文语言真挚而智慧、深刻而含蓄、意味浓郁而隽永,仿若浑然天成,不断引发读者丰富的情感与浩瀚的想象。诸如:“初到徐州的人会醉的。原来不知道有那么多的好,徐州的好是藏着的。”一个“藏”字内蕴无比丰厚,既揭示了徐州的一个特点:虽有厚重的历史内涵与可以彪炳史册的业绩,却不张扬、不轻狂,你要真正领略它,认识它,需要独具慧眼灵心,仔细寻找,品味她的“好”,同时还提出了唯物辩证法的一个基本原理:认识任何事物,都要有一个由表及里的过程。随意的一句话,深藏着人文、社会、哲理,可谓妙笔生花;他写那些出自徐州的数十位帝王将相,数百位精英俊彦,用一句“他们一个个如御风之鹤,翩然在博大浑厚的册页中。”想象自然、贴切,把别人写俗了的历史事实用一个巧妙的意象,诗化的语言表现得新颖别致,而又切中题目,让人遐想无垠;而结尾一句“夜晚漫山遍野的馨香,将覆盖徐州的睡眠。”在给人无限美妙的境界同时,又撩拨人多少情怀、多少思绪······作者以诗入文,诗的美感让全文更优美动人,诗的意蕴让全文更加丰厚、隽永。作者也不断地以个人的深切体验打开徐州厚重的历史,放眼古城美好的现在,同时拨开读者的心扉,让读者走入诗的意境。这意境中有美景、有历史,也有社会现实。自然景观让诗意和诗情更娓娓动人,历史的内蕴拓展了全文的意蕴,而现实的人文环境又让文章产生一种强烈的召唤力。这些都在不断地引发读者自己独有的观察、思考与体验——这正是此文强烈的艺术魅力的一种显示。

《放鹤徐州》除了用美妙的诗化语言、浓郁的诗意情感、深邃的诗性意境状眼前之景、怀千古之人、抒一腔挚情、发广阔哲思,并以天公巧手把它们织成一匹华丽而厚重的锦缎,还别出心裁地在其上增添了一朵鲜艳的花朵——巧妙运用的象征手法。鲁迅喜欢俄国作家安特莱夫作品中所表现出现实主义与象征主义的结合。而一些大家名作也都是运用象征手法的典范,如屠格涅夫的《门槛》、狄更斯的《小杜丽》、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茅盾的《白杨礼赞》······王剑冰先生自然也深谙此道。他为了使思想融于形象,而形象又体现出思想,使具体生动的形象和他所企图使读者领悟到的抽象的思想毫不生硬地融合起来,在此文中运用了三个意象:一是“御风之鹤”,它有着多重含义: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其好友张山人养鹤、放鹤、召鹤,苏遂有名作《放鹤亭记》问世,“御风之鹤”既实指自然之鹤,又以此喻徐州历代杰出人物,慨叹这“江山如画”的徐州 “一时多少豪杰”,从而构成了直观而俏丽的人文景观;如联系文章题目,“鹤”还有更深的含义:不但比喻自己在徐州自由舒畅的游览与悠长深远的情思,更暗示徐州这座厚重的古城,如同象征吉祥的仙鹤正在腾飞于九天,翩然于史册,这实是对徐州的高度赞美。二是在悄悄擦拭着、打磨着徐州的“一双手”,这双巨大而无形的“手”,暗喻着历代勤劳、善良、豪爽、坚韧的徐州人民,正是他们创造了徐州壮丽的历史及幸福的现实,他们不但把徐州的外貌打磨得靓丽多姿,而且一直是徐州丰厚、美好内涵的根基与核心,这是作者用艺术手法诵唱的对徐州人民的颂歌。三是“五色土”,这意象概括了作者对徐州的整体印象,是作者游览徐州后内心体验的诗性囊括,也是对异乡他人的真诚赞颂;徐州汇集了凝重沉稳、涵盖雍容的“北雄”,和富含多姿、明丽鲜活的“南秀”。作者自己也欣喜地沐着楚风、聆听着汉韵醉在徐州。可见,这些意象形象鲜明、寓意深远、意味入心不绝。在一篇千余字的短短散文中,这种自然、逼真、毫无斧凿痕迹的象征手法的运用与象征性艺术形象的成功塑造,足见剑冰先生散文艺术已臻于炉火纯青的地步。

《放鹤徐州》确实是一篇美文,而且它的美包含着真和善的品质及其力量,它歌颂的不仅是徐州一时一地,更是光明的时代、前进的社会、健康的生活。由此,我们可知剑冰先生超越家乡的界限,热爱并歌颂异地的景物和人文历史的原因:在他心中,真善美是没有界限的,他热爱、追求、歌颂一切真善美的事物、精神、品德——这样的人,本身自然也是真善美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