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剑冰博客

散文《绝版的周庄》作者,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1975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奔流》杂志编辑,《文艺百家报》、《当代人报》采通部主任,《散文选刊》副主编,副编审。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木渔《学习王剑冰》  

2015-05-14 16:53: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王剑冰

  木渔

 

  “我少时喜欢诗歌,最后却成了一名科学家,进入不惑之年之后又写上了散文,我不想再成为其他”,这是我最近的一句玩笑话。我是个业余的写手,既然学习写作就需要学习他人。汪曾祺先生曾经对青年人说,你可以多看书,但要和自己的风格情趣相似。汪先生是在说散文的路子问题。我常说文如其人,你不可能成为别人第二,但是别人的书你还是要看的,那就是学习。于是我就找三个人的书看了:余秋雨、汪曾祺和王剑冰。选择余先生是因为他的名气太盛了。在当今的中国,你写散文和看散文,避不开余秋雨。汪先生,恕我孤陋,起初我并不知道他,后来才成为喜欢的类型。王先生呢,认识他还是因为《木渔的灯火》。而王先生说认识我是因为网络,我相信这就是一种缘分的力量,因为我想出个散文集,这便是由来了。后来,王先生给我写了序,还给我题了字。我仔细地端详着王先生的字,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个激动法。我跟王先生说,我需要充电,您给我书吧,散文集,不,理论的也好啊!

  

  我学习《绝版的周庄》了,这是王先生声名鹊起的一部著作。周庄是女子,“穿着粗布的灰色上衣”,她已经在那里等王先生很久了。“仍是明代的晨阳吧”,斜斜地照在女子柔柔的肩上。哦,王先生这是在穿越呢,他以独特的想象比拟周庄如同一个江南的女子,这个女子仍是生活在明代,没有一丝现代尘埃的沾染。这就是王先生,他具有超人的想象力,如诗的般的语言里,能把静的写成动的,能从现代回溯到古代。王先生常把一种柔柔的情感注入笔端,寓于文字,在时光与岁月的更替中渲染世间万物的灵魂,达到某种彼岸,使它们获得新的生命。

  “入夜,撑一叶小舟,让桨轻轻的划拨。”我拍案了!这就是陈洪金先生所说的《后赤壁赋》的韵味吗?王先生正在说着三毛,这回却突然去划船了,这就是悬殊和对比啊!散文,不是记流水账,散文要散而不乱,悠游和弦才好。王先生要写周庄的水夜,他需要从三毛的故事里走出来,给人以轻松的感觉,所以王先生去周庄的水上荡漾一叶小舟了。也许,他是被三毛的故事弄的有点醉意,应该乘着夜色去周庄的水上醒醒酒了。王先生的散文,多有这种“江流有声,断岸千尺”的吟唱。他在《阆中》里写到,“解一只小舟入水,不知是江在行还是岸在行。”哦,这是一种起伏与波澜的效果啊,它会让读者跟着作者在文字的情感里一张一弛,愉悦而抒怀。他在《天河》里说,“很想找到天河流去的地方。”他是在向往我们民族的文化源头,是一种心灵的渴望。而这就是诗歌的行为,婉转而令人惊叹。哦,王先生还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有诗集《日月贝》呢。我猜想王先生是在以一个诗人的思维写着中国的现代散文,是这样的吗?

  

  看多了王先生的散文,渐渐地发现他有一种独特的情怀。而这种情怀几乎无处不在。

  王先生去五百里井冈了。井冈山转载:木渔《学习王剑冰》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的一个个鲜活的故事让他扼腕。王先生说井冈山转载:木渔《学习王剑冰》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其实就是一炷火炬,它照亮了人民前行的道路。王先生又去吉安读水,他从南宋的文天祥读到红色的赣江。赣江这条同湘江一样北流的河流,不仅有着厚重的古代人文,还有着光辉的革命历史,这是条对共和国的有着巨大功勋的河流,所以他饱含深情地祝福着吉安:那就是吉泰民安啊!王先生站在浙江的望海楼上了,那是一片烟波浩渺的大海。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一千五百年前的南朝宋国,那个叫颜延之的永嘉太守把岳阳楼的文化带到了东海之滨,随后又入了《全唐诗》。而就在这古今时空的变幻里,突然间千帆已过,于是他感叹着大海的浩淼与壮观。哦,王先生,你为文都是这样极具雄魄的气概吗?

  某一天,王先生在岭南折了一朵梅花,回望着千年前的驿路,那些故往的行者就闪现在读者的面前。他又回望了乾陵,欣慰武则天女皇还是那么的安然。王先生在东京转载:木渔《学习王剑冰》 - 王剑冰 - 王剑冰博客汴梁观看清明上河的图景了……。王先生,你有一种历史的情怀,并把这种情怀用散文的形式进行吟唱。

  王先生还有一份浓浓的家国情怀。他在黑河行吟,他在那片黑油油的土地上长久地驻足和怅惘。他还记得那个叫“瑷珲条约”的地方。而现今的中国,还有多人记得那些已经成为别人土地的地方?于是我给他点赞,“难得有赤子,至今提瑷珲。”这就是一种赤子情怀啊!文人多是爱国的,但是文人又多是懦弱的,性格的懦弱、文字的懦弱。而王先生,你是豪放的,文字也是有骨头的。

  

  王先生是个非常谦虚和严谨的作家。

  我看到一个采访王先生的视频报道,他在提到作品评价标准的时候说,“这个口碑在读者那里,还有时间,时间在历史那里。”他谈到创作水平时说,“你不是一个高度,你只是偶尔达到一个水平,你离那个高度还远着呢。你怀着这样的心去对待写作你可能会慢慢进步。”哦,这是一个作家的创作态度问题。我们常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就是这个道理。王先生对于作品是认真的,“当你对一个作品认真对待的时候,对你的文字十分负责的时候,那么可能你这个作品会某一个方面被人家承认。”他的《天河》是写了三年以后才被碑刻的,他说是有那样一个发酵的过程的,所以“作为一个作家,应该严肃地对待自己的创作。你哪怕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应该在意。”王先生说,除非你不想拿出来,如果拿出来,即使是博客文章都应该慎重和严肃,因为一旦出错,最终出洋相的还是你自己。王先生,你的写作比做我们科研还严谨啊!马克思说,“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而王先生是想说,创作,你容不得半点随意。

  

  王先生是个很大气的人。我虽没有与他谋面,但是第一次看到王先生的博客头像时内心里就是一亮,那张方正的脸庞会让你感觉到他的大相。我有时候在想,王先生写了《绝版的周庄》,海内的人还有人敢再写周庄吗?不,你可以写的。王先生是不会反对后来者的,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看《散文时代》、《文本现场》,他在写散文时代的特征、新时代的文化散文写作,散文时代的女性作家们,散文时代的新生娃们……。王先生一篇一篇地写着,一个人一个人地梳理着,他在诠释散文深刻的内涵与浩瀚的外延的同时,从没有忘记着墨于当今的那些散文写手们。在王先生描述的散文天空里,那些散文写手就如天河的星斗一样璀璨!我曾见过那些给人提携的品论,或为亲邻、或因故旧,或有因果。王先生,你笔下的人都是你的故旧么?而王先生却一直都是这样写的,因为他不仅创作,还搞文学研究,所以林非先生称赞他为“两栖型”。他才不在乎对方知道与否,他也不在乎你与他关联多少。哦,王先生你这个散文家,你是在给后来者指点迷津啊!

  

  

 

(夜已经很深了。王先生的书那么多,还等我去学习呢,我在学习他的语言,也在学习他的创作思想和理念。木渔写于合肥。2015.5.2)

 

在木渔的博客上看到了这篇文字,是我又一次在外地回来的时候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能直接转载,也不能在纸条上写信。只好复制了转载在这里。谢谢木渔文友的认真。文字很好,只是过誉了。王剑冰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